首页 > 浙中新报 > 九版 > 正文

义乌外贸综合服务业“开花结果”

服务我们来做 融资帮你搞定———

提示: “支持外贸综合服务企业为中小民营企业出口提供融资、通关、退税等服务……”去年7月,国务院出台了促进外贸发展,提高贸易便利化水平的“国六条”,其中首次提出通过市场化手段促进外贸扶持政策落地。“外贸综合服务”的概念,也由此逐渐浮出水面。据了解,所谓外贸综合服务行业,即以整合各类环节服务为基础,然后统一投放给中小外贸企业,其主要服务包括融资、通关、退税以及物流、保险等外贸必须环节。

“支持外贸综合服务企业为中小民营企业出口提供融资、通关、退税等服务……”去年7月,国务院出台了促进外贸发展,提高贸易便利化水平的“国六条”,其中首次提出通过市场化手段促进外贸扶持政策落地。“外贸综合服务”的概念,也由此逐渐浮出水面。据了解,所谓外贸综合服务行业,即以整合各类环节服务为基础,然后统一投放给中小外贸企业,其主要服务包括融资、通关、退税以及物流、保险等外贸必须环节。

义乌试点三周年来,围绕进出口贸易服务领域的讨论、试行可谓遍地开花,那么,有没有已经“结果”的呢?

【样本一“国贸通”】  提供一站式外贸服务

产品研发制造-接单-出口-结汇-退税……大部分外贸主体会配备专业的外贸人员经手各流程的业务,但这样一来,无论是经营成本、管理难度还是专业度都备受考验。柴佳所在外贸工厂主推各类儿童玩具,受制于自身的发展规模,一直以来,仅以产品供应商的身份活跃于外贸供应链条中。

因为长期专注于产品的设计和研发,柴佳所在工厂积累了一批老客户。虽然“对产品充满自信”,但对未来,柴佳有些迷茫。“每一款产品我们都倾注了较多心血,然而投入产出并不能对等。”柴佳说,一方面产品供应商位于供应链的最底端,议价能力弱,给出的报价也不高;另一方面,国内原材料、用人成本居高不下,经营成本越来越高,利润一再被削弱。

“工厂也想过从单纯的制造商向外贸工厂转型,这样产品出口能减少中间环节,提高工厂自身的议价能力。”柴佳说,但增设外贸部,不仅需要资金投入,还需要招聘一批专业外贸人员处理业务,由于工厂规模有限,开拓外贸业务的计划被搁置。

这是一个制造工厂的困惑。作为中小微企业,它们所掌握的信息、物流、资金等资源有限,而眼下的对外贸易形势仍有一丝寒意,提升盈利模式迫在眉睫。此时,一批拥有渠道、品牌、技术、丰富经验的大型外贸企业或机构觅得了商机,利用自身优势整合外贸供应链,为小微企业提供非核心业务的外包服务。去年开始,在义乌市场,这类外贸供应链服务公司引起了业界的关注。对柴佳来说,浙江省国贸供应链服务有限公司提供的一站式外贸服务,刚好让他们在产品研发和对外贸易之间找到了一个平衡点。

“公司依托浙江省国际贸易集团强大的综合实力和良好的信誉基础,运用先进的IT技术,注入优秀的管理团队,融入30年外贸服务经验,整合银行、中国出口信用保险公司、物流等优质资源,搭建了便携式的线上外贸综合服务平台———‘国贸通’。”浙江省国贸供应链服务有限公司总经理邓超锋表示,“国贸通”平台致力于为用户提供一站式贸易服务解决方案。

邓超锋介绍,一站式贸易服务可为中小微企业提供仓储、物流、通关、外汇等一系列非核心业务,包括对买家的资信调查和评估,为企业筛选优质买家,代办出口信用保险及理赔手续等服务,企业只需专注产品生产、交付、接单的核心业务即可。

“前几天,通过国贸供应链订制的通关、物流、外汇服务,我们成功完成了一笔阿尔及利亚客户的业务。”柴佳说,除了接单和生产外,他们把其他外贸服务都打包给了“国贸通”,工厂无需额外聘请通关、物流、涉外会计等人员,为工厂降低了运营成本。而他们也能集中更多资源提升研发能力,扩大生产规模。

【样本二义乌贷】  融资帮你搞定

王永(化名)在义乌从事照明器材出口生意,企业每年出口量达到六千万元以上。去年11月,王永接到台湾的几笔订单,总价值高达900万元。本来接到大订单是好事,但这让他犯了难:因为临近年底,银行贷款指标已经用完,资金着实有些紧张。在朋友的建议下,王永找到义乌贷,并通过这一本土P2P网贷平台筹集到了所需资金。

王永说,从成本的角度考量,民间借贷利息偏高,风险也大,而义乌贷的融资成本则相对低一些,因此总体利润还不错。“更为重要的是,及时出货可以帮助留住客户,未来的订单也是指日可待。”他说。

在业内人士看来,义乌不少外向型企业主,每年要花去不少精力用于“找钱”:一来外贸交易中赊账情况较多,企业营运需要资金周转;二来在每年银行贷款到期时,由于投资设备等固定资产,还贷资金往往显得捉襟见肘。

而在另一个层面,“找钱”也并非易事:小微外贸企业受限于资产规模,难以及时获得银行的大量贷款;而民间借贷利息高,让利润本就微薄的外贸企业望而却步。

“融资可谓外贸综合服务中最为重要的一环。”义乌贷集团控股有限公司董事长倪瀚光表示,对于拥有真实贸易往来的实体企业来说,资金需求往往是迫切的,融得资金相当于及时输入新鲜血液,对于外贸企业的成长有重要作用。也正是由于拥有真实的进出口贸易背景,义乌贷得以在众多P2P平台中脱颖而出,受到公众和企业的青睐。

事实上,外贸综合服务业也处于不断创新中。义乌贷眼下正在推行一项名为“互助宝”的产品,其概念大致是:借款人也可以成为投资人。比如某外贸企业在义乌贷平台融资100万元用于生产、发货,待客户付清货款,该企业就有了流动资金,他可以选择把这部分流动资金在义乌贷平台用于借款,帮助其他需要资金的外贸企业。这也意味着,当资金紧张时外贸企业可以融得资金,又可以在资金充裕时,享受作为投资人的回报。而且,在一定的资金基数下,符合互助宝条件的企业,还可以享受义乌贷手续费减免的优惠。两者相加,在一定程度上进一步降低了企业融资成本。

义乌贷还准备构建类似阿里商学院的培训团队,从培训的角度帮助外贸企业规避可能遇到的贸易风险,并尝试提供免费出口代理、企业转贷等增值服务。可以预见,一根有关外贸综合服务的链条正在浮现。

“人的精力是有限的,想要面面俱到地管理企业,显然是不利于成长壮大的。”对于外贸综合服务业的发展前景,倪瀚光认为,精细化分工应当是大势所趋。进出口企业把原材料融资、一般贸易融资、进出口代理、海运物流、培训等交由专业的企业来做,自己专心应对接单、生产,这样既可以节省企业主的时间、精力,又可以专注于产品,打造品牌。

【解读】  义乌外贸供应链服务平台百花争艳

2003年,美国著名供应链专家罗伯特·伊斯顿发表了《中国供应链的现状与发展》,文中他指出:“同其他发达国家相比,中国一直受到这样一些问题的困扰:基础设施薄弱、分销体系零散混乱、地方保护主义严重、缺乏第三方能力、现金流与应收账款方面存在问题、法规落后过时或限制性太大。这些情况意味着,中国现在还缺乏有效的供应链,要改善,需要时日。”

当时,对于不少中小企业来说供应链管理或许有些陌生,但11年后,我国企业更加重视对供应链的管理,也有越来越多的企业涉足供应链服务。2012年,宁波出台了《宁波市外贸供应链管理试点企业认定办法(试行)》,当时该办法是全国首个外贸供应链管理试点企业认定办法。根据《办法》,2012年,宁波就有21家企业成为首批试点企业。

今年,在《关于深化义乌市国际贸易综合改革试点的若干意见》中,省委省政府提出,要鼓励发展与市场采购贸易和电子商务相适应的贸易金融产品,简化贸易融资产品报备监管办法,支持金融机构创新供应链金融服务等结构性贸易融资业务,推广出口信用保险,加快互联网金融服务平台建设。

尽管“国贸通”和义乌贷的模式有所区别,但贸易金融服务都是这两个平台的关键项目。“目前,国贸供应链能为义乌市场经营户及外贸公司提供外贸、融资、代办保险等多项服务。只要贸易真实存在,客户信誉可靠且单据齐全,在货物通关3天后,出口商就可拿到现款,为中小微企业解决融资难题。”邓超锋说。

“客户的体验永远是第一位的。”倪瀚光表示,除了加大对中小微企业的融资支持外,外贸供应链服务平台还要为企业提供更为专业化、一条龙的增值服务,这将是今后发展趋势。他透露,接下来,义乌贷还将拓展出口代理-物流-培训-银行转贷-原材料进口融资等业务。

义乌外贸供应链服务平台横向无限拓展,与此同时,义乌市外,甚至是省外的供应链服务平台也正将触角伸向义乌市场。其中,宁波军团不容小觑。业内人士透露,宁波的赛尔、凯越、世贸通,阿里巴巴的一达通等正准备在义乌大展拳脚。

“接下来类似的供应链服务平台将较快的速度递增。要脱颖而出,保住市场份额,就只能不断创新服务,突出自身的差异服务。”邓超锋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