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金华晚报 > 十一版 > 正文

兰溪纺织业:蝶变前的“蛰伏”

提示: 纺织业通常被看做夕阳产业,如同兰溪鼎盛时“小上海”的美誉一样,似乎早已繁华不再。但上周记者在兰溪采访纺织行业发现,在中国纺织行业景气度不高的大背景下,兰溪纺织业风景独好,每年保持两位数的增长。

纺织业通常被看做夕阳产业,如同兰溪鼎盛时“小上海”的美誉一样,似乎早已繁华不再。但上周记者在兰溪采访纺织行业发现,在中国纺织行业景气度不高的大背景下,兰溪纺织业风景独好,每年保持两位数的增长。兰溪,这座凭借工业辉煌一时的城市也正因此努力复兴当年“小上海”的繁荣。

行业萧瑟中一抹希望

今年1~5月份,兰溪市纺织行业完成产值233.5亿元,同比增长19.7%,纺织企业生产情况良好。这是兰溪市统计部门的最新数据,又是一个接近20%的增长。

自2002年以来,兰溪纺织业连续10年每年以20%的速度递增,这在全国纺织产业集群中极为少见。在整个行业不景气的背景下,兰溪纺织业走出了牛市行情。

目前,兰溪全市共有纺织企业1300多家。企业引进日本、德国等地先进设备,先后引进先进织机2万多台,技改投入超过50亿元,80%以上纺织企业的设备都达到国内外先进水平,织机无梭化率位居全国第一。兰溪市的白坯布年产量达18亿米左右,可绕地球45圈,牛仔布产量全国第一。目前业界已形成“国际市场买牛仔布到兰溪,国内市场买休闲面料到兰溪”的局面。

兰溪市的目标是力争“十二五”末纺织业总产值突破500亿元,税收突破10亿元;规上企业达300家。届时兰溪将进入浙江省工业二十强,“小上海”重振指日可待。

陆宝明:专注纺织30年

今年62岁的浙江七星纺织有限公司董事长陆宝明是一位老纺织。从上世纪80年代就从事纺织行业,其间一直心无旁骛,专注纺织30多年。

“翻开陆总的历史,几乎就是兰溪纺织的一部历史。”正在七星纺织洽谈业务的江苏客商魏总告诉记者。“2010年是纺织行业最赚钱的时候,那个时候棉纱一天一个价,布匹的价格也水涨船高。”陆宝明回忆说。

当时棉花价格从1.2万元每吨上涨到2.8万多元每吨,只用了三个月时间。所谓买涨不买跌,大批的客商赶到兰溪的纺织厂,等在门口要布匹。浙江华牧贸易有限公司董事长毛雨亭形容道:“那个时候,兰溪纺织业的老板数钱数到手软,产品供不应求。”

在陆宝明看来,最留恋的时光却不是2010年数钱数到手软的年份,而是1993年到1995年的那个时期,创办劳保用品企业多年的他切入到纺织行业。由于当时纺织企业基本是国有集体企业,凭借民营企业的灵活机制,陆宝明挖到了第一桶金,积累了行业的经验,这两样为他经历行业的起起伏伏奠定了基础。

凭借对行业发展的敏锐判断,陆宝明从2004年开始大力引进日本的喷气织机,很多同行直到2009年才开始进这样的设备。比别人提前数年的节奏让七星纺织快速成长为当地的龙头企业之一。目前年产值达到10多亿元。每天生产坯布25万米,年产量近地球周长的1/4。“纺织行业并不像外界认为的那样不景气。需求是客观存在的。这才是刚需。”七星纺织正计划向下游延伸进入制衣领域,以提高企业的利润率。

金秋纺织:小工厂大贸易

找到兰溪市金秋纺织有限公司董事长吴玉忠的时候,他正和江苏大耀纺织有限公司驻兰溪的经理朱庆章洽谈业务。吴玉忠告诉记者,未来金秋纺织要走小工厂大贸易的路子,要和优质的国内外企业形成供应商联盟,从非紧密型协作到紧密型协作转变。和江苏大耀的合作就是基于此认识。

金秋纺织成立了产品研发中心,在企业内部实现精细化管理。生产规模不求大而求精。“从全球范围看,纺织行业的产能已经过剩。因此金秋的产品寻求差异化,从单一的棉布到化纤、混纺,避开恶性竞争。与此同时,企业内部抓管理、抓时间、抓品质,向管理要效益。”吴玉忠说。

在他看来,纺织行业并非外界认为的夕阳产业,而是一个永不消失的行业,因为只要有人类存在就会有需求。纺织行业真正的拐点在2010年,那是行业行情最好的时候也是行业裂变的时候。当时国家对棉花的收储政策变化导致国内外棉价出现巨大的差异,国内高国外低。与此同时,人民币不断升值,迫使纺织企业将原材料收购从国内转向国外。

蝶变前的蛰伏

尽管兰溪纺织业走出了独立于行业的走势,但不可避免地遭受环境因素的影响。陆宝明说,劳动力是制约发展的因素之一。七星纺织有1300名左右的员工,很多双职工都是开汽车来上班。但劳动力老化,招工难也困扰着企业。员工的月工资从三四年前的2500元左右上涨到现在3500元到4000元。而行业的平均利润不到10%,纯利率只有3个点左右。

产业转移给兰溪纺织业带来冲击。随着印度、越南、孟加拉等东南亚国家的崛起,纺织行业出现了从中国向东南亚转移的趋势,部分订单流失。融资难,融资成本高也是横亘在纺织行业的一个问题。

要破解这些问题,兰溪纺织企业可谓使出浑身解数。开始采用机器换人的办法,大力投入购买进口织机,提升机械化水平减少用工。过去一个人管三四台机器,现在机器设备提升后,一个人可以管十多台机器。为纺织企业进口原材料的浙江华牧贸易有限公司董事长毛雨亭发现了一个商机。他发现纺织企业由于受到国家产业政策限制融资困难。他利用中远期信用证帮助企业降低融资成本。据测算,100万美元的货物使用信用证至少降低企业支出20多万元。利用信用证,华牧公司先后为多家纺织企业提供信用证服务,一年为企业减少融资支出数百万元。陆宝明说,采用信用证的方式,年进口额高达数亿的七星纺织可以节约上千万的费用。

吴玉忠告诉记者,表面看,产业转移已经发生,其实,中国纺织行业尤其是兰溪纺织行业正处于蝶变前的蛰伏。目前,兰溪纺织业已经完成了机器升级、产品换代,转移出去的都是低端产品和订单,在中高端产品上兰溪纺织业已经具备了一飞冲天的实力。装备的“转身”升级,还直接推动产品“转身”升级。毛巾、棉纱、白坯布原是兰溪纺织业的三驾马车,如今装备先进了,牛仔布、时装面料、弹力布等都能生产,提升了兰溪纺织业的整体竞争力。另外,由于兰溪有1300余家纺织企业集聚,对棉纱需求量大,全国棉纱50强企业都在兰溪设立经销点,使得兰溪纺织企业的棉纱进价比其他地方每吨便宜200~500元;兰溪纺织企业还推行精细化管理,做好节能降耗工作,力求成本最低化,只待宏观经济转暖就会一鸣惊人。

背景链接

中国纺织业发展历程

我国纺织工业的起飞阶段为20世纪50年代至70年代末,特征是计划经济体制;产品以天然纤维原料成衣为主;生产以满足国内需求为主;市场布局比较分散,生产集中度不高。

20世纪80年代至90年代末,我国纺织业进入快速成长阶段,典型特征是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过渡,大批民营、外资企业进入;产品以大宗纺织品及成衣为主;大量产品出口,纺织经济向外向型经济发展;生产布局由分散布局向区域集中。

进入90年代中期,我国凭借劳动力等成本优势,迅速承接了来自于亚洲四小龙等地区的纺织业中低端产能转移,当时多数国企包袱沉重、资金紧张、设备老化,全纺织行业连续多年亏损。后经过国退民进,随着纺织民企的高速发展,至90年代末,纺织业整体已接近盈亏平衡点。

纺织工业是当时我国的大产业,并在整个经济结构中占据重要的地位,1999年纺织工业出口顺差320亿美元,占全国外贸顺差的70%。据2000年统计,纺织业产业工人1300万,占全国产业工人13%,固定资产占全国的11.4%。

2001年中国加入WTO后,最大的受益者就是国际竞争优势相对突出的纺织业,2004年我国纺织业的总产值占比、产业工人的占比、企业单位数的占比均达到了该阶段的顶峰。

2005年考虑到国民经济的整体利益,中国企业为建立全球纺织品贸易新秩序作出了“牺牲”,我国出口关税的主动提高,缓解了短期贸易的正面冲突以及人民币升值的压力,但纺织业进入了调整阶段。与此同时,我国劳动力成本呈现出快速增长之势,纺织业的劳动力成本也一路走高,与发达国家及国际平均水平相比,尚具有较强的竞争优势,但与亚洲的主要竞争对手相比,中国的工资成本已经不具有优势。2002年中国纺织业平均工资水平已达到印度的1.12倍,巴基斯坦的1.86倍。

目前中国最主要的竞争优势,已经不再是廉价劳动力,而是配套完善的生态结构。成本持续攀升导致中国纺织业的国际竞争力明显下降,从全球纺织工业的发展来看,产业升级是大势所趋,产业链将加速整合,业内企业将普遍面临转型的压力。我们认为未来中高端产能的技术升级、低端产能向东南亚国家转移是行业升级的具体路径;产业链的整合主要表现为低端加工制造环节向外转移、资源将向制造高附加值产品的企业转移,经过反复几轮的淘汰后,业内企业的转型将明显分化。

来源: 作者:何晖 责任编辑:
关键词: 兰溪 纺织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