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金华日报 > 东阳金报 > 正文

“能人村官”应做“两美”建设的忠实实践者

提示: 近30年来,伴随着农村民主政治的进程,一大批在改革开放浪潮中先富起来的农村精英分子通过民主选举走上农村干部领导岗位。

近30年来,伴随着农村民主政治的进程,一大批在改革开放浪潮中先富起来的农村精英分子通过民主选举走上农村干部领导岗位。

这些农村的精英分子,眼界开阔、胸有蓝图,敢闯善拼、家底厚实、好善乐施,在群众中拥有较高的威望,加上善经营、懂管理、信息多、人脉广,出任村官后,开展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带领群众发家致富,发展壮大集体经济,为农村发展建设作出了突出贡献,东阳有不少村庄因此实现了由乱到治、由落后到先进的完美蜕变,涌现出花园村、清潭村等许多先进典型。

动员和邀请能人回村任职回报家乡,一度成为潮流。东阳市的“能人治村”模式也曾经作为基层组织建设的一项重要成果,受到上级的肯定和媒体的广泛报道。

然而,随着社会的发展、农村利益格局的调整以及群众诉求的多样化,农村社会和群众的思想观念已经发生了深刻的变化,“能人治村”模式在推动农村社会发展进步的同时,也面临着大调整、大变革背景下带来的诸多挑战。以上卢管理处湖沧小区主任杜加行事件为标志,东阳市的“能人治村”模式正面临一个重要的“转型期”。

现在与以前不同,改革开放初期,社会落后,思想保守,我们提倡发展就是硬道理,不管白猫黑猫,能抓住老鼠的就是好猫,现在要平等、要均衡、要共享;过去我们提倡大胆闯大胆试大胆创新变革,现在要规范、要公平、要公正;过去一个地方、一个村庄发展了,就能一俊遮百丑,各种歌功颂德和鲜花光环也随之纷至沓来,现在突出问题导向,问题处理不好,往往九功不抵一过。

然而,许多“能人村官”却没有意识到时代在进步,社会在变化,仍然守着过去的功劳簿,沉醉在耀眼的光环下,自我陶醉、自我满足、自我膨胀,习惯于用老办法老套套来对待新问题。他们有的被成绩冲昏头脑,居功自傲,管理理念和方式墨守成规;有的过于自信,听不下不同意见,家长制作风严重,搞“一言堂”;有的不守规矩,作风强硬,办事不公,独断专行;有的热衷追求各种荣誉光环,唯上不唯下,脱离群众;有的公心不足,私心膨胀,不肯吃亏、与民争利,处心积虑为自己或家族牟利益;有的狂妄自大,目空一切,为所欲为,自认为老子天下第一,工作偏离正常轨道;有的法纪观念淡薄,自身形象不佳,违反计划生育、违法建房、打架斗殴、吃喝嫖赌样样有份;更有甚者,在农村社会招徕黑恶势力,涉贪涉黑成为土霸,走上了违法乱纪和犯罪的道路,成为人民群众的对立面。而我们的一些乡镇(街道)党委、政府仍然对“能人村官”偏袒怂恿,放任自流。没有注意到“能人村官”能干事,也能坏事,干起事来得力,坏起事来也很离谱。这个问题,我们已有深刻的教训,也必将成为全市农村基层组织建设的一个新课题。

要破解这个课题,就要加强“能人村官”教育管理,深入推进“吃得了亏、干得了事、放得了心”的农村“三个得了”型干部队伍建设。特别是要抓住南马镇“拆违建、促转型”工作的契机,深刻总结有违必拆、牟利先拆,党员干部带头拆的工作经验,让农村党员干部发挥带头作用,喊响“向我看齐”,引领“能人村官”做“三个得了”型干部的典范。要加强制度规范,切实让规矩硬起来。坚定不移推行村民代表大会制度、三务公开制度和创业承诺制度这三项制度建设,狠抓制度执行落实,以制度来规范工作行为,堵住村官违规违纪的漏洞。还有一点很关键的是,“能人村官”们要有自警、自励、自省的自觉,要深刻认识到当今是一个信息化高度发达的时代,是老百姓民主意识逐步觉醒、法制观念不断强化的时代,是一个利益诉求多元,矛盾错综复杂的时代,要尽最大努力满足老百姓对公平正义的追求,满足他们多层面的利益诉求。要增强法制观念,自觉学法、知法、懂法、守法,自觉从鲜花掌声和个人崇拜中走出来,严格按规矩办事,依法办事。

农村是国家治理毛细血管的最末端,也好比人肌体里的一个细胞,这个末端和细胞出问题多了就成病了。因此,“能人村官”们要深刻认识到自身岗位的重要性,农村虽小,但也是一个人施展才华的舞台,要用心经营它、发展它、爱护它,用心怜惜这里的父老乡亲,爱惜这里的山山水水和花草树木,珍惜自己在这个舞台上表演的机会。农村干部官虽小,但是手中也或多或少拥有资源,掌握权力,享受着一些好处,要自觉接受群众监督,决不能为一己之私,毁集体之利,更不能一边享受执政党的好处,一边破坏执政党的规矩。要心怀感恩,感恩党,感恩时代,感恩百姓,多倾听群众意见,多关心群众冷暖,多为群众谋福利,改善群众生活,让群众更多地享受改革开放的成果。

“能人村官”是农村的带头人,是农村社会的精英和骨干,过去为农村社会的发展作出了巨大的贡献。现在更要以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为契机,好好照照镜子正正衣冠出出汗排排毒,更好地继承和发扬过去的优良传统,切实在建设“美丽东阳”、创造“美好生活”中担当重任。

来源: 作者:本刊评论员 责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