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浙中新报 > 十七版 > 正文

神探陈素青:直捣嫌犯心窝

提示: 很多时候,陈素青就像是一场及时雨,在别人办案出现死局的时候,他的出现总是能将局面扭转过来,有人说他又像是一位老中医,总能准确把握犯罪嫌疑人的弱点所在,并将其一举击破。

本报讯(记者 傅丽凡)很多时候,陈素青就像是一场及时雨,在别人办案出现死局的时候,他的出现总是能将局面扭转过来,有人说他又像是一位老中医,总能准确把握犯罪嫌疑人的弱点所在,并将其一举击破。还有人说,陈素青更像是一位常年奋战在刑侦一线的老黄牛,面对各种棘手的案件,他可以几天几夜不回家,一直待在审讯室里反复研究案情。他就是这样一个人,从警30多年来,侦办大案要案500多起,捕诉各类刑事犯罪嫌疑人达1300多人,审讯突破疑难案件300余起。

陈素青先后被授予公安部预审办案专家,全国打黑除恶先进个人,浙江省第二、三、四届刑侦犯罪侦查专家,浙江省特邀刑事犯罪侦查专家,浙江省模范人民警察,浙江省十大警界先锋等一系列荣誉称号,荣立个人一等功2次、二等功1次。日前,浙江省公安厅、金华市公安局推荐陈素青参加公安部、中央电视台组织的“我最喜爱的人民警察”和全国公安系统一级英模评选。

湖海塘边的裸体女尸

监控室里的光线非常昏暗,一缕阳光透过窗帘的缝隙洒在后面的沙发上。屋内烟雾缭绕,隐约可以看见一个头发泛白,约摸50多岁的男人坐在屋里,一根接一根地抽着烟。陈素青的眼睛一直盯着前面的监控播放器,不停地回放着一个片段。

“你们真的冤枉我了,我没有杀人。”视频里的人个头不高,身体健壮,操着一口四川口音,表情委屈地对审讯员说。“那天她确实是在门口打了我的车,我把她送到目的地之后就开走了,之后的事情我压根就不知道。”

这起案子发生在2014年3月16日,当时有附近的工人在330国道湖海塘边发现了一具裸体女尸,尸体身上还绑着一块重达54公斤的水泥块,警方初步判断这是一起杀人抛尸案。很快,警方便锁定了开黑车的犯罪嫌疑人张某,尽管有种种迹象表明,凶手就是张某,但因为没有直接的证据,张某始终不肯认罪。眼看时间已经过去三个月,案情依然没有任何进展,警方不得已只能请陈素青出马。

面对录像带里的嫌疑人,陈素青的眉头皱成了一个川字。根据之前的视频监控显示,被害人一出门便上了张某驾驶的黑色轿车,一直到被害人失去联系之前,她的运动轨迹和张某的行车轨迹完全吻合。张某说他是看到被害人向他招手,他才停下来让其上车,可是视频上张某所驾驶的黑色轿车是在被害人出现之前就已经停在路边。他为什么要撒谎?陈素青觉得,很有可能他是在掩盖自己的杀人动机。

陈素青将烟头往烟灰缸里一摁,他决定和张某来一场面对面的谈话。

“平时的业余时间都是怎么打发的?”审讯室里,陈素青抛出的第一个问题没有任何的攻击性,这让张某放松了警惕。

“平时也没什么事情,就是上上网,然后看看电视节目。”

“上网都干什么呢?都喜欢看什么电视节目……”陈素青像拉家常一样问起了张某,再加上他那张布满岁月痕迹的脸,使他少了些许的严厉,平添了几分长者的和蔼。

“上网也就是和网友聊QQ,看电视的话喜欢看一些相亲类节目,然后就是一些法制节目。”

张某的回答引起了陈素青的注意,喜欢看法制节目,陈的直觉告诉自己,也许可以从这方面来寻找张某为什么能坚决不承认人是他杀的。

“你是不是觉得自己的作案手段很高明,以为自己没有留下任何蛛丝马迹,既然你经常看法制节目,你更应该清楚再难的案子都会水落石出,更何况,”说到这里,陈素青顿了一下,看着张某,说道:“通过侦查技术,我们已经完全掌握了你的整个作案过程。”陈素青看到,张某的脸上出现了惊慌的神色。

陈素青知道自己的一番话让张某产生了自我怀疑。另外根据资料显示,张某有一个在网上认识的女友,谈了两年多,前段时间向女方家里提亲,但因为张某没钱,遭到女方家人的强烈反对。陈素青决定顺着这条思路来攻克张某的心理防线。

“听说你有个谈了两年的女朋友,都已经准备结婚了,是吗?”听到这里,张某的脸上闪过一丝落寞的表情,陈素青立即乘胜追击:“你本来可以开始很美好的生活,现在却只能在牢里度过,你杀了别人的女朋友,不仅破坏了别人的生活,还伤害了自己女友。给别人和自己的家人都带来了痛苦,你觉得你这样做对得起谁?”说到这里,陈素青停住了话语。

此时的张某再也没有了之前自信满满的样子,一直低着头不再说话,陈素青知道自己准确地击中了张某的软肋。

果然,沉默了许久之后,张某终于承认自己杀害了被害人刘某。原来,张某觉得自己年龄到了,便想和谈了两年的女友结婚,无奈因为没有钱遭到女方家人强烈反对,张某于是就想到了向路人抢钱,那天晚上他将车子停在刘某的住所附近,看到刘某单身一人走在街上,便将她带上车,并抢劫杀人。

“我对不起你们,也对不起被我杀了的人。”一步走错步步错,面对法律的制裁,张某留下了悔恨的眼泪。

独居老人连环被杀

2013年4月,衢州市柯山区杭埠镇两个村上的两名独居老人,分别在相邻的两个周六被人杀害,一时间,村子里的独居老人都惊恐万分,仿佛有一团乌云笼罩在他们头上,不知道什么时候杀身之祸就会降临在自己头上。

很快,村里有人反映57岁的叶某自从案子发生后,神色不对。并且有人看到他拿着黄金耳环、戒指、手镯等金器到衢州的一家打金店里进行买卖,虽然没有十足的证据,警方还是在第一时间对叶某进行了传唤。第二天,又有人提供线索看到之前叶某拿着几张崭新的连号10元纸钞到附近的食品店进行兑换,而据其中一名被害人的女儿介绍,前不久她刚从银行给母亲取了一沓连号的十元纸钞。通过这些线索,警方在第二日对叶某依法予以刑事拘留。但是,仅凭这些线索,都不足以证明叶某就是杀害独居老人的凶手。经过两个多月的审讯,叶某仍然矢口否认,审讯陷入了瓶颈。

面对如此棘手的案件,经省公安厅指派,陈素青毅然接了过来,他一个人坐在监控室里,反复看着之前的审讯录像,陈素青觉得,叶某很狡猾,他的记忆力也惊人的好,在反复的审讯过程中,他的说辞居然全都一致,丝毫看不出破绽。陈素青猛吸一口手中的香烟,再一次泡上一壶茶,怎么样才能让他“开口”呢?看来,得和他来一场心理战了。

陈素青面对着叶某坐着,当一问到叶某有没有杀人的时候,叶某立马开始哭天喊地,大喊冤枉,声称自己绝对没有干过杀人放火的事情。看着叶某夸张的表演,陈素青意识到这是一个四进宫的惯犯,之前的三次都是因为盗窃罪被判刑,面对民警的审讯,他早就有了自己的一套应对方式。陈素青决定,换一种方式。

“你有一个女儿,在东北艺术学院念大学。”一听到有人提起自己的女儿,叶某立刻变得喜笑颜开:“是的,我女儿可乖了,很孝顺,等以后她毕业了,说不定还能当明星呢。”说到这里,叶某脸上洋溢着掩饰不住的骄傲。

“现在正放暑假,我那天去你家见到你女儿了,长得很漂亮。”说完,陈素青仔细观察着叶某的变化。

“是啊,这么快都放暑假了,有半年没见到她了。”作为一名犯罪嫌疑人,叶某的行为令人发指,但是心肠再狠的人也有柔软的地方,而叶某的女儿,就是他内心最深处的柔软。

陈素青准确地抓到了这一点,继续说道:“你女儿很懂事,那天见到她,她还跟我说了一句话。”说到这,陈素青停顿了一下,果然,叶某用期盼的眼神看着他,希望他继续说下去。“她对我说,请你们从宽处理我的父亲,我母亲已经离开了这个家,我就只有这一个亲人了。”陈素青话音刚落,便听到叶某轻轻地抽泣了起来。

“我对不起我女儿……”叶某抽噎着说道。

随后,叶某便交代了自己的作案过程,因为自己经常赌博,手头长期缺钱花,便萌生了向独居老人下狠手的念头。

陈素青说,自己并非办案神探,只是比别人多了几年经验,多了一点观察入微的细致。从警多年,陈素青就像一把锋利的剑,总是能准确无误地直击嫌犯的心脏,让敌人无处可逃。

来源: 作者:傅丽凡 责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