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市民问政 > 报纸报道 > 正文

“经济走廊”如何变身为“生态走廊”

华溪是永康的“母亲河”,由于过度开发和保护不当,成为永康“最差河流”。“五水共治”开展以来,华溪的整治情况怎样?

10月16日,本报《市民问政》邀请永康市委常委、市政府党组成员郑俊杰,永康市建设局局长程可可、水务局局长陈琦、环保局局长俞跃军,古山镇镇长施海鸥、芝英镇镇长胡广辉,共同探讨“永康华溪怎样甩掉‘最差河流’帽子?”要变“最差河流”为“最美河流”,还需要采取哪些措施?

三年目标为III类水质

主持人:被称为永康“经济走廊”的华溪,沿岸聚集着许多企业,人口密集。去年,永康市开展了华溪河道治理工程,总投资两亿多元。华溪污染有哪些症结?整治主要包含哪些内容?

郑俊杰:华溪流域面积409平方公里,干流长42公里,流经永康16个镇街中的7个,其中有3个省级中心镇和一个省级开发区。这一区域人口占永康全市60%左右,地域面积占40%左右,经济总量占2/3左右。该区域存在着大量的工业污染、农村生活污水和农业面源污染。现在的污水处理能力相对不足,截污纳管相对滞后。

我们将通过三年努力,到2016年底,使整个华溪流域达到III类水标准,实现流域内生态的良性循环。一是工业企业治理,对沿溪的工业功能区进行规范整治和改造提升;对工业企业进行规范,实现转型升级;对企业污水处理设施的建设运行加强管理。二是农业面源污染治理,现已着手畜禽养殖污染治理,接下来还要对农业种植结构进行优化,对河道实施保洁和清理,对农家乐进行规范管理。三是基础设施方面的建设,通过三年努力,使污水处理能力与整个供水能力相适应;同时加快截污纳管进度,提高污水收集和处理能力;对农村生活污水,计划通过3年时间实现全面分类管理。四是推行河道治理,按照水清、流畅、岸绿、景美的目标,对全流域范围河流进行清淤清障、整改修复。

主持人:目前取得哪些阶段性成果?

郑俊杰:通过前一阶段工作,取得很大成效。首先,污水处理能力得到较大提升。今年以来,城市污水处理厂的日处理能力提高4万吨,已达到8万吨。芝英污水处理厂原先的日处理能力是5000吨,现已达到1万吨。龙山污水处理厂也已建成,日处理能力达到2000吨。截污纳管正按照计划有序推进。其次,排污口的整治改造也在有序推进。我们对沿线7个非法排污口进行了全面封堵,116个雨污合流的排水排污口已改造40个,其他正在改造。第三,畜禽养殖整治有序开展,华溪沿线500米范围内的畜禽养殖场共52个,现已整治50个,11月底另外两个也要整治到位。第四,河道治理进入扫尾。河道治理已完成17公里,剩下2.4公里已完成项目前期工作,正在推进。9月份水质报告显示,流经的7个镇街区域交界断面水质全部达到Ⅳ类以上,其中Ⅱ类的有两个,Ⅲ类的有1个,Ⅳ类的有两个。当然,这个成效是阶段性的,整治任务还相当艰巨。接下来我们将按照既定目标,抓好落实,把“最差河流”整治成“最美河流”。

古山段三大难点待突破

主持人:华溪古山段的整治重点有哪些?清淤工作何时能全面完成?全镇截污纳管工程目前进度如何、何时投入使用?对于古山一村溪边的涉水违建,前段时间已有媒体报道过,我们得知当地政府已下达了拆除通知书,目前情况如何?

施海鸥:古山镇是永康五金产业的发源地和聚集地,华溪古山段的整治也是华溪整治的重中之重。

华溪古山段整治的重点首先是河道清淤,第二是对沿溪的排污情况进行排摸,第三是截污纳管建设,第四是查处涉水违建,第五是河道保洁。我们从9月21日开始清淤,前天和昨天我去现场了解,估计还有3周可完成清淤。截污纳管工程共涉及35个雨水口(包括排污口),现在已封堵5个,已实施截污纳管的有15个,还有15个未纳管,争取月底前完成这项工作。古山一村涉水违建起源于上世纪90年代初,是当时村老年协会集体建起来的,属于历史遗留违建,我们10月1日起组织干部逐户上门做工作,取得较大进展。昨天上午我们在古山一村召开了由村两委、党员、村民代表及部分老年人代表参加的通报会,努力做通村民和老人的工作,一方面确保老人的合法权益,另一方面坚决拆除涉水违建。

主持人:整治工作还遇到哪些难点?下一步如何解决?

施海鸥:华溪古山段遇到的治水难题主要有三项:一是集镇的基础设施较差;二是外来人员比较多又比较集中,管理难度较大;三是卫生习惯较差。下一步,我们在做好河道清淤基础上加大巡河力度,完善保洁机制;抓紧拆除直排的涉水违建;加大宣传力度,号召村民和外来人员全民参与,共同治理华溪。

完善排污设施锁住“黑臭河”

主持人:芝英镇范围内有5条河流,其中华溪是芝英的最大河流,也是最大的“黑臭河”。在记者前期调查拍摄的视频中,记录了芝英大桥路边洗车店直接将污水外排情况,请问如何处理污水外排?

胡广辉:我们马上和相关人员及洗车店沟通,要求在本月底前完成污水过滤并纳入管网。

主持人:村民反映附近桑园下村的农村生活污水通过管道直排附近的华溪。为何会出现这种外排情况?附近有无污水处理厂?

胡广辉:距离桑园下村两公里,就是芝英污水处理厂。之所以出现污水外排情况,我们初步分析了起因,在离桑园下村不远的地方有个污水接口,因标高问题一直没有纳入。我们正在桑园下村一带实施后城大街改造工程。用不了多久,桑园下村污水管网就可以纳入后城大街改造工程,这个问题马上就能得到解决。

主持人:目前当地政府正在实施芝英污水处理厂扩建、芝英华溪污水支管网工程等“五水共治”项目建设。目前工程进展情况如何?何时能投入正常使用?

程可可:今年,我们启动了永康污水处理厂改造扩建项目,到目前已完成前期工程,按照计划,整个扩建工程将在2015年9月底完成。2015年10月就可以投入使用,届时,华溪流域污水处理率将得到有效提高。该项目污水处理范围为古山、芝英、方岩等乡镇街道。日处理能力二期工程为2万吨,新扩建将增加1万吨规模,基本能满足污水处理要求,从源头锁住污水。

主持人:今年,东城街道打响了“黑臭河”攻坚战。记者在前期调查中发现,东城街道河南二村的红色简易房属于违法建筑,且常年向华溪排污,村民多次向当地相关部门反映都无果。有关部门将如何整改?

俞跃军:目前还没掌握这个情况,我们会针对视频上反映的情况,马上依法依规进行处理。

主持人:对于该类不符合环评标准的小企业小作坊,永康如何实现治水目标,在淘汰落后产能方面有何举措?

俞跃军:一是严把环境准入关,加强环境设施审批;二是加强监管,促进企业转型升级;三是分行业进行治理,现在已有两家化工企业关停,13家电镀企业全部关停整治,300家铸造企业已关停整治50家,淘汰落后产能111家。针对不符合环境标准的企业作坊,按照环保要求该关停的关停,该转产的转产。

主持人:对于视频中反映的油污水直排情况,将如何处理?环保部门节目后能否到现场进行排查?

俞跃军:永康经济开发区是我们日常巡查的重点区域,只要发现水质问题,环保部门都会第一时间到现场查找源头,一经查实会从严从重从快处理。针对视频反映的情况,我们下午就介入调查,从快从重处理。

主持人:经济开发区附近应该有统一的污水处理厂,企业自身也应有污水处理设备,可是仍然发生偷排漏排情况,对此,环保部门如何做到有效、长效监管?

俞跃军:经济开发区的污水是通过四个集成泵集中到污水处理厂处理。开发区一些企业没能达到规范排放,主要存在的问题是雨污不分,截污纳管不到位。针对目前这种情况,开发区已大张旗鼓开展实施截污纳管和雨污分流,环保部门将加大巡查力度,利用链接巡查、临时执法,加强执法实效,做到有报必查,查必有果。同时借助媒体力量进行监督,对违法企业进行曝光。

按20年一遇标准建防洪堤

网友“采菊东篱下65”:今年6月,由于持续不间断降雨,永康华溪、南溪水位高涨,是近20年来在永康见到的最大洪水。8月中旬,又一场罕见的暴雨袭击永康。全市几条溪流全部暴涨,特别是永康江还发生倒灌,市区部分路段出现严重内涝。作为永康江上游的支流,华溪又是永康“五水共治”行动的重点,在防洪排涝方面有何举措?

陈琦:对华溪的防洪排涝,一是对河道进行清淤疏浚清障,二是对河道进行拓宽,三是加固堤防。通过这些措施,使华溪达到20年一遇的防洪标准。现在华溪基本已达到这一标准。防洪标准要考虑投入和产出,考虑洪水的频率,华溪就是按照20年一遇的标准来设置河段治理的。

记者:永康在“五水共治”中投入巨资治理华溪,能否公开治水资金的流向?

郑俊杰:华溪整治的资金来源主要是财政资金和从上级争取的一些资金,我们每一笔资金都有监管,都有监察方面的体制机制。每一个项目完成以后,都有专项的审计。这些资金主要用于河道治理、污水处理设施截污纳管建设,以及农村的生活污水治理。

四问华溪污染源

华溪流经永康多个工业重镇,沿岸聚集着众多企业,人口密集。由于污水处理设施不完善、截污纳管率较低等原因,废水、污水直排入溪。

自“五水共治”开展以来,本报曾多次关注华溪。10月10日,记者再次来到华溪,发现不少问题。

古山段:涉水违建如何解决

在古山镇古山三村村桥一侧,是一幢依水而建的民房。民房化粪池建在溪边,正不断往河道内流着浊色的水体,水流过的石块已被染成青黑色。化粪池边,9只鸡鸭正在干涸的河道内嬉戏。

过路村民说,这些鸡鸭是沿岸村民养殖的,镇里也曾告知村民不要随意放养鸡鸭,有些村民仍习惯在白天把鸡鸭赶进华溪。

在古山二村金星桥一带,有一个村农贸市场。农贸市场旁,有一家名为“阿敏烤鱼”的烧烤店,紧挨着华溪。白天,烧烤店大门紧闭。店门前有两个自来水槽,水槽下各凿了两条细排水沟,最终流向地就是华溪。附近村民说,烧烤店平时洗菜、洗碗的水都是沿这两条沟直排华溪,而且也会往溪中扔垃圾。

在古山一村桥头,记者发现沿溪边开着近20家小餐饮店,店主和小工顺手将各种洗菜、洗碗产生的餐饮污水、生活垃圾直接倒入华溪。低头一看,阳光下的溪面漂着一片油光,随风飘来一股难闻的气味。

记者沿着华溪边上的餐饮店走了一遍,发现这些小店面积不大,基本上每间在主屋边上都另有搭建,杂乱无章,店前杂物也乱堆乱放,自来水槽下的排水管最终都流往华溪。一家餐饮店主表示,店面是向村里租来,在这里经营好多年了,污水一直都是这么处理。

有村民对记者说,前段时间有媒体曝光过这排建筑,镇里后来发过违建拆除通知书,但村老年协会为了租金问题就是不愿意拆。

古山镇镇长施海鸥表示,镇里专门安排了两艘船只打捞河面漂浮物,由于基础设施建设落后、外来人口多、村民卫生习惯差,特别是两岸涉水违建年头久、排污管道不合理甚至缺失,所以部分河道清理了多次也是治标不治本。目前,该镇已着手实施河流清淤、古山一村截污纳管工程、落实门前三包、加大向河流抛洒废弃物的执法力度等一系列工作。

谈到沿溪餐饮店违建拆除的问题,施海鸥表示,目前已经安排了两个工作片近50名干部进村入户做思想工作。“涉水违章问题,镇里态度是必须拆除到位;老年协会损失问题,我们考虑由村两委出面弥补。今年上半年,就有华溪前黄段、世雅上村段自行拆除了几千平方米的临水违章建筑,他们的村集体甚至是农户个人也都损失了经济收益。”

芝英段:桥头洗车点是否该留

芝英段的华溪水,水质总体比较清澈,水面上也鲜有垃圾。

芝英大桥两侧,各有两家简易洗车点。洗车用的水从桥下的华溪抽取,洗车时产生的污水则是随地乱排,人走过一鞋子污泥。

大桥西侧的洗车点很简陋,一辆手推车、一台抽水机、一根橡皮管、一名男子,构成了整个洗车点的全部。洗车男子说,由于周边正规洗车店较多,该洗车点的生意一般。

当问到洗车水乱排是否会对环境造成影响时,洗车男子说,这里地势低,洗车水会自动流到华溪,对周边环境影响不是太大。

大桥东侧的洗车点规模相对较大,洗车者是一家人。记者发现,洗车点为了方便向华溪排水,专门挖了一条小沟,小沟的排水口隐蔽在一片草丛中。

在排水口附近还有一根水泥管,正向干涸的河床排放浑浊不堪的污水。记者凑近一闻,一股恶臭扑鼻而来。记者问了一些过路人,都说水管存在很长时间了,一直没人管,也说不清楚是哪里排出来的污水。

一位知情人士向记者反映,这些污水都从附近的桑园下村流过来,“据说这是整个村的生活污水”。

东城段:简易

砖房为何难拆

在河南二村下王桥边,一排红色砖瓦建造的简易平房引起记者注意。

在平房背面、靠近华溪的位置,一根绿色水管从窗户中伸出,然后没入华溪水中。由于平房两侧都是湿滑陡峭的石块,记者没办法接近水管,但在溪对岸,仍能听到水管旁一个排水口的“哗哗”水声。

记者绕到平房正面,发现这些房屋被分成好几间,租给一些加工作坊主。这些作坊有的开着门,有的大门紧闭。尽管门关着,里面还是传出“隆隆”的机器声。

有村民说,这些作坊中有磨塑料、磨模具的,由于要用水冷却机器等,不仅常有污水产生,而且产生的废气也很难闻,附近村民意见很大。村民们曾多次向相关部门反映,可是始终没有得到解决。

在采访中,有市民向记者反映,称永康经济技术开发区金都路一根大水管时常会流出一些带着颜色的污水。该市民怀疑,是否有附近企业在偷排污水。

费尽周折,记者终于在能诚集团厂区对面找到了这根水管。水管水泥制成,直径至少1米。当时,水管内正不断往外流着水,这些水汇入华溪后,一方面将华溪水染成了浊白色,一方面还产生一层清晰可见的油污。而在该段的上游,记者并未发现溪水表面有任何油污。

一名正在河段上清理垃圾的保洁人员说,他也感觉奇怪,怎么流出来的污水会有油污。“有人说,只有厨房里流出来的水才会带有油污。各种说法很多,我们也希望有关部门好好查查,这到底是哪家企业排出来的污水?”

来源:金华日报 作者:李根荣 张帅 责任编辑:陈怡
关键词: bz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