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金华日报 > 四版 > 正文

2015年春节市区将大幅缩短开禁时间

“分步走稳步走”控制烟花爆竹燃放

提示: 作为春节期间的传统习俗,燃放烟花爆竹增添了欢乐的气氛,但也带来空气污染、火灾伤人、噪声扰民等很多问题。随着雾霾日益严重,全面禁止燃放烟花爆竹的呼声日趋高涨。

qz4c127

金盛

qz4c123

谢顺龙

qz4c122

舒慧强

qz4c124

伍丽华

qz4c125

施展

qz4c126

何顺法  胡肖飞 摄

qz4c120

兰溪市区街头燃放烟花炮竹,行人纷纷躲避

qz4c121

市区一家商店开张,烟花炮竹燃放后纸屑满地

 

作为春节期间的传统习俗,燃放烟花爆竹增添了欢乐的气氛,但也带来空气污染、火灾伤人、噪声扰民等很多问题。随着雾霾日益严重,全面禁止燃放烟花爆竹的呼声日趋高涨。

昨日,本报《市民问政》邀请市公安局副局长金盛、市安监局副局长谢顺龙、市公安局治安支队副支队长舒慧强、市安监局监察专员伍丽华、市环保局污染防治处处长施展、市消防支队工程师何顺法,共同探讨“城区该不该禁止燃放烟花爆竹”。

分步实行禁燃  减少大气污染

主持人:11月24日上午,我市举行了关于春节期间市区烟花爆竹燃放、销售的听证会。听证会半数代表支持实施全禁,半数代表则提倡先缩短开放期限。不知道各位支持哪种观点?

金盛:燃放烟花爆竹是传统习俗,禁止与否涉及千家万户,要慎重。1996年至1998年我市实行一环内全禁,1999年开始燃放的范围和时间有所调整。最近几年逐渐稳定。2008年至今,每年春节开禁约19天,从腊月廿八开始,到元宵节。一步到位全面禁止,恐怕市民和经销商难以接受,还是要“分步走、稳步走”。2015年春节的燃放时间将大幅缩短。

舒慧强:任何事物都有两面性,城市居民和乡镇村民的观点可能会有不同。我建议尽可能以循序渐进的方式逐步缩短燃放时间。省内其他城市也在逐渐缩短,2015年春节杭州从4天缩短至3天。

谢顺龙:市区禁燃烟花爆竹是有必要的,但一下子全禁有一定难度。不少经销商在今年5月份就签订了购货合同,现在进货都已经存放在仓库里,如果现在就全面禁止,会导致卖不出去,也存在安全隐患。全面禁放要早宣传、早告知,让经销商们能够早接受早准备。

伍丽华:《烟花爆竹经营许可实施办法》已经施行一年。我市不少企业投资上百万元改造仓库,同时施行“双签”管理、流向登记,加大执法力度。昨天接到群众举报,在兰溪打掉一个非法储存的窝点,缴获烟花爆竹2000多箱。

施展:集中时段燃放对空气质量的影响非常大。2014年春节期间我们监测了腊月廿七至除夕这4天,其中除夕当天PM2.5达到322微克/立方米,峰值是700微克/立方米,达到重度污染。国务院对空气质量实行最严格的考核,如果不合格将停止各类建设项目的审批。烟花爆竹对PM2.5的平均贡献为3.1%。我认为全面禁止迫在眉睫。

何顺法:除夕、元宵是城区火灾的高发期,2009年北京央视大楼火灾,2011年沈阳一大厦发生火灾,均由爆竹引起。在金华,2014年除夕当天全市发生102起火灾,市区23起,所幸报警及时扑救有力,未造成严重损失。我们分析发现,有不少火灾发生在绿化带内,我们建议园林部门在除夕之前用水浇湿绿化带。

烟花口径和药量大大缩减

主持人:我市将如何加强烟花爆竹的生产、经营、运输企业的安全监管?

谢顺龙:烟花爆竹的监管有5个环节:生产、经营、储存、运输、燃放。其中安监部门负责生产、经营和储存环节的监管,公安部门负责运输和燃放环节的监管。同时也需要质监、检验检疫、市场监管、行政执法、卫生、教育等部门协同配合管理。

主持人:确有需要购买烟花爆竹时,消费者如何判断产品是否合格?

谢顺龙:首先要到有许可证的经销商处购买。其次,要关注产品是否具有“两签”———产品标签和登记标签。再次,不能购买甩炮、拉炮、擦炮等,受挤压后容易自爆。

目前我国实行烟花爆竹分类管理,A类、B类、C类、D类,A类和B类不能由个人燃放,C类和D类面向普通消费者销售。允许的最大口径为3厘米(原先为6.8厘米),单发药量原来为40克,总药量为3000克,现在减少到单发药量为25克,总药量为1200克,减少了60%,从源头控制产品的质量安全。

主持人:我市近些年查处非法销售、储存、运输烟花爆竹的力度如何?

谢顺龙:主要针对烟花爆竹经营单位的布点,我们要求经营场所面积不小于10平方米,与周边50米范围内没有其他烟花爆竹零售点,并与学校、幼儿园、医院、集贸市场等人员密集场所和加油站易燃易爆物品生产、储存设施等重点建筑物保持100米以上的安全距离。

今年以来,共出动检查5929人次,发放整改通知书150份,检查了53家企业,62人受到行政处罚,23人受到刑事处罚,收缴罚款8.8万元,1.9万余件烟花爆竹被没收。

及时受理投诉按规定处罚

主持人:违规燃放如何查处?取证难的情况普遍吗?接到市民举报后,相关部门多久能到现场?有哪些举报电话?

舒慧强:2014年至今公安部门已查处250多起违法燃放行为,按照罚款100~500元的范围顶格处罚,打击非法运输案件,查处11起,收缴4000多件烟花爆竹,16人实行治安拘留。

我们承诺凡是老百姓举报投诉的,一定及时赶到现场。但在处理时,也适当遵循“人性化”原则,红白喜事尽量以劝导为主,像商家开业和夜间搬家,按照规定处罚。

谢顺龙:市民除了拨打110、8890进行举报投诉外,还可以拨打安监部门的12350投诉。

缩短开禁时间  减少销售网点

记者:2015年春节期间,烟花爆竹销售网点计划如何设置?减少幅度如何?销售时间预计是几天?

谢顺龙:我们连续走访几家批发企业,了解库存和经营情况,并将下一步的禁放计划告知他们,建议他们适时转型。2015年春节的销售布点将大大减少,2013年春节期间市区有销售网点112家,2014年春节期间市区销售网点有65家,2015年,一环内控制在5~6家,二环内适当减少,总数初步打算减少50%。

金盛:从2008年至2014年,烟花爆竹开禁时间在19天,2015年春节计划锐减,初步商定是开禁4天,以市政府最后公布为准。

网友:有不少来自龙游、缙云等地的烟花爆竹流入我市销售,这种情况要查处吗?

谢顺龙:这个情况我们已经掌握,并向省安监局反映,省安监局也已经组织相关人员对这些区域进行巡查。我市正加强检查,防止非法烟花爆竹流入。

 

当喜庆的鞭炮成了恼人的污染源

禁燃成了许多市民的呼声

雾霾天气挥之不去。转眼已到年底,如往常一样,虽然未到开禁时间,但市区随意燃放烟花爆竹的现象仍屡禁不止。

今年以来,我市空气质量在全省排名靠后,形势十分严峻。有人认为,治霾形势如此严峻,城区范围内应全面禁燃,随意燃放的“恶习”更当禁;也有人认为,燃放烟花爆竹是传统习俗,造成雾霾天气的原因是多方面的,不能一味地禁止。

调查:挺“禁”略占上风

上周,记者制作调查表,对烟花爆竹是否禁放做了调查。

记者在市区南苑社区、天龙南国小区、时代花园等6个小区发放调查表85张。统计结果显示,在是否赞成或禁止燃放烟花爆竹一项中,赞成禁止燃放烟花爆竹的有45人,占参与人数的52.94%;不赞成禁燃的有37人;持无所谓态度的有3人。

45位赞成禁燃的市民中,有40人将理由投给了“避免雾霾和空气污染”。另外5人认为,燃放烟花爆竹产生的噪音难以忍受。

在调查中,对于“您家遇有婚丧喜庆等大事,会不会冒着有可能被处罚的风险违规燃放烟花爆竹”,85名受访者中有55人表示“可能会”,另外30人表示,即使发现有违放行为也不会拨打110、8890、12350举报。

调查显示,除夕谢年炮、新年开门炮、祭祀燃放、红白喜事仍是市民选择燃放的主要原因。多数受访者表示,最无法忍受半夜、凌晨时段燃放。12月15日凌晨4时30分许,市区西关现代城某住宅楼楼顶因烟花爆竹引燃屋顶干草,烧毁了三个太阳能热水器,幸亏发现得早,被市民及时扑灭。

家住市区南苑社区的市民董赞星认为,自己赞成禁燃,但总有些人会偷偷燃放,看见别人放自己又不能放,心里没办法平衡。他建议,公安部门应加大对市民违放的查处力度,安监部门要加大对违规销售、存储的监管力度,广大市民要自觉遵守不为治霾“添堵”,这样才能真正实现禁燃。

市区和信花园小区业委会主任陈一名的意见颇有代表性:“现在空气这么不好,如果还像往年一样放烟花爆竹,可能痛快了一晚上,整个新年都过不好了。不过春节还是中国最重要的节日,许多孩子也需要感受这样的氛围,我觉得可以禁止销售和燃放大型烟花,一些小烟花还是可以给孩子们玩玩的。”

私卖:“越位”经营仍存在

市安监局安全生产监察专员伍丽华说,从往年我市烟花爆竹销售监管情况来看,总体情况比较稳定,正规销售企业都做到了规范经营。但也存在部分正规零售点为赚取更大利益、超限制存放量存放,以及一些路边小店“越位”经营。

今年1月,省烟花爆竹联合执法检查组来到我市,以暗查、突击检查的形式开展专项检查行动。检查发现,经营许可证未及时变更换发、零售点违规超量存放、商户违规销售违禁超标产品等情况依然存在。

检查还发现,烟花爆竹零售点超量存储的违规行为较为普遍。有的零售点限制存放量为20箱以下,实际存放达1000余箱;有的零售点位于人员居住相对集中的区域,部分区域存在销售点过多过密现象。另外,个别路边小店违法销售“三无”产品等行为,安全隐患突出。

《烟花爆竹安全与质量》规定,在每张烟花爆竹零售许可证上,都应标明该零售场所可以存放的数量,严禁零售点超量存放,严禁集中连片或在居民楼内设置烟花爆竹零售点。对此,业内人士坦言,市场需求和高额利益的双重驱动,是一些正规零售点违规经营的主要原因。

据了解,市区违禁鞭炮屡禁不绝,原因在于不合法商贩、流动摊点上门推销,偷偷把产品销往市区部分副食品店、糖果店、小吃店。这些店主看到利润较高,就买下用于零售。

“不合法商贩通常会开一辆小车,车厢内装满从龙游、缙云等地进的擦炮、摔炮、劣质烟花爆竹。他们除了挨家挨户上门推销,还会在市区找一些二级销售商,通过这些人把违禁鞭炮销往城市的边边角角。这对于管理部门来说是个难题,因为一般人根本想不到,紧闭的车厢内竟会装有鞭炮。这些鞭炮的利润是很高的,一包1元的擦炮,成本也就两三角。”该业内人士说。

转型:销售商的无奈选择

市环境监测中心站监测数据显示,除夕、元宵等重大节日集中时间、区域燃放烟花爆竹对加重大气污染非常明显,PM2.5数值往往会直线飙升。

据市环境监测中心站测算,由于大量燃放烟花爆竹,2014年春节前后几天,市区两个监测子站数值飙升。1月30日(大年除夕)晚12时,金华十五中站点PM2.5监测数据最高达到了1798微克/m3,金华四中为702微克/m3,严重污染程度一度达到爆表,指数为全省最高。而1月28~31日四天的PM2.5浓度将2014年全年均值提高约1.4微克/m3,1月的PM2.5月均浓度提高约16.5微克/m3。

2013年的情况也是如此。这年春节前后因燃放烟花爆竹,对全年PM2.5浓度的增加值为0.7微克/m3,元宵期间因燃放烟花爆竹对全年PM2.5浓度的增加值为0.6微克/m3。

“市民以为燃放几个烟花爆竹对空气质量没多大影响,实际情况并非如此。从全年的监测情况看,因为一时的尽情燃放,直接影响了全年的空气质量数值,这笔账仔细算是很不值得的。”市环境监测中心站站长周怀中说。

“现在全国上下都在治理雾霾,相信未来对烟花爆竹的燃放限制会更严。我觉得销售烟花爆竹非长久之计,所以准备转型。”市区和信路一家销售点老板高顺文说。

老高做烟花爆竹销售生意5年,以前在永康经营,两年前“转战”市区。用他自己的话说,没有赶上了烟花爆竹销售的黄金期。今年,老高与朋友开了家烟酒行,准备全面“退市”。

“虽然有些不甘心,但禁燃或限燃肯定是大势所趋,我干脆早点抽身,也算是为空气质量做点贡献吧。”老高说。

来源: 作者:钱增 张帅 责任编辑:
关键词: 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