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金华日报 > 四版 > 正文

一张迎灯老照片 勾起30年前回忆

提示: 最近,微博上流传着一组黑白的老照片,照片拍摄的是30年前人们生活、劳动、迎灯的场景。这组照片唤起了许多人关于那个年代的回忆,也让更多的人看到了这些年生活的变化。

wj5259

迎板凳龙。 张咸仲  摄

记者 邵佩玲 报道组 朱舒蔚

最近,微博上流传着一组黑白的老照片,照片拍摄的是30年前人们生活、劳动、迎灯的场景。这组照片唤起了许多人关于那个年代的回忆,也让更多的人看到了这些年生活的变化。

通过微博,记者联系到了这组照片的拍摄者———张咸仲。浦江仙华街道七里社区的农家书屋,71岁的张咸仲老人正用洪亮的声音招呼村民看他当年拍的照片。一张张黑白照片被整整齐齐地摆放在桌子上,不少村民围在一旁从照片中寻找自己。照片有的清晰,有的模糊。相片里,有人扶着自行车似乎要远行,有人扛着锄头走在田间小路上。其中拍摄最多的就是迎灯的场景,绵长的迎灯队伍、雄伟的龙头、以及那些翘首围观的村民们。  

这些照片大部分拍摄于1982年正月。“‘文革’结束后,中断了好些年的迎灯恢复了,这灯是从浦江中余乡蒲阳村迎过来的,他们走了半天才到我们村。村里的人特别欢迎他们,你看,大家笑得多开心。”这次声势浩大的迎灯活动,是张咸仲摄影业余爱好的第一次尝试。张咸仲说,自己年轻时特别喜欢摄影,千方百计地买了一台海鸥120的照相机。浦江买不到,还是托亲戚到上海买的。“花了120元钱,拿到手后,刚好碰到村里迎灯,我肯定要露一手。”不过,对于当时刚刚入门的张咸仲来说,要用新相机拍出质量较高的照片并不容易。用他自己的话来说,就是能拍一张是一张。“当时在学习阶段,照片拍得不好,有些糊里糊涂的,看到调焦清楚了就拍,完全没有拍动态的技术。”张咸仲说,自己的拍照技术虽说不够好,但他的相机还是记录下了这重要的一刻。  

老式相机拍摄结束后还要将底片洗成照片。凡事都喜欢自己动手的张咸仲又研究起了洗照片的方法。他买来了洗照片用的药水,黑夜当暗房,灯泡裹红布,将照片一张张洗好,并将照片送给了当时的村两委收藏。那两卷照片的底片则成了张咸仲的宝贝。为了好好地保存底片,张咸仲将底片剪成一段一段,里三层外三层地包好,然后用铁盒装起来。“这30年来,我搬了好几次家,很多东西都丢了,唯独那台海鸥120相机和那些底片,我都留在了身边,只为给自己一个留念。”张咸仲很是感概。  

2013年,七里社区举办文化艺术节,张咸仲把这些照片拿出来展览。“有很多人不知道我当时拍下了他们,当我把照片拿出来时,大家看到照片都很开心。”张咸仲说,30多年过去了,以前的场景和现在早已判若两个世界,照片里的老人也都基本上过世了,连照片中的孩子都成老小伙了,正是这些老照片,让他们看到时代变迁的同时,也记住了以往生活过的片段。“照片记录了历史,回过头来再看当时的情景很有味道。”这个新年,张咸仲有一个愿望,就是到中余乡蒲阳村去,找找照片中迎灯的人,把照片送给他们留作纪念。

来源: 作者:邵佩玲 朱舒蔚 责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