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八婺观察 > 见地 > 正文

看脸的年代 有人在看理想

提示: 那并非逝去的风景,谁说这个看脸的年代,看《小时代》和明星真人秀的年代,就没人看理想呢。

梁文道戴一顶礼帽,一袭黑斗篷,像一个穿梭在城市夜晚中的魔术师。魔术师梁从口袋里掏出一本书———《了不起的盖茨比》,在阑珊的灯火和穿梭的人流中,开始讲述菲茨杰拉德的美国梦。

这是梁文道的《一千零一夜》,也是著名出版品牌广西师范大学“理想国”和优酷、土豆视频网站联合推出的文化视频节目《看理想》之开篇。从6月15日起,“看理想”上线。

一起和大家“看理想”的除了梁文道,还有陈丹青和马世芳,他们都是文化圈里的活跃人物。梁文道的《一千零一夜》谈读书,陈丹青的《局部》谈绘画艺术,马世芳的《听说》谈台湾的流行音乐和文化。每期节目时间很短,大概15~20分钟。

虽然只有短短的一二十分钟,但还是能让你收获良多,懂得些什么,或者,思考些什么。

在第一期节目中,梁文道说起《了不起的盖茨比》的年代背景:“(上世纪)20年代的美国,国力上升,非常富裕。大家都想着如何购物,如何消费,拼命赚钱。大家都在炒股票,炒房地产,整个社会只有一个目标,就是向着钱走。那时,第一次世界大战刚打完,社会固有的价值观、最基本的信念都动摇了。那是一个人欲横流的世界,是一个传统价值观崩溃的世界。那就叫做美国梦,是一个物质世界的梦,一个价值成空的梦。这就是《了不起的盖茨比》所存在的世界,它所呈现的世界,它留给后来人的一个警告……”

愿你能理解这样的警告。

72071437092951639

陈丹青说自己不是学者,开口就乱讲,讲的还是自己的胡思乱想。他说千万不要把节目当成知识课、美学课,“别把美术看得太高深,艺术让人活得更有意思,就是这样”。

他讲得也很有意思,虽然坐在一张大桌子前的样子就像个老干部在做报告。

第一期中,他讲王希孟20米长的手卷《千里江山图》,那是王希孟在18岁时画的画。他看似天南地北、“胡思乱想”,然而别有风光。比如,陈丹青说的这一段,会给人看待艺术和艺术家的另一种眼光:“古代没有大学中学小学,但是孩子到了十二三岁就会学一门手艺,优秀的人十五六岁就能独当一面。美术史和工艺史上大多数杰出的作品是年轻人做的。一些工艺要求特别精密的手艺,只招收14岁以下的小徒弟,过了14岁就不要了,因为心不静不纯了……不要小看18岁,如果是个天才,18岁是很可怕的。兰波19岁后就不写诗了,莫扎特、圣桑,身体还没发育就开始作曲……”他想传递给我们的,是一种“观看之道”。

也有很多人是听了陈丹青那期《人民的胜利》后,才知道蒋兆和,知道他表达日本侵华战争罪恶的现实主义力作《流民图》。有一阵,蒋兆和与《流民图》成了微信朋友圈的热传内容。

马世芳第一期讲的是《橄榄树》。这首我们无比熟悉的歌,有着我们不曾知晓的往事。这首歌竟然曾经被禁,只因为开头的歌词:“不要问我从哪里来,我的故乡在远方。为什么流浪,流浪远方,流浪。”马世芳说:“当时的审查者认为这一段歌词有嫌疑,好像在影射国民党在国共战争中溃不成军,结果只能败退到台湾这个小岛上,只好来流浪远方。这样的联想实在让人叹为观止,但在当时,台湾的创作人就是要面对这种无穷无尽的想象力所造成的审查制度的种种钳制……”呵呵,如今想来,真是不可思议。

以上略举三例,是想告诉大家这个节目都在说些什么。

看节目的时候,想起了自己那些曾经认真读书的岁月。也想起了一些人。比如木心,他当年在纽约的文学课,让我们在今日得以欣赏一种以文学的方式讲述的文学史。比如蒋勋,他曾经开了一系列面向大众的美学普及课程。他讲《红楼梦》时,座无虚席,甚至有贩夫走卒、引车卖浆之人也来听讲……

那并非逝去的风景,谁说这个看脸的年代,看《小时代》和明星真人秀的年代,就没人看理想呢。“看理想”节目刚上线便获得了网友的一致好评,梁文道的《一千零一夜》首期首日播放量达63.3万,陈丹青主讲的《局部》上线当天就破200万,马世芳的《听说》上线第一天,直冲150万。

当然,如果你本身是个热爱文学或艺术的人,会觉得他们三个人的讲述过于浅显,但是,按照出品方的初衷,“看理想”是一项面向年轻人的影像计划。诚然,自小在网络中长大的“网生代”,他们对于书本阅读已经相当陌生。也许,这样的文化视频节目,是想在全民娱乐的糖水世界里撒播一点“微薄之盐”。

静心十几分钟去看看吧,终日跳舞的孩子们。

来源: 作者:章果果 责任编辑:
关键词: 年代 理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