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金华日报 > 十版 > 正文

婆婆抢了我的爱

提示: 一个年轻女教师,在学校里备受学生喜爱和尊重,回到家后,却觉得自己被丈夫和婆婆排斥,在婚姻中找不到存在感,感受不到快乐。

邢少红                       

一个年轻女教师,在学校里备受学生喜爱和尊重,回到家后,却觉得自己被丈夫和婆婆排斥,在婚姻中找不到存在感,感受不到快乐。究其原因,她认为,是婆婆横在她与丈夫之间,夺走了本该属于她的爱。

婆婆像第三者

董萍(化名)结婚多年了。开头的几年,因为工作关系,她和丈夫两地分居,两人过了几年“周末夫妻”的日子,聚少离多,倒也恩爱有加。逢年过节的,丈夫还记得发个短信问候一下。

有了孩子后,两人调到了一起。不久,公公去世,婆婆顺理成章地过来一起住,也帮着照顾孩子。

董萍发现,自从婆婆来了之后,丈夫好像变小了,什么事情都喜欢问他妈妈,都让他妈妈做主。婆婆也理所当然把自己当成这个家的主人,对夫妻两人的事情样样都要干涉。

“夫妻在一起就像牙齿和嘴唇,难免会磕磕碰碰,我觉得很正常。事后,我们也不会计较。可是,婆婆看到我们吵架,就要跳起来指责我,好像我欺负了她儿子。这让我很头痛,很痛苦。以至于最后,我和丈夫之间本来只因为一些芝麻点的事情意见不一致,可是被婆婆一干预,就好像事情不得了了。我有时候会按捺不住与婆婆吵。也因此,丈夫觉得我不让着婆婆,我们有了隔阂,现在连正常沟通都困难了,我感到很头痛,很痛苦。”董萍对婆婆明显有不满。

董萍说,她也试着改变与婆婆的关系。因为面对面很难开口,董萍就通过手机短信把自己的感受告诉婆婆,希望婆婆能接纳她,和平相处。这次短信沟通还是有效的,婆婆虽然没说什么,但在几天之后,当董萍与丈夫又因为什么事情看法不一起争执的时候,婆婆在一旁什么话都没说,夫妻俩争了几下,也就很快达成一致了。但婆婆充当旁观者也就这么一次,以后,她又依然故我。以至于董萍现在看到婆婆这个人,听到婆婆的声音,难受别扭的感觉就上来了。

最让董萍受不了的是,晚上睡觉,丈夫不让关卧室的门,问他原因,支支吾吾说因为担心妈妈半夜有事叫唤。董萍对此很介意,早上还没起床,婆婆就在门口晃来晃去,感觉被监视了一样。后来,她在门上挂了个布帘,才感觉安全多了。

没“断奶”的母子

婆婆曾经在亲友面前说:“这个儿子最像他爸爸,我也最疼爱他。”婆婆说的这个儿子,就是董萍的丈夫。投桃报李,董萍的丈夫对自己的妈妈也言听计从,孝顺得很。不过,母子两个关系这么亲密,董萍就觉得自己在家里被孤立了。

婆婆出门想到什么事情,打电话来对儿子说一通。挂了电话,董萍问是什么事,丈夫一般不肯说。董萍就觉得,自己不被信任,被排斥了。

丈夫也一样,事无巨细,喜欢向自己的妈妈,而不是向她这个妻子汇报。前几天,董萍提前回家,刚进家门不久,就听到婆婆的手机响了,从谈话内容,董萍听出是丈夫从单位打来的,告诉自己的妈妈他手机没电了,晚上不回家吃饭了,还在电话中问她回来了没有。董萍听了心里就不舒服了,她认为,手机没电可以打电话向自己的妻子汇报啊,为什么要直接向婆婆汇报,由婆婆转告他不回来吃饭了呢。说明在他心里,婆婆是第一位的。

董萍还举了个例子,说明这对母子如何黏。一个周末,婆婆出门去了,夫妻俩一起做了很多家务,还给孩子在客厅搭了一个帐篷,孩子很兴奋,说要在里面睡午觉,结果睡不着,干脆不肯睡,独自在帐篷里玩了一个下午。婆婆回来后,董萍丈夫一五一十地把一天的事情一件件讲给妈妈听,那个兴奋的样子,就像孩子在向妈妈汇报自己的表现,希望得到妈妈的表扬一样。董萍心里很不舒服,觉得一个大男人,怎么连这点生活小事也要不厌其烦地汇报。

还有,老公下班回家,进门就是喊妈,而不是先喊她这个做妻子的。“唉,像这样的事情,说起来真是没完。我就感觉我丈夫像个没断奶的孩子,一会都离不开他妈妈,他妈妈也是,什么事都把自己的儿子放在第一位。我倒像是局外人。”

为了把丈夫从婆婆身边“抢”回来,董萍也想了一些招。她从一本书上看到,丈夫最喜欢听枕边风,于是,她就真的趁晚上睡觉前,给丈夫吹耳边风,希望丈夫多听听她的,还指出了婆婆有哪些地方让自己不舒服。没想到适得其反,丈夫听到对自己妈妈不利的话,反而不高兴。

让婆婆爱饱和

在咨询中,听到董萍讲给丈夫吹耳边风的事情,咨询师不由得笑了。耳边风是否有效,除了看吹的人怎么说,还要看向哪只耳朵吹。

人的左脑半球支配着右半身的神经和器官,是语言中枢,主要负责语言、分析、逻辑思维、认识和行为,俗称理性脑。右脑半球支配左半身的神经和器官,负责可视、几何、绘画等形象思维,俗称感性脑。对着人的左耳说甜言蜜语,右脑就比较喜欢,容易被打动。要想说道理打动对方,就要对着右耳说,因为右耳更喜欢听“逆耳忠言”。

从董萍的叙述也可以看出,她的丈夫和自己的妈妈之间有很深的依恋情结。因为儿子长得最像自己的丈夫,养育过程中又最疼爱,在老伴去世后,做妈妈的无形中把自己对丈夫的爱部分投射到了儿子身上,于是,就会造成婆婆和媳妇“抢”一个男人的局面。而做儿子的,都有报答父母之心,站在自己妈妈一边也是自然的事。母子之间的这种联结,外人越是想去打破,他们反而本能地越是紧密。

作为董萍,她进了这个家,就要想办法融入进去,把母子的两人联盟,变成三人联盟。婆婆在这个家里,害怕失去的就是关注和尊重,而不是存心和儿媳妇作对。所以,董萍需要反思的是,她觉得婆婆排斥她,实际上,她自己是否也同样通过表情、语言排斥婆婆呢。婆婆越是没有安全感,才越是会紧紧抓住自己的儿子不放。

如果婆婆需要的爱和关注是100分,董萍排斥婆婆,婆婆就只能向自己的儿子要。如果董萍也主动关心婆婆,接纳婆婆,对婆婆照看孩子,做家务等付出表示感谢,婆婆从媳妇这里得到了30分的爱,那就只需要自己的儿子再给她70分的爱就够了。丈夫也就可以多一些爱留给自己的妻子了。董萍对自己的丈夫也一样,她如果多给自己的丈夫一些肯定,在家里放下教师的架子,做好妻子的角色,丈夫也会更快成熟,在心理上与自己的妈妈“断奶”。

达到这双重效果,董萍比较容易做到的事情就是,参与到丈夫与婆婆的互动中,把两人互动变成三个人的游戏。比如,丈夫事事向婆婆汇报,董萍也可以参与附和,并且在说的过程中,强调是他们夫妻一起做的。伸手不打笑面人,做媳妇的接纳婆婆,婆婆自然也愿意同时接纳儿子的媳妇。对丈夫也一样,董萍的丈夫从自己的妈妈那里得到的都是关心和肯定,在妻子那里得到的常常是指责和不满,他自然会倾向自己的妈妈。所以,董萍要学会平静地谈论自己的感受,同时要在态度上要柔软一些,在情感上给予丈夫一些肯定。夫妻吵架常常是因事而起,最后却因为对方的态度伤人不欢而散。

找回爱的感觉不难

一周后,董萍又来电话,说她刚刚度过了近几年来最幸福的一周。

原来,三八节那天,婆婆与一群老姐妹出门旅游去了,为时一个星期。董萍有意改善夫妻关系,决定好好过这一周。她对丈夫说话也温柔了,有什么事情,先谈自己的感受,再谈自己的想法。丈夫果然很受用,竟然主动提出来每天接送她上班下班,以前可都是她自己坐公交车的。其中有一天,丈夫有应酬,还特意打电话说不能接送了,很抱歉,让董萍一阵感动。

现在,婆婆回家了,自己努力发现婆婆的好,看到婆婆也不那么难受了。虽然婆婆还是习惯事事站在自己儿子一边,想到做母亲的都有护犊之心,不去计较,不摆脸色给婆婆看,婆婆说话也就收敛很多。虽然做到完全接纳婆婆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但感觉改善婆媳关系也没有想象中那么难。

来源: 作者:邢少红 责任编辑:
关键词: 婆婆 我的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