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今日要闻 > 正文

从源头防治走出农村垃圾分类的“金华模式”

过去农村生活垃圾乱丢乱扔,“污水靠雨冲,垃圾靠风刮” 现象普遍。2013年以来,我市坚持水岸同治,以治水为契机,顺势推进农村生活垃圾分类处理“四可”模式,不仅破解了“农村垃圾包围城市”难题,对农村水环境长效治理也产生了较好的作用。

前不久,这一做法被人民网、新华网、新浪网、浙江在线等上百家网站及微信公众号转载,点击量超过1600万,赢得了网民点赞。

金华市结合 “五水共治”工作,在农村实行垃圾分类,探索出从源头上实现农村垃圾减量化、资源化、无害化的新途径,初步形成了“农民可接受、财力可承受、面上可推广、长期可持续 ” 的 “ 四可”农村垃圾分类“金华模式”。

现全市有145个乡镇、3421个行政村相继开展农村垃圾分类收集与处理,覆盖率达72.4%。通过一年多的实践,垃圾分类运行常态化的镇村垃圾减量可达85%左右,基本实现农村生态效益、经济效益、文明建设的多赢。据不完全统计,共有397批6190人到我市考察学习农村垃圾分类减量处理做法。

_MG_5189徐巧林

徐巧林 摄

主要做法

一是 “ 二级四分 ” 减量化。

创新农民易接受的垃圾分类方式,将原先普遍采用的四类分类法改为“二级四分”法。即政府给农户发放标准化“两格”式垃圾桶,分别放 “ 会烂 ” 垃圾和 “ 不会烂 ” 垃圾,农户在家按“会烂”和“不会烂”对垃圾进行初次分类。每个村雇请若干名保洁员,由保洁员上门分类收集垃圾,“会烂”的就地堆肥处理,“不会烂”的垃圾按“能卖”和“不能卖”两类二次分类。“能卖”的垃圾由再生资源利用公司上门有偿回收,“不能卖”的垃圾按原模式填埋或焚烧。

通过二级四分法,既解决农户一次分类不到位的问题, 又减少需填埋垃圾总量,实现资源利用最大化。据2014年8月至今农村生活垃圾处理实际测算,有近70%的“会烂”生活垃圾留在了村里堆肥,10%-15%的“ 能卖 ” 垃圾实现资源化利用 ,15%-20%左右的垃圾进填埋场或焚烧。其中, 金东区镇村常住人口38万,年产生活垃圾量约为9万吨。实行分类后,共减少垃圾7.7万吨,全区每天运进十八里垃圾填埋场的垃圾总量,从原来的50多车减少到7车左右(每车4吨),节省垃圾清运、处理等费用2300多万元。

该区澧浦镇后余村过去每个月要外运垃圾6次,实施垃圾分类后减少到了每月1次。

二是堆肥发酵资源化。

为解决“会烂”垃圾的环境污染问题,采取集中堆肥发酵处理,目前采用的“会烂”垃圾处置方式有两种,一种是阳光垃圾堆肥房,一种是靠机器发酵的堆肥站,以前者为主。按照行政村人口, 采取 “ 一村一建”“多村合建”“村企联建”和“村校共建”方式,建设“两格”式阳光垃圾堆肥房,统一材料、统一外观,标准化建设。堆肥房屋顶安装透明玻璃,利用自然光提高堆肥温度,利用生物技术进行有氧发酵,无臭无蝇,堆肥期为2个月。垃圾堆肥后,由专业公司、农业合作社用于制作有机肥或直接还田增肥。1吨垃圾,经过堆肥房处理后,只剩下0.2吨至0.3吨有机肥,这种有机肥,氮磷钾含量都很高,适合做蔬菜瓜果的肥料。

良好的前景吸引了多家企业参与垃圾堆肥资源化利用工作,如永康市鼎昆有机肥厂利用可堆肥垃圾替代牛粪生产有机肥,解决了有机肥原料不足的问题。

三是运维资金多元化。

建立“ 财政直补、社会参与、以奖代补 ” 多元化资金筹集模式, 提供财力可承受的政策资金保障。县(市、区)对农村生活垃圾分类减量给予奖励补助,每个行政村一次性补助10万元,用于建设太阳能垃圾处理堆肥房;配套设施如分类垃圾桶、垃圾车、宣传经费等投入,按在册人口人均 20 - 60元标准补助。保洁员工资、堆肥房设施维护等后续管理费用,每年由市、区两级财政按1:1.5比例安排共5000万元专项资金,平均每村每人每年约84元。

除财政资金外,各地各村都设“共建美丽家园维护基金”,农户每人每年上交10-30元,约每人每月1-2.5元,商户每年200-500元。加上部分企业的捐助,维护基金用于垃圾分类的长效实施、农户的奖励等,开支情况定期在村务公开栏公示。

四是管理体系制度化。

为了保证农村垃圾分类处理的长期有效运行,金华构建了县(市、区)、镇(乡)、村、户四个层面的制度运行体系,层层落实责任。各地由农办负责管理,镇(乡)成立保洁服务站;村两委班子划分责任片区、党员干部联系农户,实行垃圾分类网格化管理。建立“村日自查、镇乡月查、农办季抽查、县( 市、区)年度考核”环环相扣的督查体系。建立村民自治自律制度,农户门前“三包”、卫生费收缴等写入村规民约,村民自我管理、民主监督。建立评比激励制度,开展洁净庭院、美丽家庭等评比活动。激励先进、树立榜样、弘扬正气、振奋精神。张贴垃圾分类红黑榜,鞭策后进。在垃圾分类推广初期,不少村民的卫生习惯难以扭转,常常不能按要求进行分类,一开始,村干部都要挨家挨户去看垃圾桶,看到分类不对的,要重新指导。因农村是个熟人社会,实行环境卫生“荣辱榜”制度后,村民都自觉起来。

来源: 作者: 责任编辑:史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