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金华晚报 > 十七版 > 正文

七旬老人痴迷音乐 能玩转10多种乐器

偷马尾做二胡,用紫竹蚊帐杆作凤凰箫,捡破烂买小提琴……

提示: 家住金东区江东镇横店村的余有胜,平常的兴趣爱好不多,唯独热衷把玩乐器,古典西洋乐器他样样信手拈来。

wyy6588

家住金东区江东镇横店村的余有胜,平常的兴趣爱好不多,唯独热衷把玩乐器,古典西洋乐器他样样信手拈来。近日,记者走访了这位“乐器达人”。

在余有胜的家中,记者看到了萨克斯、葫芦丝、笛子、唢呐、箫等十多种乐器。今年72岁的余有胜看起来很精神,他说自己从小喜欢音乐,12岁时便开始自学笛子、二胡,后加入了村里的宣传队。直到现在,他还会经常去参加一些演出。

“音乐都是相通的,只要喜欢琢磨,会一样就能懂多样。”余有胜说着,一会吹起优美的葫芦丝乐章,一会儿又吹起动感的萨克斯,举手投足间节奏强烈,丝毫不输年轻人。

偷马尾做二胡用紫竹蚊帐杆作凤凰箫

余有胜不仅能将10多种乐器玩转,他还能自制乐器。

“12岁那年,我做过一把二胡。”余有胜说,那一年,刚好有一部队野营驻扎到他们村,随军有马匹,余有胜和几个热爱二胡的小伙伴商量着去偷马尾自制二胡。“那个年代,商店里没有二胡卖,要到城里才能买到。”余有胜说, 拔马尾看似简单,其实很危险,马有防范之心,靠近它以后,很容易被踢。余有胜和几个小伙伴商量以后,想出了一个办法。“先把马尾轻轻地拉远一点,不要让马察觉,走得够远的时候,才一鼓作气将其拔下。”那一次,余有胜和小伙伴们成功了。

要做一把二胡,有了马尾,就成功了一大半。“接下来就是寻找二胡杆”。余有胜说,二胡的杆不是什么树干都行,要挑选优质的硬木。又长又硬的硬木自然很难找,余有胜翻了几座山,才找到了几根可以选用的硬木。“当时也只是凭想象做,做坏了就当柴火烧。”余有胜说,因为没有什么工具,那时候他只凭借柴刀、刨和剪刀就把二胡杆做好了。

二胡杆做好后,蛇皮也是必不可少的,那段时间,余有胜只要看到谁家抓到蛇就会去看,看够不够大,能不能用于制作二胡。“功夫不负有心人,到最后也找到了。”余有胜说,当时商店里可以买到现成的弦,万事俱备,只欠东风,而这个东风就是糯米饭。余有胜说,那个年代没有胶水,所以要把煮好的糯米饭经过敲打变黏稠,做胶水使用。

除了二胡外,余有胜还做过笛子,他说,他的第一根笛子就是自己做的。“当时选取了一小段竹子,直接用小刀挖。”余有胜说,那时候他还在上学,除了下课,他连上课也在挖音孔。有了音孔后,还需要笛膜。“那时候会有篾匠走村串户,遇上的时候,去要一片就可以了。”余有胜说。

那时的余有胜根本停不下来,除了二胡和笛子外,他看到家里有一根紫竹蚊帐杆,便产生了做凤凰箫的念头。“最后制作出来的凤凰箫音色音质都很好,确实让人爱不释手。”余有胜说,当时有人出过高价购买,但是他却舍不得卖。

三个人捡破烂合买一把小提琴

除了民族乐器,余有胜还迷恋西洋乐器。15岁那年,余有胜很想买一把小提琴。因为当时他年纪尚小,没有经济能力,所以他就跟其他两个也喜欢小提琴的小伙伴商量着合买一把。

余有胜说,他们看中的那把小提琴是当时一个大剧团的老师所拥有的,当时软磨硬泡终于说动这位老师肯以30元的价格卖给他们。可是当时成人一个月的工资都只有二三十元。更别说是一群没有经济来源的小孩子了。

“要不去捡废铜烂铁卖。”三个小伙伴商量之后,决定瞒着家人去捡废铜烂铁凑这30元费用。经过一段时间的努力,小伙伴们终于凑够钱,如愿买下了这把小提琴。

在以后的日子里,拥有小提琴的余有胜和两个小伙伴疯狂地练起了小提琴,直到后来三个人散伙,又将这把小提琴转手他人。

乐于乐器制作的创新立志活到老 学到老

到了二十几岁,因为有音乐底子,余有胜加入了村里的文艺宣传队,经常登台演出。一日,在演出的过程中,余有胜突然有了灵感。“笛子既然有高音笛,那是否也有重音笛呢?”灵感一出,余有胜马上开始动手,用心挑选一根直径约6厘米的竹子进行制作。“做好后一吹,果真算得上是一支好笛,音质浑厚,低沉,后来也在演出时派上了用场。”余有胜说。

除此之外,余有胜还尝试过其它乐器的创新。在一次偶然的机会中,他看到一个流浪汉在拉一把特大的二胡,而这把二胡拉出来的声音比一般的二胡要好听得多。趋于好奇,余有胜对这把二胡进行了研究。

研究后发现,这把二胡使用了一种特殊的“琴码”,是用钢丝绕成的。余有胜说,这样做的原理就是会产生共鸣,有金属音,有了金属音后音色就会变脆。知道这个原理以后,余有胜在以后的创作中,也加入了这一点。

“活到老,学到老。”现在,余有胜还是每天都被“乐器”占得满满的,因玩得一手好“乐器”,余有胜经常受邀参加各种演出。除了参加乐队演出,每一天的生活依旧“忙碌”,却过得有滋有味。

“每个人都有一种爱好和追求,和许多人一样,一旦你爱上它,它就会带给你无穷无尽的快乐。”余有胜说,这些爱好除了让他自我陶醉以外,还给他人带来了快乐,这让他感到很开心。

本报记者 吴越悦文/摄

来源: 作者: 责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