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金华日报 > 十版 > 正文

你摘下一个人的名字钉在耳垂

时光之里

张晓敏

一尾在夜海中游弋的鱼

从山高水长穿梭到灯红酒绿

从北国之春到南山之秋

一个四季

又一个四季

是否

老家小乡村曾仰望过的那颗闪亮的星

落在了右耳

也许

是你摘下了一个人的名字

钉在耳垂

好夜夜耳语

所谓生活

不过是一个又一个未经剪辑的无声长镜头

我们只能一直不停行走

抽空寂寞的烟盒

饮尽苦涩的酒瓶

摇摇晃晃的白炽灯

忽忽闪闪明灭不定

还没来得及对焦

已寻不见镜头里你的身影

一个又一个路口

一场又一场冷雨

雨中却再没有撑伞的你

怎么,雨天格外脆弱?

是的,雨天,格外想你

思念汇流成河

我又退化成一条鱼

不要山河

不要花朵

只要凝望的瞳仁里

有我

张晓敏,1986年生于冀中平原。从黄河以北到长江以南,客居金华10余年,读书、行走、工作。写几句分行文字,不敢妄自称为诗。偶尔发发呆,乘电梯从地下室到顶楼又回地下室,坐公交车从这个终点站到另一个终点站再回来,只为看这个城市的风景。现在,有一个志同道合的团队一起做着电影梦,无论是遥不可及或触手可及,都会脚踏实地走好每一步。

其实,我就是一条不停逆流而上的鱼,期待繁星归海,小麦稻谷,在相应的季节与野草相逢。

来源: 作者: 责任编辑:
关键词: 耳垂 名字 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