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金华日报 > 九版 > 正文

草根剧作家欲为寺平创作婺剧剧本

将古村落动人故事搬上婺剧舞台

提示: 第三季“海外名校学子走进金华古村落”正在如火如荼地进行中。作为第二季活动的中心营地,金华开发区汤溪镇寺平村,活动效应依旧在持续中。最近,婺城区知名的草根婺剧创作达人洪增贵,打算以银娘为主线,为寺平创作一出婺剧,让海内外游客来到这里,不仅能欣赏古村落的魅力,还能看到其在金华地方戏曲中所呈现的精彩。

记者 吴骞 通讯员 胡敏霞

第三季“海外名校学子走进金华古村落”正在如火如荼地进行中。作为第二季活动的中心营地,金华开发区汤溪镇寺平村,活动效应依旧在持续中。最近,婺城区知名的草根婺剧创作达人洪增贵,打算以银娘为主线,为寺平创作一出婺剧,让海内外游客来到这里,不仅能欣赏古村落的魅力,还能看到其在金华地方戏曲中所呈现的精彩。

10年前与寺平结缘挖掘民间故事

洪增贵是婺城区蒋堂镇泽口村人,喜欢写作的他一直致力于婺剧事业的发展。提起他与寺平的结缘,还要追溯到2006年。当时,已经从沙畈乡文化站退休的他,受邀前往寺平村收集民间传说等有关资料,为古村落的开发挖掘资源。在此期间,他发现曾担任汤溪县第一任县令的宋约为官清廉,造福一方,事迹在民间流传广泛,非常适合作为戏剧的素材,便打算将这个清官的形象搬上舞台。他与罗埠镇退休文化干部郑宗林合作,根据“汤溪县志”“寺平族谱”记载和流传在汤溪一带民间传说等,创作出地方古装戏剧《七品仙舟令》,可惜“出师不利”,排演后未能赢得大众的认可。但他没有气馁,拿起笔准备再次投入创作。可此时,他的家庭却遭遇不幸。

他的大儿子在上班途中遇车祸,造成4级智残,妻子又因为右腿股骨头坏死基本丧失劳动能力,令这个家庭几乎陷入困境。没过多久,他的小儿子也碰上车祸,造成3级智残。上有90多岁的老母亲,下有未成年的孙子,整个家庭的压力,顿时全压在洪增贵的身上。但他没有放弃,白天忙着为一家人的生活奔波,晚上家人都睡着之后,他开始创作。看着笔下的剧本逐渐成型,一天的疲惫也顿时烟消云散。

历时三年,回炉重造的《千秋令》剧本终于完成,并获得婺城区婺剧促进会的大力支持。婺剧编剧界的资深专家方元,更是为他拟了《千秋令》的修改提纲,并亲自操刀修改,令剧本进一步完善。在最后的署名中,方元说:“洪增贵为婺城区的婺剧发展、繁荣文艺创作流洒了艰辛的汗水,他是《千秋令》的真正作者,我只能算作艺术指导。”他的谦虚深深感动了洪增贵。

创作《千秋令》将宋约搬上舞台

据介绍,《千秋令》讲述的是明朝成化年间汤溪设县发生的故事,首任县令宋约到任后,为官清廉,废寝忘食,着力创县志、拒盗寇、惩恶徒、斗权奸、抗天灾、劝农耕,一心为民,深得民心,创建了一个生活安定、社会和谐的汤溪县。这出婺剧一经演出,便成为寺平村民的最爱,几乎场场座无虚席。从老一辈口中流传下来的民间故事,如今在婺剧舞台上生动呈现,令他们倍感亲切。《千秋令》的成功,令洪增贵对剧本的创作更多了几分自信,到如今已经陆陆续续创作了30多件作品。

除了婺剧创作,他还会创作一些从真实生活中改编的节目,如快板、小品、三句半等。去年泽口村组织了一场春节晚会,他就创作了15个节目,请村里的村民来演出,自编自导,广受村民们喜爱。这些作品还被其他乡镇广泛传唱。

今年,当他受邀再次回到寺平村重温《千秋令》演出时,由衷地为这里发生的变化而高兴。作为第二季“海外名校学子走进金华古村落”的中心营地,寺平村无论是在各项基础设施,还是知名度等方面,都有了进一步提升,大量的海内外游客慕名而来。而活动产生的效应,仍在持续显现中。这也让洪增贵萌生了为寺平创作一出婺剧剧本的想法。

在此前来寺平走访时,他便对这里流传的银娘故事印象深刻。这位从寺平走出的淑妃娘娘,同宋约一样,当年深受当地百姓爱戴。至今村里还留存着银娘井、五间花轩等跟她有关的建筑。“其实在《千秋令》中,我就写入了银娘的内容,汤溪任命县令之时恰逢银娘回乡省亲。但这回,我想创作一部纯粹以银娘为主线的剧本,这也是很多游客感兴趣的东西。”

让海内外游客感受戏曲精彩

经过一段时间的筹备,如今洪增贵已经为这部暂命名为《银娘记》的婺剧剧本,拟好了提纲,大致讲的是银娘借回乡省亲之机为民除害的故事。当中既包含了曾在《千秋令》中出现的宋约,还有与她青梅竹马一起长大的表兄等当地村民耳熟能详的人物。

“我最近打算再去一趟寺平,从村里的老人那里再收集一些跟银娘有关的故事,再跟他们聊聊我的剧本提纲,看看有没有需要完善和修改的地方。等到一切准备妥当,就可以正式开始创作了。”在他看来,如今的游客,对传统文化越来越感兴趣。特别是一些海外游客,当他们来到金华的古村落,如果既能欣赏到古建筑的魅力,感受到古村村民的热情,还能从金华的地方戏曲中看到这里曾发生过的感人故事,想必会是一次独一无二的体验,也促使他们把“金华故事”传播到世界更远的地方,吸引更多游客来到金华,来到寺平。

来源: 作者:吴骞 胡敏霞 责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