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实时播报 > 原创新闻 > 正文

婺城区已有三处烂尾楼“重生”

广天·九龙玉府房产项目全面复工

提示: 短短数月内,婺城区三处烂尾楼之所以能重生,都是在政府的有效介入下完成的。

金华新闻客户端7月31日消息 金华晚报记者 方令航

一家人在金华辛苦打拼买的新房,女儿都要读小学了还没能住上,烂尾的广天·九龙玉府令市民小丽唏嘘不已。在目前商品房预售的制度下,政府对开发商的监管、购房者权益的维护成为大家关注的焦点。

今天上午,市区城北广天·九龙玉府房产项目施工现场举行了复工仪式,婺城区、金东区法院、公安等部门负责人及诸多购房户参加仪式。

QQ图片20160731121532

QQ图片20160731121541

广天·九龙玉府规划用地为77497平方米,拟建成的居住小区规模为地上116245平方米,拟建成的居住小区规模为地上116245平方米,地下车库面积:26806㎡;架空层及辅房面积:10500㎡;阁楼层面积4800㎡,计1122户。项目建筑密度25%,绿地率30%,容积率1.5.其中双拼别墅14栋,多层住宅21栋,高层住宅6栋。项目倚靠金华北山、尖峰山,附近有城北景观公园、浙师大等资源配套。

QQ图片20160731121527

复工仪式上债委会、施工工程队、业主代表都进行了发言,感谢婺城区区委、区政府高度重视,全力以赴开展政策处理。金东区法院不断调整方案,妥善处理好各种矛盾,原有建设方及时退场,“金磐建设”顾全大局垫资开工,使九龙玉府恢复了工程建设。婺城区区委常委、副区长蒋献忠高兴地说:“今天的高温对大家来说,是一个红红火火的开始,感谢社会各界一直以来的帮助和支持,我们期待着‘九龙玉府’越来越好。”

预售保证金对开发商约束有限

除了九龙玉府外,2个月前婺城区白龙桥镇停工一年多的“白沙春晓”房产项目也已经复工,“白沙春晓”项目是市本级进入司法重组后第一个快速复工的项目,项目在法律框架下进行封闭运作,实现复工和交房。细数市区房地产市场项目,由于开发商的资金链断裂、开发公司股权之争、骗取银行贷款、挪用贷款资金等问题导致的烂尾楼还有多处。这些项目的共同点是:预售期房,建设过程中开发商跑路。没看到建成的房子,购房者就把几十万甚至更多的首付款交上,面对这种预售的商品房,有关部门有没有相应的保证金,来保障工程的继续以及购房者的权益呢?

记者了解到,为了加强对商品房预售款的监管,我市早在2010年前就开始实行商品房预售资金监管。房地产开发企业向监管银行存入保证金或签订相关监管协议,市场监管部门才能发放商品房预售许可证。“开发商提前交的保证金存在专有账户,银行有相应的监管协议,专款专用,一旦开发商资金链出现断裂,这些钱用于工程的后续建设,并不是用于购房者退还房款的。”记者了解到,随着工程的进展,这些保证金会逐步退还开发商。当房子全部完工并且通过了综合验收,这些保证金将全部退还开发商。在开发商预售前,预售保证金是对其拿到预售许可证唯一的约束。对此有业内人士认为约束力有限,政府的监管有待提高,而对烂尾楼的处理方式考验着政府的危机处置能力。

整治烂尾楼政府有作为

烂尾楼之所以会屡有出现,主要是经济下行和对开发商监管不当造成的。经济环境、政策出现波动,容易使开发商资金链断裂导致烂尾,此类项目往往存在未建好先预售、管理混乱、挪用购房款等乱象,烂尾楼在监管、经营等层面有着许多共性,最终形成了一道道城市“伤疤”。

从烂尾楼的解决来看,浙中律师事务所主任严亮奇说,主要依靠司法途径和政府的干预。出现烂尾楼事件相关部门可以进行行政性干预,通过税费优惠政策、限期自行处置、强制性代理处置、强制性拆除、托管续建、引入新开发商、融资盘活等方式更好地解决烂尾楼事件。“烂尾楼若要依靠市场力量救活有很大难度。”严亮奇分析说,一方面其他企业不愿介入,购房者又要求尽快交房,还夹杂着债权人、施工队等多方利益。严亮奇认为在解决烂尾楼问题方面,婺城区政府做了有益的探索,体现了责任的担当。是婺城区“两学一做”保民生、依法行政解难题的深刻践行。九龙玉府等项目的复工,为其它项目解困提供了很好的借鉴和样板。根据每座烂尾楼的具体情况,政府可遵循市场规律在司法重组后进行不同的引导。比如对于民企所有的烂尾楼,政府可采取优惠政策,整合资源鼓励社会资金加入,在限定时间内作出处理;对于国有资产的烂尾楼,政府可帮助有关投资公司率先行动,争取在短期内完善工程。

在大力推行法制政府的形势下,整治烂尾楼政府的角色不可或缺。短短数月内,婺城区三处烂尾楼之所以能重生,都是在政府的有效介入下完成的。从另一层面来讲,有的烂尾楼之所以会拖延多年,政府相关职能部门的“无力”也是原因之一。

来源:金华晚报 作者:方令航 责任编辑:傅俊
关键词: 婺城区 烂尾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