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金华日报 > 八版 > 正文

婺城碎影

提示: 五百滩,据清道光《金华县志》载,原名磨船滩。《读史方舆纪要》中说:“滩磐石甚大,舟行牵挽须五百人,然后可渡,故名五百滩。”

五百滩

五百滩,据清道光《金华县志》载,原名磨船滩。《读史方舆纪要》中说:“滩磐石甚大,舟行牵挽须五百人,然后可渡,故名五百滩。”船到此,需五百人拉纤才能过渡。其势之壮观可想而知。

当年,李白来金华有诗:“闻说金华渡,东连五百滩。全胜若耶好,莫道此行难。”据诗,五百滩应在金华渡的东面。清代诗人李德举的《双溪棹歌》中亦有诗句:“秋水东连五百滩,渔翁拍手坐团团。水中鳞鳍俱堪数,只用鱼梁不用杆。”渔梁,是用木桩、柴枝等编成篱笆, 拦水捕鱼的一种设施。可见,那时,五百滩顺水游来的鱼是何等的多啊!读着这样的诗句,跃入我们眼帘的不仅是波光粼粼的水、银光闪闪的鱼,还有渔翁拍手欢呼雀跃的情景。

五百滩,过去是在金华城的最西南角,随着城市的不断发展,现在,它正在城市中心。

远处,蜿蜒流淌过来的武义江和义乌江,在燕尾洲汇合成一条更阔的婺江,滔滔江水,如同一条飘带穿城而过。五百滩,绿水环绕,江中之岛。

如今,危堤滩头,荒郊僻野已辟为五百滩公园,红花灿灿,芳草茵茵,流水淙淙,绿树荫荫。亭台楼阁,长廊藤萝,小桥流水,曲径通幽,风光旖旎。夜幕降临,更有五彩灯饰,音乐喷泉,流金溢彩,珠飞玉溅,如诗,如画,似幻,似梦,令人陶醉!原来的陋巷危房、陈墙旧瓦已拆除,将建起新商业区。近日,公园里又增添了75位金华历代名人雕像,还刻有不少家风家训、名言警句、名人诗句。

走进公园,如同穿越历史隧道,名人雕像栩栩如生,家训警句掷地有声,成为展示“小邹鲁”文化,彰显“信义金华”的好地方。

五百滩,不愧为江中之花,金华的璀璨明珠。

上浮桥

上浮桥,横跨义乌江。明永乐年间(1403~1434)由金华人袁大珍捐资建造。原名宏济桥,又称问津桥。

这座桥,起初就是将24艘木船用铁锁相连接,铺上木板而成。“桥长三十余丈,宽一丈五尺”。但不久被洪水冲坏。于是,袁大珍的儿子袁淮、袁河等“耗米一千多石”又进行了重建。后又历经多次修建。因为桥是浮桥,且元代时下游已建有一座浮桥,所以坊间就将其称为上浮桥。

1941年,上浮桥改成了有10孔桥墩的公路桥。桥面仍用木板,第一个桥孔可以开合,以方便船只通行。1947年,又进行了改建。

抗战胜利后,我们全家从老家雅湖迁回城内酒坊巷。我就是坐在箩筐里由人挑着过上浮桥进城的。桥下波光粼粼,浪涛滚滚,桥上坑坑洼洼,晃晃悠悠。当年上浮桥是金华通向武义、永康、丽水、温州的必经之路。

一江相隔,城内,城外,以桥相连。北面高高的城墙,虽然早已残缺不全,但仍能想象当年梅花门巍然屹立的模样。电视《刘罗锅》中刘罗锅被贬职看守金华城门,大概就是在这里吧!当然这些古迹早已荡然无存。每年发洪水的时候,水就从上浮桥桥面上漫过。行人涉水而行,常发生溺水事件。

儿时,父亲常带我们兄妹,徒步去乡下看望老祖母。路经上浮桥,父亲总给我们讲当年日本鬼子侵华的滔天罪行。飞机野蛮轰炸,上浮桥白浪滔天,婺江染红,多少平民百姓倒在桥上;金华中学在抗日烽火中,历经艰辛,师生肩挑背扛,经上浮桥将一件件仪器设备、图书、生活用品搬去澧浦蒲塘、缙云壶镇继续办学,弦歌不辍;金华沦陷后,为扩大侵华战争,掠夺萤石资源,日本鬼子到处抓夫,修建上浮桥机场、东关大桥,在鬼子的皮鞭下,死于疾病、劳役的人不计其数,堆积如山……

此时,父亲总是紧握拳头,挥着手对我们说,中国人要世代牢记这血海深仇!国家的希望在青年,在教育,在每个公民的爱国心,一代人有一代人的历史任务。他拍着我们的肩膀说:“你们的任务就是读好书,将来建设好国家,实现几代中国人的强国梦。”这时,他那厚厚近视镜片后的眼睛显得特别晶亮。这悲愤含泪的形象一直刻在我心中!

时代变迁,世事沧桑。1999年,在上浮桥的西侧新建了宏济桥。历经500多年的上浮桥被拆除,从此永远消失,只有在“老金华”的脑海中还留下它的影印……

来源: 作者: 责任编辑:
关键词: 婺城 碎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