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金华日报 > 九版 > 正文

独家探访芝堰前世今生

“文房四宝”独具匠心 智勇双全躲过日军蹂躏

提示: 芝堰不仅仅是一个村,而是一段穿越千年的历史,厚重、丰富,又如此的波澜壮阔。 在对的时间,遇上对的事,芝堰,仿佛沉睡已久,

zgg6863

zgg6863

芝堰一景   黄泽振/摄

记者 李 艳

芝堰不仅仅是一个村,而是一段穿越千年的历史,厚重、丰富,又如此的波澜壮阔。

在对的时间,遇上对的事,芝堰,仿佛沉睡已久,今天华彩启幕的海外名校走进金华古村落,来自世界的声音,将它从时间深处唤醒。锃亮的青石板上撒满它欢快的脚步,清澈的水渠回荡着它玲珑的笑声,古老的建筑镌刻着它沧桑的容颜……

清晨、正午、傍晚……一次次走进,一次次探访,芝堰“活地图”、兰溪市黄店镇中心小学副校长刘鑫,带领记者独家还原芝堰的前世今生。

曾隶属建德,和闻名遐迩的新叶刚好对调

刘鑫的家和芝堰挨得颇近,打从有记忆的时候,他就觉得芝堰比一般的村庄“高一个等级”:村庄里居然有古街,条条巷巷还排列得整整齐齐。

古街,便是芝堰今天响当当的名片, “九堂一街”中的一街———月亮街,又称为严(建德)婺(金华)古驿道,是当时建德到金华的必经之道,全长约500米,曲径通幽,别有意境。

刘鑫至今仍记得第一次见芝堰的情景。上世纪70年代初,修建芝堰水库,当年十来岁的他,大老远跑来看热闹,路过芝堰,他整个人看呆了。

“怎么会有这么好的村庄?”芝堰,这个美得像诗一样的名字,从此在他心里烙下深刻的印象。

参加工作后,黄店镇中心小学的一位同事是芝堰人,刘鑫跟着他频繁走进芝堰,每去一次,欢喜增一分。芝堰就像一本厚厚的书,百读不厌。

建德新叶村,对很多读者来说并不陌生。这个之前鲜有人知的村庄,有800多年历史,明清古民居保存完好。2014年5月,湖南卫视《爸爸去哪儿》第二季第二站在新叶村进行三天两晚的取景拍摄,之后,新叶红遍大江南北。

“芝堰到新叶不到5里路,很近。”刘鑫透露,1958年前,芝堰和新叶的行政归属刚好对调,芝堰原隶属建德,新叶原隶属兰溪,后来为规划芝堰水库才互相对调。1983年6月,芝堰升格为乡,辖11个行政村18个自然村。2004年4月,区划调整,芝堰乡并入黄店镇,恢复村设,延续至今。

新叶的一举成名,深深刺激了地缘相近、人缘相亲的芝堰。

旅游起步早,“文房四宝”布局独具匠心

芝堰的旅游开发,在我市古村落中走在前列。

早在2004年,芝堰便联合附近的白露山申报浙江省级风景名胜区。这之前,2002年,刘鑫被调至黄店镇政府,任综合办副主任,负责文字材料、文化等工作。白露山—芝堰浙江省级风景名胜区的申报材料,以及之后芝堰的中国传统村落、浙江省历史文化名村等申报材料,都是以刘鑫为主力整理的。

芝堰于刘鑫,就像身体的一部分,熟悉得不能再熟悉。

2006年,芝堰启动旅游开发,“江南小丽江”的旗号也是这时亮出来的。

“为什么说‘江南小丽江’呢?是因为一水绕村,这在众多传统古村落中颇罕见。”刘鑫介绍,芝堰始建于南宋,至今已有839年历史。建村时因背靠芝山,旁边又有条芝溪环绕,得名“芝溪村”。后来村里人为了抗旱用水,在溪中筑起一条条堰坝,久而久之,堰的作用逐渐显现,村名也改称为芝堰村。水绕全村的芝堰水系,源自村后芝溪河道上游的芝堰坝,古时拦河抬升,引水入村。村中的水系由两条与路平行的水渠组成,或明或暗,或隐或现,全长2000多米,水流千家,千家流水。

除了罕见的绕村水系,芝堰独特的“文房四宝”布局更具匠心。

“芝堰村地形平整,整个村庄呈网状,像一张带格子的纸,方框是明清古宅,线条是弄堂沿的路和水渠;自南而北的严婺古驿道,像一支笔;四四方方的孝思堂建于东西来龙山正脉下,正穴上象征,像一块墨;村口形似一轮弯月的半月塘,像砚台。芝堰的祖先希望子子孙孙,用宝墨和笔,在纸上写出最好的文字,绘出最美的图画。”刘鑫感慨,从某种程度来说,芝堰“文房四宝”布局之奇,并不输诸葛八卦村久负盛名的“八卦阵”。

可惜,好事多磨,开发多年,芝堰旅游一直未能如人意。背倚秀美青山,面朝清澈溪流,它静静伫立,等待最美丽的遇见。

智勇双全,躲过日军蹂躏展新颜

兰溪位于浙赣沿线,是当年侵华日军蹂躏的重灾区。史料记载,日机在兰溪入侵202架次,轰炸94次,投弹462颗。多事之秋,芝堰的命运又是怎样呢?

刘鑫曾就当年的历史,在黄店各村挨家挨户做过调查。他说,芝堰村能幸免于难,实属大幸。

1942年夏,侵华日军从建德新叶方向过来,当时芝溪发大水,冲掉木桥。日军就在对岸的桥边做了个记号,沿溪进入羊亭坞,迷了路。日军派飞机侦察,将迷路的部队带出山。

日军涉水过溪时,一日本兵淹死。上岸后,日军将村口陈建军家的麦棚放火烧掉。村上有一个叫毛春的人,在家门上写了“孝顺”字样,日军被忽悠,芝堰人便没有遭难。

“与芝堰仅一两里路的下王、前方等村庄,均遭日军蹂躏,村中房屋多处被烧,日军还在村民的食用酱油缸内拉粪、拉小便,无恶不作。”刘鑫说,村民的智慧和勇敢,让芝堰保存完好的73座明清古建筑,在战火纷飞中逃过一劫。

小小的芝堰村甚至还走出过一个省劳模呢,他叫陈联松,若活到现在,已经81岁。

陈联松只有小学文化,以前一直在家做木工,1968年到江西务工。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后,他抓住机遇,承包荒山种柑橘,名震全国。1982年1月2日,胡耀邦同志在写给江西省委有关赣南柑橘生产的一封信中,明确指出:要坚定不移地、脚踏实地大力支持个体种植。以个体种植为主,集体专业承包发展种植为辅。

“在这样的方针指导下,江西全省掀起了种植柑橘的热潮,陈联松成了江西省个体种植示范户,各级领导、记者纷纷前往参观、采访。1982年12月,陈联松被江西省人民政府授予全省劳动模范;1985年1月,又被中国科学技术协会评为全国农村科普先进工作者。”在刘鑫看来,芝堰村民民风淳朴,勤劳肯干,这种勤劳的文化,与古村落文化、驿道文化相得益彰。

前几年,陈联松叶落归根,在芝堰家乡的怀抱走完荣耀一生。

记者在村中采访时,意外发现8号“家+”户主的名字也叫陈联松。

“我家位置好,就在马路边。前有鸳鸯塘,后有起凤桥,邻河而居,夏天晚上凉快得很。”陈联松的妻子能说会道。三年前,家里开起菊凤客栈,15个床位,她说,以前能接待上海、无锡的客人,已经很高兴,没想到现在居然还可以接待来自世界各地的外国人。

“‘海外名校’这个活动很好,村庄变化很大,生意也越来越好。”说着说着,她就笑出声来。

也许,这就是最美丽的遇见:以“家+”为亲情纽带,在留住历史脚步的同时,也将古村落推向了“国际范”的舞台。

昨天,离开芝堰时,沿途可见“山村闻鹊声 古村喜来宾”“走进传统文化村落 相约美丽山水风光”等巨幅中英文双语广告牌,这个近千年前就已人来人往、热闹非凡的古村落,在这个蝉声鸣叫的夏日,将再现 “月邀九堂一街静 村驿南客北货喧”的沧桑与繁华。

来源: 作者: 责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