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金华晚报 > 八版 > 正文

预充值消费又起纠纷 母婴店悄然关门

宝宝们的会员费无处追讨

提示: “我在婺江新村对面超市内的一家母婴店里充值了会员费,给家里的宝宝洗澡,这家店却悄悄关门两个月了,卡里还剩下700元钱呢!”昨天市民黄先生拨打本报新闻热线82374110投诉称,他和多名家长缴纳的会员费都被一家关门的母婴用品商店“套牢”了。现在他们一直想联系商店的负责人,可是对方手机关机,店里的工作人员也早已经不知去向。记者就此展开了调查。

wyh6a10

关着门的母婴店

“我在婺江新村对面超市内的一家母婴店里充值了会员费,给家里的宝宝洗澡,这家店却悄悄关门两个月了,卡里还剩下700元钱呢!”昨天市民黄先生拨打本报新闻热线82374110投诉称,他和多名家长缴纳的会员费都被一家关门的母婴用品商店“套牢”了。现在他们一直想联系商店的负责人,可是对方手机关机,店里的工作人员也早已经不知去向。记者就此展开了调查。

悄然关门后 每天有人讨说法

记者来到这家位于市区义乌街宏腾生活广场一楼的母婴用品商店。在这家名为“爱婴岛”的商店门口,记者遇到几名抱着孩子的家长正在透过玻璃门向店里张望。其中宝宝才7个月大的李女士告诉记者,她是今年三月份在这里办了会员卡,充值了2000多元。由于女儿身体不太好,一直没有过来游泳、洗澡,今年5月份,她过来用过一次,之后7月份再来时这家店就关门了。“我卡里的余额还有1000多元,这笔钱该怎么办?到现在也没人能给个说法。”

另一名带着两岁孙女过来的卢师傅告诉记者,他女儿也在这里办了会员卡,当时就图个方便,可是没想到卡里还有三四千元没有用完,这店就关门了,老板也找不到了。“听女儿说,她6月初过来时,店里的负责人还说可能店面要装修,会暂时关闭,可是现在都过去两个多月了,这家店既没有装修也没有重新开业。”

记者看到,商店内部还有很多商品,一些设施也比较新。

预充值遇纠纷 维权挺难

王先生说,他和几名家长一起找过消费者协会,协会的工作人员挺负责,已经帮他们多次联系这家门店的负责人,可是该负责人一直拒绝接听电话,因此调解工作没有进展。“我们无奈之下只得拨打110报警,民警也尝试帮我们和对方联系,但这名负责人一直不愿意接听电话。最后民警也建议我们去法院起诉。”

李女士则认为,为了二三千元去法院打官司,作为消费者成本和时间都有点消耗不起。“这类预充值的消费纠纷,我在新闻里看到很多,没想到自己也遇到了,现在感觉维权确实难度挺大的。”

记者调查发现,“爱婴岛”品牌在金华一直是以加盟店的形式开展,在市区还有好几家,记者逐一进行了核实,发现这些店和关门的那家门店并没有直接联系。其他门店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他们和该店并不是同一个老板,只是一起加盟使用了“爱婴岛”的品牌。

记者也尝试联系关门门店的负责人,虽然手机可以拨通,但一直没有人接听。王先生说,不管店主遇到什么问题,希望他们出面能把事情说清楚,给消费者一个交代。

帮办提醒:预充值的不仅仅是钱

预充值的消费原本盛行一时,但由于这类消费纠纷呈现多发的现象,大众对预充值消费的接受度难免要打起折扣。有个别商家仅仅看到了预充值带来的短期内的资金流和利益,却忽视这些消费者预充值的不仅仅是钱,还有信任和社会责任。当遇到问题,一些商家用一跑了之的方式来解决,这伤害的不仅是他服务的消费者,甚至会对整个行业的商业生态链条带来冲击。

当诚信的成本被肆意挥霍,预充值的盈利模式还能长久吗?这是每一个有基本社会责任感的商家都该考虑的问题。

帮办记者 徐健辉 文/摄

来源: 作者:徐健辉 责任编辑:
关键词: 母婴 纠纷 消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