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实时播报 > 原创新闻 > 正文

流浪患者,我该怎么帮你找到家

提示: 流浪汉一句“我想回家”,医护和救助站工作人员忙了6年,上周送“回家”,本周又送“回来”

老人

老人

金华新闻网10月19日消息  金华日报记者 吴俊斐

@端妈:这个老人在我们这里住了6年,其间我们想尽办法帮助他寻找家人,然并卵……因为救助站的寻亲网,突然就有了老人家人的消息……祝愿你,愿你从今以后尽享天伦!原所有的人都能善待你!

@端妈:满以为老人可以见到自己的亲人了,可昨晚又被送回来了。  

  记者核实:“走也伤心,回来又伤心。”从10月13日到10月17日,对于金华市第二医院流浪救助病房的护士们来说,真是个悲喜两重天的日子。原本以为自己辛苦6年,帮一名想回家的老人找到了家,并通过救助站将其送回了“家乡”,可意外的是“家人”说“不是他”,又不得不重新回来,回到待了6年的病房。和这位老人一样,想回家,无论医护人员怎么努力,却无法帮其找到家的病患,在该病区还有近40位。

一句“想回家”  他们忙了6年

  “当时说他的家人找到了,要回家了,我们真的很替他高兴,比单位给我们发奖金还高兴。”13日,看到在自己分管的病区住了6年的“顾云华”,在金华市救助站工作人员的陪同下踏上“回家”的路,@端妈(第二医院流浪救助病房护士长郑圆圆)和同事们尽管有点不舍,但都很高兴。因为,为了这一天,她们帮老人苦苦寻找了6年。

2010年12月的一个下雪天,苏孟派出所的民警们将一名在苏孟一带流浪了很久、精神有问题的老人送到了金华市第二医院二病区。  “他看起来年纪有点大,个人卫生比较差,不愿意洗澡,与其他病人喜欢吵闹相比,他比较孤僻,平时除了自言自语,反应很是淡漠。”那时候,郑圆圆在二病区当护士。“我们一直问他哪里人,我们送他们回去,他一直沉默不语。”    

  2014年4月,二院成立了流浪救助病房,郑圆圆成了该病房的护士长,老人和其他流浪患者一起转入了该病房。

  “病房里的流浪患者越来越多,他们很多人无法表述自己家在哪里。如果我们不帮他们找到家,很多人可能要在病房里度过余生,无法享受家的温暖。”除了每日细心照顾这些特殊的患者外,帮病人找家人成了护士们自发的一个日常工作。一有空,她们就想办法和病患聊天,期望从中找到一些有用的信息。可这位老人,除了写出“江西”两字外就是保持沉默。“他的口音很像江山的,但也无法确定。 直到2014年年底,医院的医护人员陪大家吃年夜饭时,老人突然热泪盈眶地说“我要回家”。

  他想回家!护士们赶紧拿来了纸和笔,让其写下自己的姓名和家庭地址。可由于各种原因,老人无法写全。护士们通过一次又一次的询问和分析,在2015年1月份,得出一个大概的信息“江西省广丰壶峤塘头大队顾之华”。有了这么一个大概的信息,大家很兴奋,通过努力找到了当地的派出所,但因为姓名对不上没有结果。

后来,郑圆圆得知塘头是个自然村,通过朋友帮忙找到了该村的村干部,但由于各种原因,对方很不耐烦。一次不行,两次,两次不行,三次,就这样,在2015年一年的时间里,郑圆圆和同事们不知道给江西广丰方面打过多少次电话。“除和当地联系外,我们还和救助站联系。”金华救助站接到二院的求助信息,通过寻亲网进行了查找。

通过一次又一次的努力,上周,终于发现“江西省广丰壶峤塘头大队顾云华”和老人的信息很吻合,立马与江西方面取得了联系。

  “相关资料显示吻合,当时江西方面也表示,确实有这么一个人,一直在外面,并叫我们送过去。”10月 13日,金华市救助站的工作人员陪老人踏上了“回家”的路。“可到了村子里,见到了‘家人’,说他不是那个顾云华,只好将其带回二院。”金华市救助站副站长李旭江说,老人写的信息有误,要找到他的家人难度很大。    

流浪患者艰辛的回家路

  “其实不止他一个,好几个明明知道他就是那个地带的人,但就差那么一点点,无法确定具体的地址。”郑圆圆和同事们建立了一个“回归救助资料”册,里面密密麻麻写满了病人的各种信息。如1床26岁,生过女儿;5床贵州,后面一串符号;7床福建;44床0571;18床江西,青华派出所……里面的字体五花八门,各种符号都有,语句也不通顺,但对于护士们来说,这是她们帮流浪患者寻找家人的关键信息。

  “因为他们不能很好地表达自己的想法,我们就通过各种各样的方式为他们寻找家。”护士们先让病人写自己的名字、家在哪、家里有什么人,然后对他们进行一一询问,对他们提供的信息进行推敲,再根据他们的口述,将名字、地址的谐音字一一写在纸上,上网查询。有时候,他们会找同事、亲戚、朋友等对他们的口音进行分辨。护士们还加入了一些寻亲类的QQ群、微信群,希望借助网络的力量帮他们找家。

  “但我们的力量太微小了,加上有用信息少,要帮他们找到家人并不是件容易的事情。”据了解,这些年,该病区的护士们帮近40多位病患找到了家人,但目前还有40多人无法找到家。“很多家庭不希望他人知道家里有精神病人,因此,我们在帮这些患者找家的时候,不能将其一些信息公开化,这又增加了一定的难度。除此之外,有些家庭觉得其是个累赘,即便医院找到了他们,也不愿意来医院将其接回。”

  尽管,要帮这些流浪患者找到回家的路并不容易,但只要有一丝线索,护士们就不会放弃。“让他们早日与亲人团聚是我们最高兴的事情。”

来源:金华日报 作者:服务新闻部 吴俊斐 责任编辑:沈颖秋
关键词: 患者 流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