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金华日报 > 十一版 > 正文

邵飘萍有哪些第一

提示: 今年是我国新闻事业的先驱者邵飘萍(1886~1926)烈士诞辰130周年暨牺牲90周年。 1926年4月26日,邵飘萍以“勾结赤俄,宣传赤化,罪大恶极”被反动军阀枪杀于北京天桥,时年39周岁。据中国新闻史专家方汉奇

邵寿生

今年是我国新闻事业的先驱者邵飘萍(1886~1926)烈士诞辰130周年暨牺牲90周年。

1926年4月26日,邵飘萍以“勾结赤俄,宣传赤化,罪大恶极”被反动军阀枪杀于北京天桥,时年39周岁。据中国新闻史专家方汉奇教授的估计和评价:邵飘萍一生采写的论说、时评、新闻、剧本和各类专著近300万字,现留存下来的不到120万字。邵飘萍的文字风格,正如章士钊所说的“清通简要,雅善讥弹”,他的文章在读者中风靡一时,是他那个时代公认的名记者。

72751477009872266

自1984年纪念邵飘萍诞生100周年以来,已有4部邵飘萍评传出版:《邵飘萍传》(华德韩著)、《邵飘萍》(孙晓阳著)、《邵飘萍与京报》(林溪声 张耐冬著)、《乱世飘萍》(散木著)。

笔者详细阅读了这些著作,发现邵飘萍在从事新闻事业的过程中有多个首创,现择其在中国新闻史上有影响的归纳如下。

流亡未敢忘忧国,邵飘萍最先揭露袁世凯勾结日本图谋称帝。1915年1月18日,日本外相将变中国为日本保护国的21条面交袁世凯,在极其秘密的情况下进行谈判。邵飘萍得知后立即驰报国内,国内民众得悉后悲愤交集,推动了在全国范围内展开规模宏大的抵制日货运动和反帝反封建的爱国运动。时邵飘萍在日本留学,并和同学创办了《东京通讯社》。

获第一个特派员称号。由于反袁功绩名扬舆论界,邵飘萍被上海《申报》聘请为驻北京特派员。北京是全国政治中心,驻北京特派员等级最高,相当报馆主笔。两年内,他为《申报》写了250多篇、22万字北京特别通讯,他的文章读者非常喜欢看,风行一时。

51041477009873250

最早提出改革新闻专电。原来各报北京专电,每日只一两百字,邵飘萍与《申报》商量,使每日增至500字,扩大报道面,对外交、内政等国内大事进行综合报道或评述。这时期,邵飘萍的专电精密而迅速,引起同行对手的激烈竞争,使报纸版面顿改旧观。

最早争取阁议公开。1917年前后,邵飘萍奋力突破新闻禁区,将内阁会议内容公布于众。

创办最早的中国人自办通讯社———北京新闻编译社。邵飘萍对于外国通讯社任意左右我国的新闻颇以为耻,“未一日忘此事之宜进行也”,他于1916年7月在北京自办北京新闻编译社,被视为中国人自办通讯社的始祖。戈公振著《中国报学史》称“我国人自办之通讯社起源于北京,即民国五年7月邵振青所创立新闻编译社是也”。

邵飘萍参与创立中国第一个新闻教育和研究机构———北京大学新闻学研究会。北大教授徐宝璜说:“飘萍先生于此会之设立亦与有力,因蔡校长与余虽亦拟议及此,但无具体计划,及飘萍先生来函催促下,北京大学新闻学研究会于1918年10月14日成立。”这成为中国第一个新闻学教育研究团体。蔡校长聘请徐宝璜与邵飘萍为导师,故徐宝璜与邵飘萍也是我国最早的新闻学导师,他们两人和戈公振被称为中国新闻学的奠基人。研究会的一些骨干会员如毛泽东、罗章龙、高君宇、高尚德等成为“五四”运动的骨干和共产党早期领导人。

“五四”运动前夜,“五三”晚会上邵飘萍第一个发言。北大蔡校长召集学生代表开会,他通告了巴黎和会上帝国主义相互勾结、牺牲中国主权的情况,提出这是关系国家存亡的关键时刻,号召大家奋起救国。会议决定5月3日晚在北大召开学生大会,并约请北京12所中学以上学校学生代表参加,邵飘萍亦应邀参加这场被称为“五三”晚会的爱国学生集会。

在“五三”晚会上,邵飘萍第一个发言,作为新闻记者,他为学生们讲述了巴黎和会上中国外交失败的前因后果,具体分析了山东问题的性质和当前形势。他以北大新闻学研究会导师、国民社顾问和《京报》社社长的三重身份,激动地呼吁:“现在民族危机系于一发,如果我们再缄默等待,民族就无从挽救而只有沦亡了。北大是高等学府,应当挺身而出,把各校同学发动起来,救亡图存,奋起抗争!”邵飘萍的演说使学生们热血沸腾,学生们声泪俱下,痛斥无能政府给全国人民带来羞辱。

这个夜晚对于邵飘萍是个不眠之夜,连夜撰文报道“五三”晚会,第二天下午一时就暴发了轰轰烈烈的“五四”运动。

邵飘萍创立了本报今日讯。1917年第一次世界大战时主中立的总统黎元洪和主参战的总理段祺瑞,因对德宣战问题意见不一产生矛盾,段气走天津,黎只好妥协,同意参战。段捞足面子于3月6日23时回到北京,邵飘萍立即赶到北京站采访。

当他赶到时已是深夜11时30分,迎接的人已散,段祺瑞亦已乘车回到官邸。邵飘萍心有不甘,即驰车直抵段祺瑞官邸。此时官邸铁门紧闭,警卫森严,邵飘萍命司机急鸣警哨,门卫认为是内阁成员才敢出此作为,于是栅门大开。

门卫见是邵飘萍心里不高兴,邵飘萍说有要事面见总理,坚持让门卫禀报段祺瑞,不想段亦欣然同意接见。两人谈到次日凌晨3时。在这次采访中,邵飘萍不仅摸清府院之争的来龙去脉,而且预先了解到一年以后政局和领导集团的人事变化。那时,邵飘萍代理章士钊主办的《甲寅日报》馆务,他一离开官邸便直扑印刷所,将与段祺瑞的主要谈话内容直接插入要闻栏,当日见报,这条新闻不仅以内幕新闻、独家新闻取胜,而且时效快,可称“今日讯”。

邵飘萍在“三一八”惨案追悼会上第一个发言。发生在1926年的“三一八”惨案是北京学生反对帝国主义的爱国运动,遭到反动军阀的镇压而造成学生大量伤亡,北京学联召开了追悼会。群众已经聚集,当时正在中法大学读书的中共党员陈毅挺身而出担任大会主席。

主席宣布开会之后,会场陷入沉寂,尚无人登台演讲,会场充满白色恐怖。此时,只见邵飘萍挽衣登台,他淋漓尽致地揭露了段祺瑞政府卖国求荣的丑态,告诉青年们不要再存幻想,他再一次阐发了他为“三一八”惨案所写的评论《世界空前之惨剧》之精神。邵飘萍的发言给陈毅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邵飘萍是最早将新闻采访作为一门学问加以研究的我国学者。由他编著的《实际应用新闻学》于1923年9月由昭明印刷局出版,《京报》发行,曾多次重版,成为当年新闻记者案头必备之书,也是第一部由我国学者自撰的新闻采访学专著。

来源: 作者: 责任编辑:
关键词: 邵飘萍 第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