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金华日报 > 十一版 > 正文

“汉字妈妈”林西莉眼中的中国故事

提示: 林西莉,来自瑞典的教授、作家和摄影家,汉学家。1961年至1962年在北京大学读书,此后曾数十次到中国访问。1971年起在瑞典任汉语教师,1978年后为瑞典电视台做有关中国语言的节目。

叶 骏

林西莉,来自瑞典的教授、作家和摄影家,汉学家。1961年至1962年在北京大学读书,此后曾数十次到中国访问。1971年起在瑞典任汉语教师,1978年后为瑞典电视台做有关中国语言的节目。

她为中国读者所熟知,是因为她之前的两本书:《汉字王国》《古琴》,两书获颁第十届“中华图书特殊贡献奖”。研究中国已经成为她的一种生活方式,最近,84岁高龄的“汉字妈妈”又推出了两本中文新书《另一个世界———中国记忆1961~1962》和《给孩子的汉字王国》,不少粉丝争相抢阅。

93941477009873563

特殊年代的西方留学生

作为热爱与致力于传播中国文化的西方学者,林西莉的经历颇有传奇色彩。

她出生在瑞典隆德,名叫西西莉亚·林奎斯特。1961年,她的第一任丈夫要来瑞典驻华大使馆工作,她决定同往,到北京大学学习汉语。入乡随俗,她给自己起了中文名字:林西莉,林即森林,西莉是西方的茉莉花。

她在中国待了两年。1961~1962年的中国,正处于大饥荒的困顿时期,而且相当封闭。当时全北京居留的外国人,包括外交官在内也不过几百个,北京大学的200多留学生中,来自西方国家的只有4人。

看到1961年真实的中国时,她“惊愕”了。时值1月,“教室和宿舍都很冷,学生们都穿得鼓鼓囊囊的。”春天,她看到中国同学上树摘榆树叶吃,当她向校方反映他们毁坏树木时,被告知他们已有半年没吃到新鲜蔬菜了。饥荒之中,不能做剧烈的运动,面色浮肿的师生下课后,就在操场上集体打太极拳。她和其他留学生只能远远地望着中国同学,不被允许与他们接触。直到自己也开始一绺绺地脱发,她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医生诊断为蛋白质严重缺乏,让她每周两次到协和医院注射维他命B。

令她不适应的不仅仅是穷困,还有政治僵化和教条主义。课文中很少有日常用语,政治口号和宣传教化充斥着课本。老师只是机械教学,一味让死记,没有过多的解释,提问被视为打扰课堂纪律。甚至,学校派了陪伴她的“辅导员”,留学生的一言一行都处在严密的监视之下。

林西莉说,她当时还是一个没有什么阅历的青涩的西方青年,处于对所有事情都似懂非懂的一个奇怪的中间状态。在《另一个世界———中国记忆1961~1962》中,林西莉真实、细致地写下她在中国这两年的所见所闻所感。她用一台借来的相机,拍下她在北京,还有上海、苏州、杭州、武汉、广州和天津等地所看到的普通中国人的日常生活。书中200多幅带有强烈时代印迹的照片,是从她当年拍摄的上千幅照片中精选出来的。

“向中国人回报了我毕生的所学所感”

《汉字王国》《给孩子的汉字王国》都是林西莉在教学和研究的基础上完成的。她所讲解的都是一些最基本的汉字。这些源于汉字王国的各种讯息,很多是在她实地考察基础上得出的。

从1973年开始,她每年都会来中国一两次,到图书馆查资料,拜访专家学者,前往考古发掘地观察实物。她在山东、陕西、河南等地设立考察点,如果发现一种工具或文物器具与某个字字形有关,就会兴奋得不得了,立即将它补充到自己的书中。就这样,经过整整15个春秋的研究与写作,1989年,也就是她57岁那年,《汉字王国》问世了。

林西莉阅读的都是中文的考古资料,并对一些字的释读有了自己的看法,包括对文字学方面的权威著作《说文解字》。她说:“《说文解字》中有很多奇怪的解释,但通过生活发现这些解释都站不住脚。《说文解字》中对文字的很多解释我是不认同的,因为许慎没有接触过商代的那些文物,不知道这些东西在商代时是什么模样。”

她将《汉字王国》《给孩子的汉字王国》定义为故事书,告诉人们汉字里面蕴含很多关于中国古代的故事和中国人对世界的思考。比如讲到“山”字时,她从泰山讲起,讲到曲阜和大汶口的文物,又讲到中岳嵩山和西岳华山,然后讲华山所在陕西的古迹和文化,接下来又开始讲米芾书法和绘画中的山,最后又由太行山讲了愚公移山的故事。

讲到“鸟”字,她说:“我们在甲骨上看到一群唧唧喳喳的鸟,华丽的羽毛在风中抖动,嘴里发出短促、金属般悦耳的叫声。”

林西莉说:“我写的书,要让8到10岁的孩子也能够读懂。我希望写给那些对汉字一无了解、第一次接触的人,让他们都能够阅读和喜欢。”“我十分开心,因为我不仅借此机会向世界展示了中国,更对令我大受裨益的中国文化表达了尊重,向中国人回报了我毕生的所学所感。”

她要向世界讲的下一个中国故事,是正在写作中的《剪纸》。为此她已收集了几千幅中国民间的剪纸资料。“我要抓紧,因为我已经84岁了。”她说。

来源: 作者: 责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