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金华日报 > 五版 > 正文

800年红豆杉王遭遇“达摩克利斯”之困

地处省重点地质灾害隐患点塔石乡高田村滑坡体

提示: 古希腊传说中,有一把“达摩克利斯之剑”,它由一根马鬃悬挂在人的头顶,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突然落下……

rf6a98

古希腊传说中,有一把“达摩克利斯之剑”,它由一根马鬃悬挂在人的头顶,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突然落下……此刻,我婺城区塔石乡高田村的“红豆杉王”,似乎也面临着这样的厄运。它所生长的山崖,由于地质灾害,随时可能塌方。

高田“红豆杉王”享誉四方

婺城区塔石乡一带有野生的南方红豆杉古树群,最壮观的景象在大茗村和珊瑚村,若以年头论,高田村的红豆杉王无出其右。

高田村的红豆杉树高24米,胸围6.7米,平均冠幅13米。2002年,我市曾经对全市的古树名木普查建档,经过访问长者、查阅史料、核对树木生长规律等办法,推算出此树年龄为800多岁(精确的树龄测算,需要由专业人员在树上打眼测量,通常说的树龄只是估算)。

800多岁,这是怎么个概念呢?那时候铁木真可能还没有称成吉思汗,大思想家朱熹或许刚刚离世,这棵红豆杉种子就已经落在这块海拔700多米的山上。而在它的年轮长到400圈时,高田才有人居住,一户董姓人家在已经枝繁叶茂的红豆杉树下简单搭了草棚,繁衍生息,发展到现在有400多人的高田村。村里一共有两条路,一条叫迎宾路,另一条就叫红豆路。

村民说,他们小时候即使是大热天站在树下,也仿佛能感觉到水气氤氲,抬头也看不到天空。

每年农历十一月,红豆就成熟了,一夜之间,红豆如雨,每年都有几百公斤。高田人将红豆拾掇干净后,浸入烧酒,据说是预防癌症的好东西,亲朋好友纷纷上门讨要。高田“红豆杉王”的美名也因此享誉四方。

根据2002年的全市古树名木普查,全市共有古树名木28990株,属于国家一级保护野生植物的有1种,二级保护野生植物的有6种。树龄大于500年的有1341株。其中,1000年以上的有4株,其中最老的是磐安的一株香榧树王,据说已经有1500岁。塔石乡高田村南方红豆杉与城区雅堂街银杏、塔石乡周山紫藤、汤溪镇下新宅樟树、塔石乡吴庄村罗汉松、沙畈乡银坑村杉木、沙畈乡芝肚坑表香椿、长山乡石门村梓树等皆列入金华市之最。

全国最老的红豆杉古树之一

有人称塔石乡高田村的红豆杉树为“华东第一大红豆杉”,并认为已“经历1000多年的时光”,据记者考证,此树并非华东最大,但肯定是金华最大,而在全国的红豆杉古树中也排得上号。

红豆杉(又称红榧、紫杉、赤柏松)是目前世界上存活最古老的植物,是第四季冰川时期遗留下来的,为国家一级保护树种。它又有“黄金树、长寿树、健康树、吉祥树”等美誉,作为世界公认的天然珍稀抗癌植物,它释放出来的气体具有杀菌、净化空气等功效。

野生红豆杉在全世界自然分布极少,我市另外一棵知名古红豆杉在磐安县盘峰乡榉溪村,高22米,胸围560厘米,相传为孔氏南宗婺州分支始祖孔端躬南迁时携苗栽植,如果传说属实,树龄应该有870年。

在整个浙江,最大的应该是丽水市松阳县玉岩镇大树后村的红豆杉古树。在当地有一片红豆杉古树群,最为著名的是“红豆杉三姐妹”,其中的“大姐”树高30米,胸径达2.78米,要8个成年人牵手才能合围,冠幅投射树影有篮球场那么大。经植物专家鉴定,为亚洲南方红豆杉之最,《浙江古树名木》一书称它是南方红豆杉世界里的“王中王”。据考证它是浙江省现存最大的一株南方红豆杉,2007年荣获浙江农业吉尼斯记录称号。另外两 “姐妹”,树高分别为26米与24米,胸径1.85米与1.62米。据推算,三株南方红豆杉树龄在1000年左右。  

塔石高田红豆杉根据“胸围”估计,胸径应该在为2.13米左右,跟以上这些“红豆杉王”不相上下。

“红豆杉王”所处山坡随时可能坍塌

记者曾多次前往塔石乡高田村寻访这棵“红豆杉王”。本月初进山时,却发现村里拉起了警戒带,而在红豆杉前面的水泥地上有两条清晰的裂缝,一条长度约5米,另一条长度约3米,裂缝宽度均约0.5厘米。这一片山坡随时可能坍塌。

塔石乡高田村属侵蚀低山地貌。2002年左右,村里发生一起坍塌,引起了政府部门的重视。2010年,浙江省第三地质大队的技术人员曾经来勘察过,确定高田村滑坡体为省重点地质灾害隐患点,认为其整体欠稳定,局部不稳定,遇极端气候等不利因素,潜在更大变形乃至失稳的危险。政府立即组织高田村村民实施搬迁避让。2011年,浙江省国土资源厅下达了全省突发性地质灾害避让搬迁项目的通知,高田村和隔壁的鱼潭村进入了搬迁项目表,目前正在实施中。

人可以搬,危房可以拆,树却没法带走。这棵经历了800多年风风雨雨的红豆杉,很有可能会随着它所生长的山坡一起坍塌、损毁。本月中旬的一天晚上,离红豆杉几十米远的一处村中道路突然整体垮塌,水泥块陷下去几米深。也许,下一次某个大雨天,更大的灾害便会来临。

类似的事情,今年6月底河南省新县刚刚发生过一起。该县遭遇数十年未经历的洪水袭击,多处山体滑坡,胡高山村头屹立的千年大红檀古树被拦腰折断,令村民和旅游界人士深感痛惜。

据《婺城古树名花》文史资料一书的编者介绍,古树被誉为“活教材”“活文物”,不可复得,但我市在古树保护方面曾经有过深深的遗憾。因为雷电、风暴等自然灾害的侵袭,加之人为活动的影响,许多古树生存环境惨遭破坏。比如位于市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天宁寺后,园圃内两株800余岁的“龙凤双古柏”(舍利干),相传是南宋皇帝所赐,经过住持细心呵护,成为该寺一绝“龙凤双柏”,一株犹如蓄势待发升腾而起的苍龙曰“龙柏”,一株玉立临风展枝窈窕顶戴翠冠的凤凰曰“凤柏”。可惜的是,上世纪50年代,这两株古柏因管理不当而枯死,只得成为舍利干躯干和植物“标本化石”。

而塔石高田红豆杉王,也许会成为另外一个“深深的遗憾”。

来源: 作者:金璐 责任编辑:
关键词: 克利斯 达摩 红豆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