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实时播报 > 县市联播 > 正文

磐安一村庄村集体出让山林 村民们各有意见

金华新闻网10月27日 浙中新报 记者陈巧丹 文/摄

“村庄历史悠久,森林覆盖率高,大批的树木被低价卖出有些可惜。”日前,磐安县尚湖镇山宅村村民陈大明(化名)向记者反映情况,称村民对于山林承包一事有意见,但村干部并没有给予重视。为此,记者前往该村了解情况。

图片1

为山林转让修建的生产路

树龄小价格低

村民认为砍伐不妥

据了解,山宅村距离磐安县城30余公里,已有千年历史,山林面积为7000余亩。陈大明带着记者在几座山上转了一圈,山体连绵不断,植被茂盛,空气清新。

除了满眼的青山绿水,一条条通山公路让人印象深刻。“修建这些路的目的之一,是为了方便树木砍伐和运送。”陈大明指着脚下一条路说,据他所知,仅一条路就花费了150多万元。

对于村集体并不富裕,甚至有些薄弱的山宅村来说,这是一笔不小的开支。但在村干部看来,可以通过山林转让承包的方式发展村集体经济。

2014年,村庄通过招投标的方式,将该村水洋塘山的500多亩山林转让承包给一个外村人,当时的中标价是20万元。陈大明说,这些树木胸径最长的是20cm左右,大部分只有14,15cm,尚未到砍伐时间。一些村民认为树龄太小,一些村民认为价格过低。

据悉,为了防止山林荒废,这些树木是在90年初,镇里通过招投标方式人工种下的杉木林。记者来到水洋塘山时,只看到了几个光秃秃的山头,与周围郁郁葱葱的树林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上个月,村里又举行了招投标,计划将另一片100多亩山林转让,中标价约49万元。“49万元就卖掉了一座山的树木,要种回去不知道要多少个49万元。”陈大明说。采访中,记者随机问了几位村民,一些人甚至不知道村集体将山林转让承包一事。

陈大明对面就是前年砍伐过的光秃秃山头

陈大明对面就是前年砍伐过的光秃秃山头

手持股份制

却看不见收益

村民们有意见的另一原因,是他们手上持有自留山证,多次转让山林却看不见任何收益。

80年初,山宅村的山林全部分到户。80年代末90年代初,为了加快山林流转,盘活林场资源,该村进行了林场股份制改革,将全部山林按2:8的比例分别归村集体、村民所有。2009年前后,将这一比例进行了调整,变为8:2。为此,在村民看来,两次山林转让承包,每位持证人至少能分到几百元。

但村干部给村民的说法是,这笔钱暂时归村集体所有,用以支援村庄建设。“村里在建综合大楼、基础设施建设也在进行中,大家都看在眼里。”另一位村民老陈告诉记者,村干部完全可以通过上级申请一点,村民筹集一点的方式,或者凭借村庄山水资源优势,招商引资带动旅游的方式增加村集体收益。

据记者了解,山宅村共有1200多人,年轻的村民大多外出打工,留下来的是为数不多的老人。留在家的大多靠种植高山蔬菜、采摘茶叶等增加收入,本以为山林能给自家带来收入。为此,他们对于山体转让一事耿耿于怀。

联村干部说法——

随后,记者致电该村党支部书记陈伟生,他称当时正在忙,有空时再给记者回复。

为此,记者又找到了该村的联村干部胡向军。他表示,山宅村山林转让承包通过公开招投标方式进行,价格也是通过当地林业部门请人进行专业评估。

至于村民所谓的树龄小,他给出了不同意见:“这些树木全部是80年代的人造杉树,已达到了砍伐的树龄。”他说,树木砍伐是一个循环的过程,并不是砍伐之后就任其荒废,而是要复植回去。以后再种上香榧还是油茶,需要村里协商后决定。

“虽然该村村集体经济薄弱,但村干部仍想兴办公益事业。”为了方便村民,建造综合大楼、修建生产道路、土地平整等,每年给予每位村民50元的农村医疗保险补贴等,这些钱来自山林转让收益。胡向军表示,村干部的想法不是不分红,只是暂缓而已。

来源:浙中新报 作者:陈巧丹 责任编辑:黄雪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