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金华日报 > 东阳金报 > 正文

她是我的爱 也是一份责任

妻子患精神病,生活不能自理,2000多个日夜,丈夫无怨无悔地照顾———

提示: 上周末,是降温前难得的好天气。马寅杰敲开妻子的房门,轻轻告诉她,我们出去溜达一下吧。妻子侯盛瑶点点头,顺从地跟在马叔身后,就这样,绕着公园的小路一圈又一圈,从晚霞初露到落日有余晖。

上周末,是降温前难得的好天气。马寅杰敲开妻子的房门,轻轻告诉她,我们出去溜达一下吧。妻子侯盛瑶点点头,顺从地跟在马叔身后,就这样,绕着公园的小路一圈又一圈,从晚霞初露到落日有余晖。

马寅杰是个四十出头的男人,外表看似粗线条的他,面对生病的妻子时却是十足的暖男。6年前,妻子突发精神疾病,生活不能自理,马寅杰无怨无悔地照顾。6年时间,马叔每一个半月去医院开一次药,2000多个日夜,马叔每晚照顾妻子按时服药。

马寅杰说:“妻子嫁给我时,是好好的一个人,把最美的年华献给了我。作为一个丈夫,我应该照顾她,对她一辈子负责。”

妻子突发精神疾病

平淡生活被打破

马寅杰是东阳吴宁街道人,23岁那年,马寅杰经人介绍,认识了比她小一岁的东阳姑娘侯盛瑶。马叔笑着说,妻子是他喜欢的类型,温柔娴静。相处半年后,两个人就结了婚,一年后有了女儿。

马寅杰经营着自己的电脑维修店,妻子贤惠勤劳,白天忙工作,下班后操持家务。夫妻俩感情甚好,一家人生活过得简单又幸福。

2010年盛夏,父亲生病住院,作为女儿,侯盛瑶一直在杭州照顾。夫妻俩每天会打电话,聊聊情况。突然有一天,侯盛瑶却失踪了,电话打了无数个都无人接听。马寅杰发动亲朋好友四处打探寻找,然而没有结果。

“那几天真的是度日如年。”马寅杰回忆道。数日后,他意外接到了上海警察打来的电话,叫他去接妻子回家。当马叔和亲友赶到上海时,身无分文的妻子身上有多处自残的痕迹……

“之前毫无征兆,当时真的不敢相信她患有精神分裂症。”马寅杰说,到现在自己都没法忘记那痛心的一幕。

侯盛瑶在杭州精神病院治疗了3个月,虽然要看店,马寅杰还是保持每周去三次的频率。3个月后,妻子被马寅杰接回了家,“不要怕,有我在,我就是你的依靠”。

妻子渐渐好转

“她对于我还是一份责任”

患病后的妻子,性格反复无常,向来粗线条的马寅杰,学会了注意妻子情绪变化,经常跟妻子聊天、开导她。

精神病患者需要长期服药,6年来,马寅杰每隔一个半月就要去医院开一次药,每晚都要督促妻子服药,六年如一日。在邻居的眼中,马寅杰宅心仁厚,是个为人不错的好男人。

这么多年来,马寅杰虽然很想去外面看看,但他从来没有在外面过夜,即便有事外出,也是在当晚9点前必须赶回家。

马寅杰也说,他曾想带着妻子走出去,又怕在亲戚或朋友面前失礼。妻子在康复的这些年里,变得少语又懒惰,但马叔没有怨言,也从未后悔,只要去超市,都会给妻子买些平日爱吃的东西。“我虽是个粗线条的人,但妻子爱吃的东西还是记得一清二楚。”马寅杰腼腆一笑,眼里是对妻子的心疼和宠溺。

眼前的侯盛瑶,看起来与常人无异,就是每晚吃药还得马寅杰提醒,马叔乐呵呵说:“现在病情稳定了,状态好了许多,今年夏天联系了一家福利企业,在那做点简单的活,这对她恢复也有好处。”

看到妻子能独立起来,马寅杰的心里又重燃了对生活的希望,“妻子在,子女孝,才是一个完整的家。她是我的爱,也是一份责任”。 (记者 唐旭昱 通讯员 张群坚)

来源: 作者:唐旭昱 张群坚 责任编辑:
关键词: 我的爱 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