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实时播报 > 原创新闻 > 正文

金华艺术学校举行省现代学徒制试点单位婺剧专业拜师仪式

金华新闻网12月5日消息 记者 汪蕾/文 胡肖飞/摄

JBH_5629

JBH_5667

这是国家一级演员、文化部“德艺双馨”奖获得者陶波老师第三次收徒,距离上一次收徒弟已经过去20多年;而他的徒弟吴垚是金华艺术学校戏曲基功课程的专业老师,29岁的他从小在艺校学习,第一次有了自己的师父。

徒弟献礼、敬茶、行跪拜礼,献花、三鞠躬,师父回礼……今天的“拜师”仪式对他们来说都很特殊,这也是金华艺术学校作为全省唯一一个现代学徒制试点单位婺剧专业首次拜师仪式的现场,四对师徒在戏台上完成了隆重的仪式。

随后,第七期婺剧青年演员研修班汇报演出在金华艺校的舞台上举行,来自浙江婺剧艺术研究院、金华艺术学校,以及全省各地剧团的青年演员同台献艺,以精湛的表演向老师们交出答卷。

JBH_5728

JBH_5561

拜师结徒促进婺剧演员德艺共进

徐汝英、徐勤纳、陶波、李贵臣,此次拜师的四位师父都是戏剧影视界重量级、德艺双馨的老艺术家。比如,徐汝英是浙江婺剧团第一代著名花旦,其弟子郑兰香也是著名婺剧演员,而国家一级演员、“梅花奖”得主、金华艺术学校校长张建敏则是郑兰香的得意弟子。拜师仪式上,徐汝英在身穿戏服的新弟子搀扶下走上舞台,在86岁高龄时再次收徒,让她有重回年轻学艺时的感觉。

首批拜师的师徒不仅老师出色,四名学生也都是有教学经验的年轻婺剧教师,在日常工作生活中与师父“有缘”结识并交流学习。陶波眼里的徒弟吴垚,就是这样一个有师徒缘、好学谦逊的小伙子。平日里,陶波在讲台上给艺校学生们上课,吴垚都会在教室后面安静看着,有时也跟着学动作。

上世纪五十年代,陶波拜师,在他看来,自己的戏剧生涯真正开始,就是在这以后。“拜师学艺和‘大锅饭’学习可不一样,行了跪拜礼,在我们中国人看来这师徒情就结下了,一日为师重视为父,两人的情谊深了,关系也近了。”这以后,师父就带着他四处演,边演边学。陶波也觉着自己肩上也有了责任,不能辜负师父的情,更不能坏了师父的名,拜了师,就得学点名堂。再后来,他又悟出了“师不在技”的道理,这师徒关系结下,你该学的不仅有师父身上的一身本领,更是日常生活里的德行。

出师后,陶波更加明白对于艺匠而言,收徒不是随便收的,一讲缘,二讲才。他大半辈子也只收了两个徒弟,师父对徒弟要求更严,但上世纪九十年代后,戏剧一度没落,愿意下功夫学戏的人少了,“拜师结徒”的传统方式也越发少了。

陶波说,这次收徒和以往也不同,拜师仪式上,看似四位师父一对一结对了四个徒弟,实际却是以这样的形式收下了一批徒弟,甚至徒弟们的学生,也都成了师父肩上的责任。“在我们老艺人看来,收徒很慎重,磕过头就有义务把他们教好,要德才兼备。”

他认为,对于学生而言,拜师学艺更大意义上是立下了诚心的态度,这种形式让学生们在日后学习中逐步增长艺术技艺;另一方面,让传统拜师回归现代艺校,也是让学生们尊师,学习老艺术家身上的精神,艺术上花心血,生活中做人正直,做到德艺双面发展。

JBH_5683

JBH_5691

探索现代学徒制推动婺剧教育“传帮带”

据了解,金华艺术学校凭借优质的教育质量,是全省众多艺术学校中唯一的现代学徒制试点单位。现代学徒制是一条既有别于传统师徒授受的科班制、又不同于常规艺术教育模式的新时期戏曲人才培养的路径,但现代学徒制是什么,应该怎么做,作为唯一试点的金华艺校也是首个试水者。

张建敏说,婺剧专业现代学徒制正是传统学徒教育与现代学校教育相结合的新型职业教育制度,以“招生即招演员,入校即入团,校团联合培养”的人才培养机制,这是传统艺术学校人才培养模式的一场重大革新,它的实施改变了以往理论与实践相脱节,知识与能力相割裂、教学场所与演出情境相分离的局面,符合现代学徒制的新理念。

拜师收徒、口传心授这种方式更能够将表演艺术,尤其是传统艺术的精髓、诀窍、直接、具体、有效的传授给后人。“我国戏剧界许多成功的艺术家都有过拜师学艺的成长经历,在当前,戏曲的发展遇到一些困难的情况下,探索推广这种模式,有着重要的现实意义。”

张建敏表示,现代学徒制的探索,重点就在于师徒“传帮带”工作,师父把婺剧表演艺术毫无保留的传承给徒弟,做到既要带德,又要带才,既要带教,又要带研。在提高婺剧表演技能的基础上,指导徒弟的教育教学实践,掌握教学的技能和方法,增强育人本领。

重中之重就是德艺传授,不仅要把丰富的教学经验、独特的表演技能教给徒弟,更要把朴实严谨的做风、爱岗敬业的奉献精神言传身教传递给徒弟。“现代学徒制渗透着现代职业人的追求、工匠人的职业精神,想要代代相传的就是一丝不苟、精益求精、无私奉献的精髓所在。”

来源:金华日报 作者:周末部 汪蕾 摄影部 胡肖飞 责任编辑:贾振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