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实时播报 > 原创新闻 > 正文

八婺观察:你不喜欢,这就对了

提示: 几天前,一朋友带我去孝顺镇乡间品“素斋”。当地正好有市集,婺剧大戏也在镇上唱得酣然。正努力减肥的这位朋友,带着大家进村入户,算是闹中取静,也属附会风雅。

金华新闻网12月7日消息 金华日报记者 王春雷

“你不喜欢,这就对了。”

几天前,一朋友带我去孝顺镇乡间品“素斋”。当地正好有市集,婺剧大戏也在镇上唱得酣然。正努力减肥的这位朋友,带着大家进村入户,算是闹中取静,也属附会风雅。据说,临时聘来的素斋大厨,过去是专给“大人物”做饭的。此前已有墨客文人品过那素斋,大家都说:相当好。

素斋

素斋

厨子自然是个好厨子,一桌子素食,做出了荤菜的形制,味道上也与鸡鸭鱼肉海鲜颇为相似。宴散,朋友问大家:“觉得如何?”我说:“素菜的本味就蛮好,何必矫情地打扮成荤菜的样子。”我是唯一一个吃人嘴不短,粗鄙地脱口而出:“不喜欢”。

吃好了饭,同去的其他吃货各有约会,朋友带我继续乡间闲逛,去拜访他的伯父。老人在满塘村旁的一处无名鱼塘边垂钓,我当跟班。

那天天气晴好,鱼塘边,朋友的伯父寂寂然端坐一隅:一人,一杆,一线,一浮标,一坨鱼饵,独钓,小半天。问候、寒暄之后,聊到仿御膳的所谓“素斋”,老人说:“流行的,或许虚幻。你不喜欢,这就对了。真要吃素,何必装荤。”

……

“他现在背弃你,是你的荣幸。”

朋友拿了个小木凳,在老人身边坐定,嘚啵嘚啵,一聊就是约摸半个时辰。我在乡野小路上闲逛,惊异于平日常自比“敢上九天揽月,敢下五洋捉鳖”,看着霸道总裁味儿十足的朋友,那会儿乖得像向老师求教一道道难题的小学生。

回城路上,朋友说:“老伯年岁渐大,不常回乡,这次回来小住。婚姻、家庭、子女、事业上的事,我都汇报了一遍。基本上是我说,他听。偶有点评,我都仔细听着。”

朋友一创业伙伴,与其合作多年,今年初跳槽去了高处,不仅多年 “兄弟情”烟消云散去,“背后说坏话、捅刀子”的事情也都做了。诚心以待换来决然背叛,朋友心里总似有个过不去的坎。他的伯父听他诉完苦,反倒数落他:“养痈成患,错在人,不在痈。你重情,他重钱,追求不同而已,各自都有道理,你凭什么心里添堵。识人不知心,先要怪你自己。他现在背弃你,是你的荣幸。”

……

回城路上,我们都在咂摸着长者的这两句话。朋友说,与他伯父的对话,让他想起少年时代翻看《读者》时记下的一个故事:有一次,萧伯纳在一处逼仄的小路上正面遇到了一个论敌,必须有一个人先侧身相让,两人才能依次通过。那人想借机侮辱萧伯纳,对他说:“我从来不给傻瓜让路的。”萧伯纳答道:“我正好相反。”

萧伯纳

萧伯纳

朋友说:“于我,是背弃;于他,或许是解脱。我一直认为创业伙伴因为有我才有今天的成绩,而他离开后一直在外宣扬我的刚愎自用、强横无礼。其实,学着用萧伯纳‘侧身让路’的方式去处理问题,做先放下过往的那一个,也是好的。”

“被背弃这事也不全然是坏事,在局面更不可收拾前,它给了我一条明路——我可以及早检视用人、处事上的疏失。”

临别时,朋友说:“你知道吗,今天我请去吃素斋的人,基本是生意上经常打交道的。生意场上,‘说别人喜欢听的话’,大家都养成了职业习惯。你说‘不喜欢’,我没有不高兴。说实话,我也不喜欢吃那玩意儿。”

……

品尝素斋的第二天一早,我看到朋友圈里同事木子新发的句子,仿佛专为我定制似的,不禁哑然失笑。木子写道:“都到了快憋不住尿的年龄,居然还是没能憋住话。道行这玩意儿,真要毕生修炼!那谁谁谁说过:这世界上就没有一碗牛肉面解决不了的问题,如果有,那就再来两碗!”我留言:拿个本子记下来。“一碗、两碗牛肉面”这个小段子,我记下了,而且真的喜欢:喜欢的或者不喜欢的,何妨痛痛快快说出来。

那天上午,接到通知,我去见一个70后“官吏”,听其训令。按职业习惯,我提前十五分钟到,候场。约定时间已过,我还被晾了近一个小时,还好,我随身双肩包里有本庹震撰稿的旧书,翻了多页。久候得见,“春风得意马蹄疾”的意象,全然写在那官员的脸上。他刚接完上峰的一个电话,方才点头哈腰很热情的样子,也许恨不得透过手机传导到接听人那厢去。转身坐下,面对我,他冷眼凉语,官腔走板。我拿着本子“一二三四”记下要点,心里有一念头闪过:他方才瞬然变脸的形状,很有点川剧绝技的范儿。这样子,咱老百姓呀,应该不喜欢,看着不高兴。

……

我还是喜欢朋友伯父那样的人。老人长得像个躬耕多年的农夫,样貌寻常得很,但论“官位”,他的段位远在“春风得意马蹄疾”先生之上。老人青壮时入仕在途、官声清越,颇为乡里做了不少实事。朋友说:“我伯父从年轻时就不耍官腔。”难怪他如今老了,照样是可爱的憨厚老农模样。

132215ylyuvwxrdhdalvlr

我当然会记住那平淡无起伏的陈述句:“你不喜欢,这就对了。”

……

你不喜欢?这就对了!

来源:金华日报 作者:新义分社 王春雷 责任编辑:徐超
关键词: 观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