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实时播报 > 原创新闻 > 正文

三十年前的自行车行驶证:一个时代的印记

提示: “别以为只有驾驶汽车才需要行驶证,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的时候,骑自行车必须要持有行驶证……”

金华新闻网12月8日消息 记者 张海滨

“别以为只有驾驶汽车才需要行驶证,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的时候,骑自行车必须要持有行驶证……”

近日,义乌网友“之佳有余庆”在当地知名论坛上发了一个帖子,里面附有上世纪80年代和90年代义乌的自行车行驶证,顿时激起了许多70后、60后的回忆。当然,对于90后,00后来说,就是一件稀奇事了:没想到,三十年前骑自行车居然还要行驶证,真是让人大开眼界。

异常严肃的自行车行驶证

记者看到,上世纪80年代的自行车行驶证的封面是红色的,上面写着“义乌县自行车行驶证”,下面还画着一辆自行车的简图。打开行驶证,内容相当丰富,不但有姓名、家庭住址、服务单位和自行车厂牌、尺寸、式样、颜色、车牌号码、钢印号码,非常详细。而且,还专门罗列了5条必须遵守的规定。比如说,凡本县(包括驻义单位)的公、私自行车,必须办理登记,领取证、照才准行驶。车辆变更,迁出迁入,都需要办理变更、迁移手续。即使是调换车把、车身都要带原件、新购发票到公安局自行车管理组办理注销和补打钢印。本证及车辆只限原车使用,不得擅自涂改、套用……下面是主管机关“义乌县公安局自行车管理组。”

在做自行车行驶证的时候,还要缴纳2元道路集资费和2元牌照登记费用,“之佳有余庆”还保留着当时的收据。

对此,有网友说,在更早以前的上世纪70年代的时候,“必须遵守的规定”中,还明确要求行车人员要“自觉地‘用社会主义的纪律约束自己’,遵守交通规则及有关通告、通令,服从人民警察指挥和纠察人员的劝导。做到刹车、车铃完整有效。行车时:一定要让机动车限行,转弯时要伸手示意,不准行车带人,不准冒险骑‘飞车’,不准并行交谈,不准双手离把,不准撑伞,不准拖带其他车辆,不准在街道上学自行车。”另外,还要求“不准接送旅客,搞地下运输。”

如果你违犯自行车行驶中的相关规定,还会“按情节轻重,分别给予批评教育,扣车学习,长期扣车或酌情罚款处理。”

说真的,在上世纪七八十年代,买一辆自行车可要比现在买汽车难多了,这也可以说明当时为什么要如此郑重地推出自行车行驶证,而且还成立了专门的管理小组。据“之佳有余庆”说,上世纪70年代初期和中期,自行车很少见,需要凭票才能购买,而且那时候大家收入低,自行车价格不菲。到了上世纪80年代初期,在义乌购买自行车还要凭票购买,直到后期才情况稍好。

一本自行车行驶证承载着很多人的时代记忆

正是因为当年购买自行车困难重重,自行车也就承载了很多人的时代记忆。

陈志辉是名70后,他说那时候的自行车是一个家庭的主要财富,往往承载着一个家庭的故事。陈志辉的父亲在金华市区上班,他的母亲是义乌农村户口,小时候,他和母亲一起生活在义乌农村。那时候,金华市区到义乌的交通很不方便,公交车要坐两三个小时,而且一天只有几班车。为此,他父亲咬咬牙花了几个月的工资,托人买了一辆永久牌自行车,有空就骑自行车从金华回到义乌。陈志辉最期盼的就是坐自行车去金华,虽然路上经常会坐得双腿麻木,有时候还会将脚卷进车轮里面,痛得令人惨叫。有一次,父亲可能太累了,在一个上坡时由于力气用尽,连人带车摔倒在沙子路上。摔倒时,父亲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后座上的陈志辉,于是立即翻身起来回过头来看儿子,结果一脚把儿子摞倒在地。

后来,陈志辉学会了骑自行车,就像现在刚学车的朋友一样很想骑自行车出去拉风。过年走亲戚的时候,陈志辉就跟着亲戚骑自行车去拜年。冬天天气寒冷,骑自行车特别冷,陈志辉很快就冻僵了,结果车头不听使唤,一头冲到了殿口村附近的农田里……陈志辉说,现在很少骑自行车了,有时候骑自行车就会想到父亲,如今大家都进入汽车时代了,可是父亲却已经永远离开了。

不过,对于上世纪90年代初参加工作的人来说,办自行车行驶证的初衷则是为了防盗和等待警方的好消息。就如“之佳有余庆”曾经被盗过9辆自行车一样,那年代,几乎没有人没有被盗自行车的经历。

网友“东风破”说,读大学的时候,自行车都是到学校附近买的低价二手车,当时以为是学长毕业才贱卖的,直到1993年参加工作后才发现,原来这些自行车大都是偷车贼偷来的。

“有时候,我的自行车只是在单位门口停了一会儿,回来就找不到影子了。那时候,由于工作原因,我经常在街上跑,靠的就是自行车,结果不管用的是什么锁,还是平均三个月丢一辆自行车。有一段时间,为了防盗,晚上我就把自行车背到六楼房间里。”“东风破”说,那时候,做自行车行驶证的目的就是为了防盗,因为有钢印警方才能找到失主,因此每一辆自行车他都会去做行驶证,但是依然无法阻挡小偷的手段……直到后来买了摩托车,这种状况才告结束。

在1999年5月,“东风破”做了最后一张自行车行驶证,不过这时候的自行车行驶证已经变得比较简单,一张像第一代身份证一样的卡片,正面写着义乌市自行车行驶证,记录有姓名、身份证号、单位、地址和厂牌、尺寸、式样、颜色、牌照号码等信息,“必须遵守的规定”已经取消。“那时候,做不做自行车行驶证已经纯属自愿,很多人都不去做,做的人主要是为了给自行车打上钢印,万一被盗了还能有个念想。”

进入2000年后,就像“东风破”鸟枪换炮,买了摩托车一样,自行车渐渐被摩托车、汽车所代替,自行车行驶证也随之取消了。随着时间的流逝,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的自行车行驶证如今已成了老物件,成为一个时代的印记。

来源:金华日报 作者:周末部 张海滨 责任编辑:胡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