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实时播报 > 原创新闻 > 正文

打字如飞的年代,还有多少“见字如面”

提示: 网综界终于来了一股清流。这就是明星读信节目《见字如面》。

金华新闻网12月8日消息  记者 章果果                                  

网综界终于来了一股清流。这就是明星读信节目《见字如面》。

最近,《见字如面》放出两支“单曲”:王耀庆读李小龙家信,以及王耀庆、张国立读黄永玉、曹禺在上世纪80年代的往来信件。前者写于李小龙成名在望之时,洋溢着初开新世界大门的意气风发。“我告诉你,在香港,我现在是巨星了,有单独的化妆师,专门的椅子,甚至还有专门的面巾纸,真的!”“等我的电影在香港火了,我的片酬至少要一万美元,还得有1/10的分红,而且我们全家都可以坐头等舱旅行!”功夫巨星李小龙也曾为“有专门的面巾纸”雀跃,有意思。王耀庆的朗读很精彩,加上一些李小龙标志性的动作,简直偶像附体。

黄永玉、曹禺的往来信件,如一个网友所说,“刺中了我腐烂多年的文艺心”,勾起太多感想,容我接下去慢慢讲。先介绍一下这个新网综节目《见字如面》。

你知道,网综的现状是被一大波爸爸妈妈北鼻所占据:爸爸去哪儿、妈妈是超人、放开我北鼻……以及明星的冰箱和衣橱。锦衣纨绔,饫甘餍肥,一如我们这个时代的消费与娱乐浪潮,“一城之人皆若狂”。

但总会有那么一些人,从中看到了过于喧嚣的孤独,过于餍足的空虚,希望来点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的东西。

还记得我上次推荐网络视频,是广西师大出版社的《看理想》上线之时。陈丹青、梁文道、马世芳和大家谈艺术、书和音乐。这次的《见字如面》由成功推出了《中国汉字听写大会》《中国成语大会》两档“国民文化节目”的“实力文化”,联合黑龙江卫视和环球网,以及腾讯视频共同制作,还没正式上线,目前能看到的也就是这两支“单曲”。据报道,有数十位文化名人和信件收集家、多家信件博物馆和档案馆参与了节目所需信件的收集推荐工作。耳熟能详的信件名篇并未收入,入选的100多封信件,跨越古今,从春秋时代的第一封私人家书到魏晋唐宋,从晚清一直到现在。其中,“有求爱信也有分手信,有战争中敌对双方的平静通信,也有父子间唇枪舌剑的激越交锋,有名人不为人知的心事,也有荒唐年代的锥心往事。无论是情感状态、价值观念还是文字风格,都是多元呈现”。

看着这些介绍已经很期待。何况,还有黄永玉、曹禺的“珠玉在前”。这两封信写于1983年。对于这位艺术界的前辈和心灵上的朋友,黄永玉坦率真诚地指出了自己的意见:“你是我的极尊敬的前辈,所以我对你要严!我不喜欢你解放后的戏。一个也不喜欢。你心不在戏里,你失去伟大的灵通宝玉,你为势位所误!从一个海洋萎缩为一条小溪流,你泥溷在不情愿的艺术创作中,像晚上喝了浓茶清醒于混沌之中。命题不巩固,不缜密,演释、分析得也不透彻。过去数不尽的精妙的休止符、节拍、冷热、快慢的安排,那一箩一筐的隽语都消失了。”

“谁也不说不好。总是‘高’、‘好’,这些称颂虽迷惑不了你,但混乱了你,作贱了你。写到这里,不禁想起莎翁《马克白》中的一句话:“醒来啊马克白,把沉睡赶走!你知道,我爱祖国,所以爱你。你是我那一时代现实极了的高山,我不对你说老实话,就不配你给予我的友谊。”

王耀庆用激情而有力量的语调朗诵出这些话语,让我这颗沉寂多年的文艺心也开始砰砰作响。孔子曰:益者三友,友直,友谅,友多闻。黄永玉的话,真正担得起“益者三友”。

想起刚看过的一篇文章《中国当代的一些文人,实在是过于聪明了》。这其实也是一篇旧文,学者王彬彬写于1994年,然而,时隔20多年去看,中国当代文人的聪明,或许更加让人拍案叫绝。文中说:“中国当代那些极聪明的作家、文人,虽是书生,却没有一点书生气。他们过人的聪明,早使得他们把注定在任何时代都不合时宜的书生气洗得干干净净。”

不光书生,大多数人也失去了说真话的能力,就像童话里的那些大人一样,假装看得见皇帝的新装,天天当一个点赞党。除了点赞,对于朋友,你还会发表不同意见吗?像黄永玉一样,真挚坦率、一针见血地指出“你失去伟大的灵通宝玉,你为势位所误”吗?

曹禺没有把黄永玉拉黑,他大方地收下了这些尖锐的批评,他在回信中说:“你鼓励了我,你指责我近30年的空洞,‘泥溷在不情愿的艺术创作中’。这句话射中了要害,我浪费了‘成熟的中年’,到了今日———这个年纪,才开始明白……”他说黄永玉是个火山,突突喷出白热的火岩,“我在你身边,是不会变冷的”……

很好很好。心灵上的坦诚相见,比朋友圈里惯常的点赞拉黑要好上100倍。

从前我们也写信,一字一句地写出心里的话,笔尖凝着情感。到如今,写信几乎已经成了失传的技艺。 汉乐府里我很喜欢一首诗:“客从远方来,遗我双鲤鱼。呼儿烹鲤鱼,中有尺素书。长跪读素书,书中竟何如。上言加餐饭,下言长相忆。”最后一句的情意尤为动人。而今一个网络原住民怎么表达思念呢?打上四个字“蓝瘦香菇”,然后发一个表情包?如今我们给人送橘子,也不会像王羲之那样,还要手写一个帖子:“奉橘三百枚,霜未降,未可多得。”快递小哥会给你送上门的。

古人的书信,是尺素,是鱼雁,古人写着写着,写成了书法艺术;我们的书信,是伊妹儿,是微信,发着发着,错别字连篇,因为太快了,手比脑还快。古人曰:见字如面。因为山长路远,相见时难。我们如今打字如飞,甚至都不用打字了,语音即可。想见面?视频啊。物理距离是近了,只是,心理距离或许咫尺天涯。 “见字如面”,这是古人的情感,我们虽然已经失去,但至少还可以通过节目了解一下。或者,也是一种回忆———在其实并不太久的以前,网络还没有出现之前,人与人之间是如何交往的。你看,我们似乎已经快忘光了。

来源:金华日报 作者:周末部 章果果 责任编辑:胡越
关键词: 如飞 打字 年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