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实时播报 > 网闻快报 > 正文

座无虚席的《塔洛》:三线城市艺术电影自救记

提示: 前天浙江师范大学一名戏剧影视学教师与浙江金华时代国际影城的某经理在电话里的通话,它事关昨日上映的一部艺术电影《塔洛》在这个三线城市院线的生死存亡。

“你们影院明天会放电影《塔洛》吗?”

“我们明天的厅都排满了,好像并没有放映的安排。”

“那可以给金华的观众安排一场放映吗?就一场。”

“我试试看,如果可以,只能明天下午四点多,我看看把哪个影片撤出来,不过你必须保证至少有60个人买票。”

……

这是前天浙江师范大学一名戏剧影视学教师与浙江金华时代国际影城的某经理在电话里的通话内容,它事关昨日上映的一部艺术电影《塔洛》在这个三线城市院线的生死存亡。

这名教师是黄豆豆,他后来答应了经理的要求,成功地为这座城市在12月9日公映当天的下午4点10分赢得了这唯一的一场排片。电影放映的时候,整个影厅座无虚席。

QQ图片20161210192634

观众保留的票根

这是这个冬天里再普通不过的一件小事,但我们或许可以管窥蠡测,从中看出中国艺术电影在当下的处境。

《塔洛》改编自万玛才旦的同名短篇小说,是其拍摄的第五部藏语电影。《塔洛》描绘了藏民塔洛在办理二代身份证和结识理发店女主人杨措前后的困苦与孤独。电影放弃了藏地的斑斓色彩而使用黑白摄影,并用大量的镜面空间去呈现藏地与藏人的倒影,突显出塔洛与文明世界的隔绝与冲突。万玛才旦说,这是一部是超越地域的电影,因为“对身份和外界的迷茫是普世性的”。

QQ图片20161210192619

电影《塔洛》海报

其实在正式上映前,《塔洛》已经在国内外备受关注并取得佳绩。去年9月,《塔洛》亮相第72届威尼斯电影节,成为“地平线”单元竞赛影片。去年11月,《塔洛》斩获第52届台北金马奖最佳改编剧本,并获得最佳剧情片、最佳导演奖、最佳摄影奖等三项提名。金马奖主席张艾嘉说:“《塔洛》是一部表现手法特殊的影片,我们希望这部电影有充分与观众见面的机会,不要让观众错过这部电影。”

那么这样的机会是否真的来临了?

今年,《塔洛》在全国各地亮相、点映过,包括北京国际电影节和上海国际电影节。在今年10月的第三届浙江青年电影节上,《塔洛》作为开幕影片率先亮相。当时这部影片吸引来的观众远超主办方的预计,连影厅的阶梯上都挤满了人,影城只能调来椅子临时加座。那晚,电影还吸引到了几位特殊的朋友——来自奥斯卡金像奖的评审,他们在阶梯的加座上看完了整部电影。

12月9日,没有看过这部电影终于迎来了《塔洛》在全国的“限量公映”,这也凸显了这部艺术片在商业院线中的珍贵和无奈。万玛才旦说,电影将会在一些艺术氛围较好地院线上映。那么,它究竟能与多少观众见面呢?截至撰稿时间(12月9日晚上12点),北京共有18家影院上映《塔洛》,上海与广州各有9家,杭州有10家(数据来自猫眼电影)。而在金华,这所浙中三线城市,在黄豆豆老师与某影院经理沟通之前,这个数字是0。

2016年无疑是中国电影市场增速放缓的一年,但同时也是中国艺术电影取得喜人成绩的一年。这一年,《百鸟朝凤》《冬》《路边野餐》《长江图》《黑处有什么》《塔洛》等艺术电影相继登上院线。这一年,在长春电影节闭幕当天,中国首个艺术院线联盟宣告成立,它在全国31个省市中的重点城市选定了100个影厅作为首批放映厅,规定每天至少会放映三场,每周至少保证10个黄金场次放映。

但是艺术片的春天真的来了吗?《百鸟朝凤》靠着制片人方励的“惊天一跪”才获得更大的排片量和票房,赢得无数赞誉的《路边野餐》只有10天的映期,斩获第66届柏林国际电影节银熊奖的《长江图》最终票房定格在326万(数据来自猫眼电影)……再加上此次《塔洛》的“限量公映”,艺术片似乎一直难以在中国电影市场上找到自己的一席之地。创作者们并非没有放下身段去呼吁,王小帅和贾樟柯都曾为自己的电影求情。方励的下跪更是提醒我们,中国艺术电影还有尊严吗?

中国艺术院线联盟正是在艺术电影的危机中诞生的。它声称接下来会在全国征集400个合作艺术影厅,并逐步扩大整体布局,最终实现3000块银幕动态放映艺术电影,使得每个省市的观众都能够看到艺术电影。但是到目前为止,浙江金华这样的三线城市并没有迎来自己的艺术影厅。是院线没有给艺术电影留有足够的生存空间?还是观众的水平与素质还不能足够支持艺术电影的发展?这不能妄下定论,但艺术电影的发行和放映正迫切需要一次全新的调整。

在金华,《塔洛》的成功上映无疑是三线城市艺术电影一次成功的自救。显然,黄豆豆老师在用一次个人的赌博尝试为一座城市赢得艺术电影的声誉。如果最后来到影厅观影的观众寥寥无几,那么不仅黄豆豆要为这60个座位自掏腰包,更令人心寒的是一座城市对艺术电影的漠然与忽视。人们或许会对艺术电影在全国的发展又打上更多的问号。

幸好,这次自救成功了,尽管过程并不那么顺利。在答应黄豆豆的请求后,那家影院竟发现没有《塔洛》的资源,最终辗转6家同行影院才成功借到。获得影院的应允后,黄豆豆在微信群和朋友圈中发声,呼吁浙师大学生与朋友一起前往影院观看这唯一一场《塔洛》。随后,黄豆豆的同事和学生们自发开始了一场声势浩大的转发。最后来到影院的不仅有浙江师范大学的师生,也有普通的金华市民,他们坐满了影厅的106个座位。

QQ图片20161210192531

电影放映结束后,部分观众合影留念

观众并不一定了解《塔洛》,也可能甚至不知道它是一部藏语片。但通过这样一场源自民间的观影呼吁而非媒体的宣传,他们反而更愿意选择信任。岳女士是金华的一位自由职业者,在辗转获得朋友转发的消息后,她与朋友一起来到影院观看《塔洛》,而她们俩都不知道《塔洛》讲了一个什么故事。

裘女士是浙江师范大学一名社工专业的教师,她坦言对国产艺术电影“非常支持”,并希望艺术院线能在金华好好地发展起来。她说,她接触过不少金华民间自发组织的读书会,普通市民的艺术鉴赏力并不差,艺术电影在三线城市并非没有受众面。这样的言论似乎戳到了某些唱衰者的痛点。艺术电影真的是缺少有足够欣赏力的中国观众吗?

黄豆豆的同事余韬老师认为,艺术电影的整体环境已经越来越好了,但不能保证明年仍有这么多优秀的艺术电影上映。他希望一些艺术电影能多开拓中小城市的受众市场,一些中小城市的院线经理也能够有更大的格局和视野。

影院经理也承认,这次能够积极排片的最大原因,是因为她自己也是性情中人,被黄豆豆老师的执着和热情所打动。所以在10号、11号和12号,这部影片又各加排了一场。那么经由这次契机,一个三线城市会迎来更多的艺术电影排片量甚至固定的艺术影厅吗?当然,答案仍在风中飘。但这一次艺术电影的自救,或许能成为个体力量撬动院线甚至是艺术电影市场的成功范本。

来源: 映画台湾 作者:庞盛骁 责任编辑:徐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