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金华日报 > 十一版 > 正文

大流感

提示: SARS,是我一生碰到的最大的群体性恐慌事件之一。

SARS,是我一生碰到的最大的群体性恐慌事件之一。恐慌性事件有各种各样,作为知道一点历史的中国人,我觉得我的一生已足够幸运,但是,SARS的印象仍是极深。它来得恐怖之极:死亡率高,传染又是通过空气,与病人或病毒潜伏者一起坐个飞机火车什么的就可能染上,那你想,自己得病死去还不是分分钟的事情?

SARS的过去,卫生学专家乃至领导也许知道,作为平民百姓的我至今仍莫名其妙:为什么天气一热起来它就过去了?大规模的隔离固然起大作用,但也忒虎头蛇尾了吧?读了美国历史学家约翰·巴里的《大流感———最致命瘟疫的史诗》,才算有点明白。原来,如果SARS病毒真来自于果子狸等动物,那么,这种病毒改变了宿主,即从动物到人类身上后,通常会削弱其毒性,这样就很可能可以解释它来时气势汹汹走时偃旗息鼓。但是从历史上看,瘟疫的流行不仅很难在以后绝迹,而且很可能会卷土重来,哪怕是在现在这个科学似乎昌明的时代。

《大流感》写的是1818~1919年横扫世界的流感大流行。大家都知道那是第一次世界大战的当口。一战共死亡1000多万人,伤2000万人,给大家的印象是已经血肉模糊,惨不忍睹,殊不知大流感的死亡人数远超战争,当今估计为5000万至1亿左右。而且,由于战争的人群集聚,特别是士兵的集聚更为传染病提供了方便。在这一次的大流感中,最容易死亡的不是老弱病残,而是20至40岁的最强壮者。在芝加哥,他们是41~60岁死亡者人数的5倍。一名瑞士医生说,他没见过50岁以上的重症病人。在南非的城市中,20~40岁的死亡者占总死亡人数的60%。事后的解释是,年轻人的免疫系统太强,对入侵病毒发动了大规模的应答,使肺部充斥液体和碎片,无法进行氧气交换,所以会在患病后会突然吐血而亡。而且,在不发达地区的病情更为凶悍,正如天花当年在美洲发威一般,大流感在较少经历流感的贫困地区更是如入无人之境,无法确切统计它在哪些地区杀死了多少人。

1918年的世界,约有18亿人,如以5000万至1亿的死亡人数计,死亡率为1/36至1/8。如果现在已有60多亿人口的地球再次流行类似的大瘟疫……而且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有那么多的动物与人类混居,比如猪、鸡、鸭、羊、牛、鸽子等等。作者坦言:“我们对新的疾病流行准备得有多充分?”

“当我写下这句话时,我们还没有准备好。毋宁说,完全没准备。”对此,作者从许多方面进行了分析。作为外行,这里就不再重复了。

来源: 作者:D.J 责任编辑:
关键词: 流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