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金华日报 > 十版 > 正文

你长大了吗

提示: 正在吃饭,女儿突然来了一句:“爸,我什么时候才能长大啊?”听过之后,怦然心动,思绪瞬间被拉回到自己的童年。

翟 杰

正在吃饭,女儿突然来了一句:“爸,我什么时候才能长大啊?”听过之后,怦然心动,思绪瞬间被拉回到自己的童年。

小时候的我,天天盼着能够长大,看着周围比自己高一头的大孩子们,心中感到无比羡慕。我不想成为他们眼中的小不点,我盼望有朝一日能像他们一样成为大人。说来好笑,我当时最大的愿望,是能像邻家大伯一样,拥有胖胖的肚子,那样,就能用上腰带了。那一段时间,我铆足了劲吃饭,但几个月之后,肚子仍旧瘪瘪的。我几次偷偷把父亲的腰带系在腰间,无奈,扣上最紧的一个眼,腰带还是会滑落到屁股上。长大多好啊,除了能把衬衣扎到裤子里,能用上亮亮的皮带,还可以畅快地表达自己的想法,而不再整天被呵斥“大人说话小孩子少插嘴”。如今,我长大了,早就有了胖胖的肚子,早已用过各式各样的皮带,也没人再对我说“大人说话小孩子少插嘴”之类的话。回忆过往,面对当下,既好笑,又酸涩。

“爸,你想啥呢?”女儿的话把我唤醒,“我问你呢,我什么时候才能长大啊?”“现在不好吗?为什么非想长大呢?”我问她。“现在也好,”女儿嘟着小嘴,“不过,我还是喜欢长大。”

问缘故。女儿说,长大了,就不用天天写作业了;长大了,就可以有自己的手机,也能发朋友圈了;长大了,就可以想穿什么衣服就穿什么衣服,想穿多少就穿多少了;长大了,可以去旅行,去见识见识外面的世界……女儿打开了话匣子,一口气列举了十几条长大后的宏伟愿景。

这让我深有感触。小时候,认为长大是一件很幸福、很遥远的事,真的长大了,却又盼望能回到无忧无虑的童年。寒冷的冬天,可以穿着棉袄棉裤在冻得发硬的土地上疯跑,可以撅着屁股弹玻璃球,可以头上冒着热气追着陀螺一通猛抽,可以花一元钱买个热气腾腾的肉包子几口就吞下去,可以叼着冰棍在那台黑白电视机前玩“超级玛丽”、“魂斗罗”、“双截龙”……直到真的长大了,才明白,遥不可及并非10年之后,而是今天之前。女儿还不懂得这个道理,她像我当年一样,只是一心盼着早一天长大。我知道,跟她说珍惜童年时光之类的人生道理她肯定不会有任何感触,一如当年父母跟我说这番话,我觉得简直就是废话连篇一样。

我在脑海中,寻找着一个更好的角度,试图让她能更全面地了解“长大”的含义。我说,孔融4岁就长大了,刘胡兰10岁就长大了。而像那些抛弃父母的人,纵然他已经四五十岁,也没有长大。女儿若有所悟地点点头:“哦,也就是说,懂事了就是长大了。”“是的。”我说,“就拿你来说吧,虽然才6岁,但是每次有好东西,你总是想着让奶奶和爸爸妈妈先尝尝,从这方面来说,你已经长大了。”女儿歪着脑袋,又调皮地眨了眨眼睛:“爸,你长大了吗?”我笑了,这还用说,你都这么大了,我当然长大了。女儿伸了伸舌头:“我看你没长大。”

哦?愿闻其详。

“就拿昨天来说吧,早晨奶奶让你穿上秋裤,你非但没听,还有些不耐烦。”女儿开始细数落我的不是,“还有那次,你酒喝多了,奶奶边给你倒水边说,这孩子什么时候才能让我省点心哦。”

女儿的话让我一阵脸红。的确是这样,虽然已为人父,但在很多方面我还真的没有“长大”。吃饭了,坐在餐桌上喊“筷子”;找不到诸如钥匙等物件时,总责怪妻子乱拿乱放……

这时,母亲放下刚炒好的一盘菜,用围裙擦着手,说:“这样挺好,你长大了,我就老喽。”我望了望母亲,又看了看女儿,抓着她的手说:“那就让我们一起走在长大的路上吧。”

这话说出口时,我的眼睛竟然有些涩涩的。

来源: 作者:翟 杰 责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