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实时播报 > 原创新闻 > 正文

1300多株苗只长个,不结果,13户葡萄农种了两年颗粒无收

对此,农业专家说——— 苗没问题,种法也对,但不适合金华

金华新闻客户端12月28日消息  金华日报记者 汪 蕾 通讯员 金乐佳

永康前仓、丽水缙云的李先生、林先生等13名葡萄农最近遇见了这样一件闹心事。2014年底,他们购买了1300多株名为超级早熟大红提,号称“效益比一般红提好、颗粒大、产量高、成熟早”的葡萄苗,从第二年2月到如今,施肥除草好好照顾,整整种了一年零十个月,这些苗却颗粒无收。

前不久,13名葡萄农怀疑苗的质量存在问题,与商家交涉无果,遂向金华市市场监督管理局投诉。

然而,市市场监管局协同婺城区农林局特产站技术专家调解分析后发现:商家卖的苗没问题,农民的种植也没问题。那么,问题出在哪儿?这还得归咎于未经试验、试种的新品种,在引入后不适宜本地种植。

海盐考察接触到“效益好、颗粒大、产量高、成熟早”新品种

今年60岁的李先生说,这13户葡萄农都是朋友,其中12户来自永康市前仓镇,只有林先生是丽水缙云人。他们都是有多年种植经验的葡萄行家,年头最长的有十五六年,他自己是从2006年开始种植葡萄的。葡萄种植是13户人家最主要的经济收入。

这次出问题的葡萄苗,他们都是在婺城区乾西乡一葡萄研究所购买的,品种都一样,叫做超级早熟大红提,是刚从美国引进的新品种。事实上,早在2006年刚开始种葡萄时,李先生购买的第一批苗,就是经朋友介绍在该处购买的。“以前买的苗一直不错,很多过了10年还在结果。只是有的品种比较老了,生长期长,口感没那么好,就卖不出好价钱,我们就划算着要改良品种。”

2014年下半年,李先生一行人在当地农业专家的带领下,到浙江各地考察新品种。在嘉兴海盐一个葡萄种植基地考察时,他们接触到了超级早熟大红提的新品种。“当时,我们也看到了葡萄的长势和果子,确实好。”李先生说,当地负责人介绍,新品种是从美国新引进的,具有效益好、颗粒大、产量高、成熟早的特点。

10多户葡萄农都心动了。后来,李先生与当年购买葡萄苗的这家葡萄研究所负责人陈兆峰联系时得知,他那里也有新进的1000多株超级早熟大红提幼苗。陈兆峰说,当时,李先生他们13个农户二话不说,赶到金华来买光了葡萄研究所的所有新苗,他后来又新补了一批。

当时,李先生买得最多,有320株。其他人多的有200株,少的也有60株,总共加起来1300多株,每株的成交价格是20元,比一般的果苗要贵。

1300多株零收成,保守估计损失超17.8万元

李先生是13户农民里最早发现葡萄树“光长个,不结果”的。

他说,这些葡萄苗2015年2月种下去,之后的第一年没生子,他并没有注意,“有的苗结果慢,但一般一年半左右肯定要结果了”。到第二年,葡萄依然没有结果,他当时还怀疑是不是自己的种植有问题,就与其他一起购苗的农户联系,发现葡萄挂果情况都一样。“葡萄苗的长势非常好,大概一年就根强叶茂,和别的两三年树一样了。但是,偏偏不结果,基本每株就长一串,还存在裂果,也就是颗粒无收。而且,我们13个人都是有十来年种植经验的老农民了,种植应该没问题。”

随后,李先生一行找到当初购苗的葡萄研究所负责人陈兆峰,双方交涉无果后,投诉至市市场监督管理局。今年12月中旬,市市场监管局特邀婺城区农林局经济特产站技术专家,并

组织双方进行调解。13户种植户的要求是退还苗款,并要求商家赔偿其消耗的时间,造成的产量、工钱、肥料、农药等适当损失。经协商,被诉方只承担改造嫁接的责任,双方意见不能达成一致,调解结束。

参与调解的工作人员对该案件最终未能调解成功表示遗憾,他们认为,该研究所负责人在事件中存在一定责任,未能在农民购苗时提醒新品种未曾在金华试种、试验,这也是所有农业种苗经营者应该注意的。 

李先生给记者算了一笔账,当初买苗的价格是20元/株,1300株花了2.6万元。除此之外,按每亩地能种100株苗算,每亩地每年的各种成本加起来损失7.6万元,两年也就是15.2万元。也就是说,不包括原有土地收成等额外损失,粗估计这1300株葡萄苗给13户人家带来的损失就超过17.8万元,平均每户损失近1.4万元。

“种葡萄基本是我们的主业,这块收入对每个农民来说都不小,而且后期改造嫁接,也还需要两三年的过渡期。”他说。

没有事先在金华本地进行试验、试种

说起来,葡萄研究所负责人陈兆峰也很委屈。“当时,我进了1000多株这个新品种的苗,他们自己找来买的,买光了还不够。我也没来得及种下去试验,如果我的苗是好的,那为什么我要承担责任?”

陈兆峰说,购苗一事并不是自己推销给李先生他们的,而是客人自己找上门来;而且,在卖苗时,他也向李先生一行说明了这种新品种可能存在的“裂果、日灼”等缺点;再者,海盐当地的气候、土壤条件都与金华相似,照理说李先生他们考察过海盐是成功的,金华也应该能种。如今,苗种活了却结不了果,他也不清楚问题究竟出在哪儿?他认为,这件事造成的赔偿要他负责,并不合理。

随后,记者联系上婺城区农林局特产站技术员方桂清,他全程参与了双方调解。方桂清表示,从视频、照片、样苗等情况看,葡萄苗的质量不存在问题,农民的种植方式也基本没有失误。之所以“只长个,不结果”,原因在于这个从美国引进的新品种并不适合在金华种植。他查阅相关资料发现,超级早熟大红提适合较为干燥的空气、土壤环境,在金华湿润的环境下,这个品种就会出现生长过于旺盛的情况。虽然枝叶茂密,却不易结果,即使结果也容易在晒后得裂灼病,导致裂果。

方桂清说,一般来说,新品种引入本地,应该有一个两三年的连续观察期,经过前期试验、试种产生良好示范后,再规模化推广。这次葡萄“乌龙”,实际就出在研究所和农户都没有事先在金华本地试验、试种。

他表示,在种植新品种经济作物过程中,经常会发生类似的品种不适应当地而失败的事。不少种植户存在觉得人家收成好就急于引进、盲目跟风的问题;但事实上,不同的品种在生长条件、管理技术上都有不同,比如这次的葡萄品种,在海盐种植成功却在金华不能结果,这也可能是管理技术没有跟上。

方桂清提醒,农民购买种苗应尽可能选择经工商、农业部门认定过的种子站、苗木站;如遇种子站、苗木站买不到的先进、稀缺品种,也应先少量购买,试种观察两至三年后再规模化推广。

来源:金华日报 作者:周末部 汪 蕾 责任编辑:傅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