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实时播报 > 原创新闻 > 正文

能记三生的金华县令汪可受

人有上辈子吗?人若有上辈子,此生就不寂寞。

人有下辈子吗?人若有下辈子,死亡也就不再那么可怕。

尽管我们都知道这是荒唐的,但世俗男女们依然爱说三生,慰情胜无。

(一)

唐代有一名僧叫做圆泽,他与处士李源为友,两人相约去四川,李源建议从湖广沿水路入川,圆泽定要从陕西越山岭而去,最后拗不过李源,两人沿江溯流而上。舟过南浦,圆泽在船头遥遥见有一个妇人在江边打水,面色突变,李源忙问为何?园泽告诉他那个妇女就是他下辈子的母亲,怀孕已有三年,因他不来所以一直没有生产,今天见到了就没法再躲开了。这两日内他恐怕就要辞世,结束与李源这一世的友情了!李源这才明白他当初不愿意沿江入川的原因,后悔不迭。圆泽约李源在他重新降生后的三日相见,以一笑为信,又约12年后到杭州再会。李源伤心不止,无奈告别。

到了所说的日子,李源果然寻访到那个妇人家中,见有一初生婴儿在襁褓中朝他直笑,看来这个约定确实是真。又过了12年,李源如约到了杭州,正是一个月明如昼的中秋之夜,李源信步到了天竺寺外,在一块大石之边忽见一牧童缓缓骑牛而来,口中还作歌道:“三生石上旧精魂,赏风吟月莫要论。惭愧情人远相访,此生虽异性常存。”原来这就是圆泽的后身到了。李源连忙上前话旧,可惜世隔途殊,两人再也无法回复前世的相知相近了!

这真是一个非常美丽的故事,人间的高情厚谊可以穿破生与死的阻隔,抵抗住时间的灾难,在前后世穿越往来。从此,那块见证了这个奇迹的石头就被称为“三生石”,这是中国文化史上一个著名的典故。

(二)

那么我们到底能不能记住上辈子的事情呢?

明清以来有一种民间流传很广的说法,这个说法后来被形诸文字,通过《玉历传》这样宣传因果报应的迷信书籍广泛传播:人死后投胎前要先从奈何桥与孟婆亭前经过,孟婆亭里有个白发苍苍的孟婆在施茶,这茶其实是迷魂汤,喝了以后下辈子就记不住上辈子的事情,而且每个人都非喝不可!所以我们能拥有的便只有此生了。

有意思的是《聊斋志异》里记载了一个湖北黄梅人汪可受的故事,他很神奇,大概每次都能躲过孟婆的茶汤,记得上辈子的事情。比如他说自己第一辈子是个秀才,在和尚庙里读书。和尚养的一匹母马产了一匹骡子,被他不知用什么办法巧取豪夺过来。死了以后,阎王嫌他贪婪,罚他再到那所寺庙投生为骡子还报和尚。他没办法只好去了,但人而为兽着实不易,他一直想早点自尽好重入轮回做人。哪知道那和尚很爱护它,一直没有机会,过了好些年才孽满投胎。第二辈子他投胎到了一户农民家里,结果因为记得上辈子的事情,聪明过头,一生下来就会讲话,把大家都吓坏了,认为他是妖怪,就把他杀了。第三次他才投生到了现在的父母家中,出世后他想起上辈子因为讲话太早而遭致的厄运,干脆就闭口不言,一直到三四岁,大家都还把他当做哑巴。有一次父亲要写一篇文章,才开了个头就有客人来了,出书房接待,回来后发现已经写好了。父亲感到很奇怪,后来才发现是这个不会讲话的儿子写的,于是认真教他读书。他年纪轻轻就成了进士,后来官居大同巡抚的高位。

这个故事其实无趣得很,倒不是因为蒲松龄的文笔不佳,而是他所记载的讲述者本身的立意就不高,一意要作怪论,远没法和“三生石”的托物寄情相比!

(三)

那么这个汪可受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物呢?

认真考查一下,他其实并不是蒲松龄所在的清朝人,而是生活在万历年间的明代人,并且还曾经担任过金华的县令。他在金华为官时发生的一个故事,比前面的三生自述有意义多了,叫“金华猴”!

故事的具体内容是这样的:明代万历年间,金华有个要饭的偶然从一座山村经过,看到一只猴子被一群顽童抓住了,顽童们虐待它,猴子发出“吱吱”的惨叫。老乞丐动了恻隐之心,拿出仅有的一点钱把它救了下来,让它跟着自己。老乞丐吃什么猴子便吃什么,“两人”相依为命。老乞丐教猴子演戏,小猴子乖巧异常,每次外出摆场子都能挣到不少钱,生活渐渐宽裕。

这只会帮他挣钱的猴子,让看在眼里的其他乞丐羡慕万分。有一次,一群乞丐一起喝酒,其中有一个人故意把老乞丐灌醉了,在一座废窑内将他打死,然后把这只讨人喜爱的猴子夺走了,四处牵着它要钱。汪可受当时正任金华知县,有一次外出的时候,鸣锣开道,正好碰上他们在演出。可怜的小猴子就径自咬断绳子跑到他轿前,而且做出了些喊冤告状的模样。汪可受心知有异,就命人跟着这只猴子。猴子把他们带到那座废窑里,找到了老乞丐的尸首,查找下来,一桩凶案才得以大白于天下,那个凶手得到了应有的惩罚。更让人想不到的是,当汪可受买棺焚化乞丐尸体的时候,这只猴子也纵身一跃,跳入火海追随他的主人而去,真是有情有义!

这个故事最早见于汪可受同时代人朱国祯写的《涌幢小品》,作者与汪可受同朝为官,也许是亲耳听他说的也不一定。入清以后,有个叫王言的把它写入了一本叫做《圣师录》的书,那本书专讲因果报应,里面有许多动物报恩的故事。后来著名的笔记小说编写专家张潮又把它编入《虞初新志》,它的凄美丝毫不输于“三生石”,也成了中国文化史上的一个重要典故。

看完以后,我们会以为这个断案如神的汪可受是个足智多谋、老成持重的人,其实恰恰相反,汪可受在金华当县令时才20多岁,堪称少年才俊。这是如今的我们不敢想象的,很多人这个年龄段也许在职场生涯中刚刚起步呢,他却可以独当一面,挟制百里,为人“父母”了!

这是他中进士后出任的第一个重要官职。汪可受在金华期间还碰巧遇上了武义轰动天下的王孝子案(详见本报4月24日10版)。这是一个影响深远的案子,汪可受受上司指派也参与了会审,并且不忍判处复仇的王孝子死刑,但这位孝子最后却以自己一头碰死在公堂上的方式了结此案。汪可受大受感动,马上写了《王孝子传》流布天下,以作表彰。有了这样两桩“事迹”后,汪可受后来就以“善断狱”而闻名了!

汪可受此后官运一直亨通,先从偏远的金华小县升任京城的礼部主事,后又任山西的学使、山东的按察使等职,想来不无沾了“王孝子”案的风化之光的可能!他履历完备,担任过行政、教育、司法、军队等多方面的官职,堪称当时难得的“明星官员”。最有意思的是,作为一个文人,他最后的职务居然都跟军队有关,从大同巡抚、兵部侍郎的位置上,最后一直做到蓟辽总督。

汪可受是不是真有才干呢?

我觉得很值得怀疑。关于他的那些奇怪故事,仔细求证起来大概都跟他自己的主动传播有关,你自己不说,谁知道你上辈子的事情呢?而且像“金华猴”这样的案子,其实也不难侦破,毕竟看过老乞丐与猴子演戏的大有人在,小猴子不正常地易主,老乞丐又踪迹难寻,这一切都很难不引起其他人怀疑的。同时,动物与新主人一时半会未必能磨合得融洽,何况半通人性的猴子?汪可受编故事的本领确实很强,故事的生命力也顽强,改朝换代后还在他曾经为官的地方流传,比如山东。

汪可受后来在蓟辽总督任上时,明廷与努尔哈赤发生了著名的萨尔浒之战,汪可受是明廷这一方面主要的负责官员之一。正是从这一仗开始,明与后金的命运开始翻转,明朝养虎为患,让努尔哈赤坐大,终于走上了覆灭的道路。作为这一区域“军政首脑”的汪可受虽不是军事行动的直接指挥者,可对此应负什么样的责任却很值得我们探讨,因为在战后他就被万历皇帝罢夺官职回家养老去了。

汪可受是当时著名的哲学家李贽的门徒,曾多次面见李贽,聆听教诲。李贽因所谓“异端”的思想在狱中自尽后,官方以及社会舆论对他们都极为不利,在京为官的汪可受毅然和其余的朋友一起筹资安葬了老师,并亲笔写了一篇《卓吾老子墓碑》以鸣不平,倒也显示了应有的风骨。他罢官后与当时禅宗著名的大师憨山德清来往密切,每日里谈经论道。在金华期间,他还主持重修了智者寺,方志有载。看来他一直对佛教兴趣浓厚,难怪爱说三生,念念轮回了。

汪可受当过官的很多地方都曾立祠纪念他。我们金华也一样,旧时北山的赤松观旁就建有他的祠堂,一直香火不断,纪念着这位名宦。清代嘉庆年间,金华的民间诗社北麓诗社的成员陈仁言还写过一首《谒汪明府祠》的诗,里面记载了一些关于汪可受的传说。从诗中看来,入清以后汪可受的事迹在民间便已失传了,以至于一般人认为他之所以得歆享是因为在任时求雨有功,而且还以身殉国。其实恰恰相反,金华是他仕途的起步!(高旭彬)

来源: 作者: 责任编辑:黄雪芬
关键词: 三生 金华 县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