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八婺观察 > 人可微言 > 正文

一部《辞海》与两位金华人(上)——《人可微言》之一百五十四

提示: 金华有“小邹鲁”的雅号,说明金华这个地方教育发达,人才辈出,文化积淀深厚。

人可

前言

金华有“小邹鲁”的雅号,说明金华这个地方教育发达,人才辈出,文化积淀深厚。

上个月底,是我国文化重大工程《大辞海》出版暨《辞海》第一版面世80周年的日子,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致信祝贺,并向为这两项重大文化工程付出大量心血的广大专家学者及同志们致以诚挚的慰问。

在这里,人可想说一说《辞海》修订、出版的事。在修订、出版《辞海》的过程中,有两位金华人做出了巨大的贡献。这从一个侧面印证了金华是名副其实的小邹鲁。

《辞海》是我国大型综合性词典,第一版于1936年在上海问世,至今已出版6版。

1957年9月17日,毛泽东主席到上海考察,与舒新城谈起了《辞海》。舒新城提议编辑大辞海和百科全书。毛泽东赞同舒的提议,认为先修订《辞海》,然后再搞百科全书,并对在场的上海市委书记柯庆施说,要帮舒新城解决具体问题。就这样,中央就把修订《辞海》的工作交给了上海。

《辞海》修订这项巨大的全国文化工程得以竣工,浦江人石西民、义乌人陈望道起了巨大的作用。石西民当时是上海市委书记处书记,分管宣传文化教育,直接领导这项文化工程。陈望道是辞海修订的第二任主编,修订的具体业务工作主要由他负责。《辞海》封面上的“辞海”两字就是陈望道所题。

石西民提《辞海》修订原则

《辞海》修订工作启动后,石西民就着手研究辞海编辑具体组织框架。1958年4月28日,上海市委将《辞海》修订工作的意见和有关问题向中央并报毛泽东请示。电报说:“……经过反复研究,初步决定:(1)在上海成立辞海编纂所,名义上仍属中华书局建制。行政上由地方具体领导。(2)修订‘辞海’至少需要5年时间。在此期间,作为事业单位,由地方投资,估计约需150万元。(3)辞海编纂所由舒新城负责。我们已配备两个局一级干部、20多个一般工作人员,并从上海各高等院校抽调一部分教师和少数右派分子,把架子搭起来,现在已开始工作。”5月19日,中央电复上海市委,同意上海市委关于修改“辞海”问题的意见

1957年,正是大跃进之风吹遍全国之时,《辞海》的修订难免受到影响。1960年9月,油印辞条稿出版。这部稿子大部分是用人海战术弄出来的,编写的指导方针是一名教授建议的,叫“知识性、群众性、革命性”。油印初稿中,穿靴戴帽、大批判、插标签等极左毛病,在社科和文学艺术部分的辞条中很明显。

这种情况汇报到石西民那里,他翻阅了一些稿件,断然否定了这些产品,也否定了三条修订原则。1961年2月,《辞海》编委会召开各学科召集人扩大会。这次会议,否定了大规模群众运动的写作方法。两个星期后,全国140多位专家学者集中到上海浦江饭店,对已经完成的《辞海》二稿进行修订。石西民提出了撰写辞海释文的三项原则:“知识性、正面性、稳定性。”同时强调释文的内容和文字都要“四至分明”,不能“越界筑路”。在《辞海》修订的关键时刻,石西民作出了正确决策。

参与《辞海》修订的作者有5000多人,能够在《辞海》作者名单上留下名字的只不过600多人。《辞海》编纂工作,是石西民一手抓的,翻遍《辞海》修订版的任何一版,都没有石西民这个名字。但是,参与《辞海》修订的人心里清楚,如果没有石西民的具体领导,在那个环境中编出来的书,不知会是什么样子。

欲知人可后面开评什么,且看《人可微言》之一百五十五。

来源: 作者: 责任编辑:张怡静
关键词: 金华人 辞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