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八婺观察 > 人可微言 > 正文

一部《辞海》与两位金华人(下)——《人可微言》之一百五十五

提示: 1960年冬,《辞海》第一任主编(当时称“主任委员”)舒新城病逝。上海市委决定由陈望道任主任委员。

人可

第二任主编陈望道

1960年冬,《辞海》第一任主编(当时称“主任委员”)舒新城病逝。上海市委决定由陈望道任主任委员。《辞海》修订工作可分3个阶段:第一阶段是从修订《辞海》开始到16分册出版,由舒新城任主编;第二阶段是从16分册出版到《辞海》(未定稿)合拢,由陈望道任主编;第三阶段是从粉碎“四人帮”到《辞海》正式出版,由夏征农任主编。其中第二阶段工作量最大,亟待解决的疑难杂症也最多。辞海编委会成立后,以近5年的时间主持编出了一部1160万多字的《辞海》(未定稿)。其中后4年是在陈望道领导下进行的。

陈望道对各分卷的负责人说:辞典应当是典范,百人编、千人看、万人查,因而必须严肃认真,毫不马虎;必须给人以全面又正确的知识,如果提供片面、错误的知识,将遗患无穷,就不能称作“典范”了。《辞海》副主编罗竹风称陈望道对《辞海》修订工作是“继往开来,承前启后,建树尤多”。

陈望道担任《辞海》主编期间(从1961年8月至1977年10月逝世止),他以“定人、定时、定任务”的做法开展工作。

1962年8月,陈望道主持辞海编委会第七次扩大会议,决定同年8月下旬起对试行本进行修改,接下去即总纂定稿。定稿分两步走,第一步先修改一遍,陆续编印排本,供内部继续修改和解决交叉、平衡、统一用语等问题之用。第二步是在1963年7月20日到8月20日期间,原班人马再度集中,对试排本予以改定,准备等极少数政治性强的条目审定后,即付排印。但此事未能如愿。当时意识形态领域内错误过火的政治批判加剧,《辞海》先以“未定稿”名义出版,在内部发行。

陈望道主持充实了辞海编委会的人选,北京、南京、杭州等地参加《辞海》修订的著名专家都被聘为编委。从1962年8月9日至1965年3月18日,陈望道主持召开了23次主任委员会议。在辞海编委会第七次(扩大)会议上,通过了建立主编负责制的决议,由总主编对全书负总责,各副总主编对分工主管的学科负责,各分科主编对本学科的各项工作负责。凡属内容问题,编辑不宜轻易改动,应多与作者联系,多问,多商量。对于技术性问题,可由编辑处理,作者不必多管。

陈望道还主持制定健全了辞海编委会工作的规章制度和保证全书质量的各项办法。编委会主任委员会议先后制定了《〈辞海〉定稿工作中的组织及各方面的职责》、《〈辞海〉使用专名号方案》、《〈辞海〉汇总编排付印办法》等文件,并研究了全书如何进一步提高质量,就如何解决交叉、通读、发稿、附录和插图审查等问题提出了相应的措施。

陈望道在主持《辞海》修订的同时,还同吴文祺、胡裕树一起,负责语言文字分卷的具体编写任务。对《辞海》未定稿中的语法、文字、修辞部分的条目还亲自作审定和修改。

在《辞海》修订总纂定稿阶段快要结束之际,辞海编委会主任委员会于1963年8月13日举行第十八次会议。会议讨论了《辞海》的书名题签问题。找谁题签呢?党政领导人还是书界大家?讨论的结果是:既然《辞海》是以“民间形式”出现的,那么就不请党政领导人了,也不请书界大家,而是由业内人士来题签。大会一致推举陈望道题字,以志纪念。也是的,以陈望道在学界的地位和对《辞海》编纂所花的心血,由他题签是当之无愧的。

遗憾的是,由于1966年开始“文化大革命”,《辞海》的修订工作无法按时完成,陈望道直到去世(1977年10月)也没能见到修订本《辞海》定本的面世。《辞海》修订本到1979年才出版。

结语

上篇文章和这篇文章讲了金华两位名人与《辞海》修订的故事。之所以把往事再现,是借着“我国文化重大工程《大辞海》出版暨《辞海》第一版面世80周年”的时间点,把金华文化人为我国文化事业所做的贡献告诉给读者。文化是一个地方的软实力,文化是由岁月积淀的软实力。金华的前人为金华积淀了巨大的软实力,让我们好好地珍惜之、继承之、发扬之吧。

欲知人可后面开评什么,且看《人可微言》之一百五十六。

来源: 作者: 责任编辑:张怡静
关键词: 金华人 微言 辞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