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实时播报 > 原创新闻 > 正文

【网络媒体走转改】匠人程志芳:一片匠心在银壶

提示: “银壶是有生命的,每一次的敲打都是一次叩问,都是一次与作品的对话,作为匠人,你付出了足够的真诚和汗水,作品也会毫无保留地回馈你足够的精彩。”

金华新闻客户端1月11日消息 记者 李聂

“银壶是有生命的,每一次的敲打都是一次叩问,都是一次与作品的对话,作为匠人,你付出了足够的真诚和汗水,作品也会毫无保留地回馈你足够的精彩。”

程志芳最近有点火。

_MG_8594

和程志芳一起火的还有他手工打制的银壶,据说最便宜的也要数万元一把。领导关怀、同行参观、媒体采访……自打被评为首届十大“永康匠人”之后,这位在小工坊里窝了十几年之久的银壶工匠一下子被推到了聚光灯下,甚至多少有点让人局促。

100721568904480909

大山深处的五金工匠之家

2016年岁末的一天,清晨的阳光斜斜地打在龙鸣路上,这条位于古山镇世雅的老街在车水马龙声中开始了一天的繁忙。“叮叮叮……当当当……”位于街角的一座厂房内传来一阵阵富有节奏的敲打声,持久而又略显单调。

循声而去,厂房一楼角落处一间不足10平方米的小房里,程志芳手握小锤,细细敲打着一把银色壶坯,心无旁骛。

_MG_8555

与程志芳寂寞的身影形成鲜明对比的是,这间小屋有着一个响亮的名字——“掌声工坊”。而事实上,这里并非程志芳踏上工匠之路起始的地方。

文楼,地处永康最有名的大山方岩深处的一个小村。1971年,程志芳就出生在这里。按照程志芳的说法,他家一个典型的五金工匠之家。往上追溯到祖辈,自清末起,程志芳的爷爷程文来就开始从事永康最传统的手工艺——打镴(锡与铅的合金,打成生活器具)。方圆数十里内,“文来公”的名头可谓家喻户晓。

到了父辈,程志芳的父亲程渭生子承父业,同样干起了五金工匠这一行当。和那个时代大多数永康工匠一样,程渭生走的是“肩挑行担走四方”的讨生之路。半世漂泊,一直到改革开放后,才回到家乡开起了一间小作坊。

程志芳的童年就是在叮叮当当的敲打声中度过的,这种金属撞击的声音虽然有些单调,但至今仍被他视为最美的音乐。

“那时候放学回家没有玩具,父亲作坊里用来打铜打银的铁锤、锉刀等就是最好的玩具。”程志芳说,大概10岁左右,他就开始帮助父亲打下手,对银匠的手艺也算是耳濡目染。

然而生活依旧清苦,父亲的五金小作坊一年到头的收入,也仅能维持全家的温饱。也许是因为饱尝五金工匠这一行当的艰辛,程渭生并不打算继续让儿子传承衣钵。于是,程志芳学校毕业后,遵从父亲的意愿,进入一家事业单位当起了上班族。

重燃儿时“工匠梦”

时间来到1999年,28岁的程志芳对“朝九晚五”的上班生活多少有些倦怠。与此同时,朋友圈中一批热衷书画、篆刻、茶道等传统文化的好友,也开始影响到程志芳对未来生活的重新选择。

“将近而立之年,要想放弃稳定的工作,重新换一种活法,的确需要下很大的决心。”程志芳坦言,生活方面并非没有压力,但对传统文化的向往还是让他重新燃起了儿时的那个“工匠梦”。

事实正如父亲程渭生所言,工匠的日子并不好过。

上世纪90年代末20世纪初,永康五金产业迎来了快速发展的黄金期,保温杯、滑板车、拖把……一波波“浪潮经济”袭来。尽管当时抄袭和模仿仍是支撑原始发展的主要动力,但头脑活络的永康人还是牢牢把握住了机遇,一大批人在这一时期赚得盘满钵满,完成了资本的原始积累。

与此相反,像程渭生父子这样的传统手工艺人却困在原地。“以银壶为例,作为主要原材料的雪花银属于不折不扣的贵金属,每把壶的成本就要数千元。按照当时的消费水平,很少有客户愿意爽快下单。”尽管举步维艰,但程志芳还是下定决心坚持走下去。“父亲年纪越来越大,做这一行当的人越来越少,我这个70后如果再不传承,真的要断代了。”程志芳说。

对于当时的程志芳来说,市场还不是最为头疼的问题,最大的困惑还在于传统手工技艺的传承和创新。尽管出身工匠世家,但祖辈父辈传下来的技艺也需要“与时俱进”。就银壶的造型而言,传统银壶式样单一,且仅靠锻打成型,很少融入绘画、篆刻、镶嵌、鎏金等时尚元素。

怎么办?学习!

最初的几年,程志芳大部分时间几乎都奔走在“取经”的路上。云南、洛阳……甚至远赴日本,只为买回一把价值7万元的复古银壶作借鉴。与此同时,程志芳还广泛涉猎绘画、书法、篆刻、茶道甚至古筝,从中汲取创作的灵感。

40万次的敲打与叩问

“栉风沐雨,薪火相传;筚路蓝缕,玉汝于成。”

从父辈手中接过“接力棒”的那一刻,程志芳显然没有意识到,传承和创新的路上,会充满如此多的艰难险阻。

在程志芳的作品陈列室,有一把其貌不扬的复古银壶,这是他成功打造的第一把银壶。而这把银壶的制作,整整花了两年时间。

程志芳介绍,按照传统技艺,打造银壶选用的是纯度较高的“雪花银”,采用的则是“一片造”的制壶方法。所谓“一片造”,就是将一块银锭慢慢敲打延展成一块银板,不用熔接、灌模,完全依靠手工敲打,淬炼——捶打——錾刻——打磨——抛光,讲究一气呵成。

然而对于新手程志芳来说,要想做到“一气呵成”谈何容易。“两年时间里,先后做坏了近百把壶胚,尤其是后期,整把壶已经完成了99%,不小心一锤下去,就完全成了废品。”程志芳说,一次次失败像锉刀一样磨蚀着人的耐心,有时甚至到了几近崩溃的地步。

_MG_8516

程志芳做过一个大概的估算,一把银壶从银锭到成型,至少需要40万次以上的敲打,而每一次敲打,都需要百分百的专注与投入。经年累月,小作坊里只有这叮叮当当的敲打声陪伴着程志芳孤独的身影。

而在程志芳看来,这些寂寞坚守的岁月并没有那么清苦。“银壶是有生命的,每一次的敲打都是一次叩问,都是一次与作品的对话,作为匠人,你付出了足够的真诚和汗水,作品也会毫无保留地回馈你足够的精彩。”

经过两年的艰难探索,这把被程志芳称作“终于可以上得了台面”的复古银壶终于成型。亲朋好友的一片祝贺声中,最令程志芳感慨的是,年近七旬的老父亲第一次露出了赞许的笑容。

艺术不应该向金钱低头

手艺日渐精湛,作品日趋完美,但对于程志芳来说,靠制作银壶带来的收入尚不足以改变经济上的困顿。相反,资金方面的投入却越来越大。

2006年的一天,父亲程渭生将程志芳叫到病床前,这位72岁的老匠人弥留之际最放心不下的,还是这个传承了他手艺的小儿子。“靠银匠的手艺赚不了大钱,你看看还是做点别的生意,趁着年轻还来得及。”父亲临终前的话让程志芳痛彻心扉,但也更加激起了他心中的斗志。

送走了父亲,程志芳更加专注于银壶手工技艺的传承和创新。在程志芳看来,无论再好的作品,都不能高高在上,要兼顾艺术性和实用性,真正做到了这两者的完美结合,早晚会被市场认可。

一次偶然机会,一位朋友从韩国带回一把做工精良、造型精美的银壶,价值12万元。这让程志芳眼前一亮——因为按照自己的技艺,制作一把比这更好的银壶,完全不在话下。于是,程志芳将自己关在“掌声工坊”内,潜心研究,精心打磨。22天后,一把名为“百鸟朝凤”的银壶作品惊艳出世。

记者在“掌声工坊”作品陈列室见到了这把银壶。“百鸟朝凤”整体呈银灰色,壶嘴、壶盖纽部位采用鎏金工艺,色彩夺目、高贵典雅,壶高约25厘米,最大直径约16厘米,耗银1000克。细看壶身,上面刻有凤凰、喜鹊、仙鹤、孔雀等图案,姿态优美,栩栩如生。“这上面光喜鹊就有40多只,每只神态都不一样。”程志芳说,银壶制作过程中最难的部位就是壶嘴。他在创意设计时引入了“孔雀开屏”的造型,壶嘴为孔雀头部,展开的雀屏向后自然延伸,并与整个壶身完美融合在一起。

这件作品在朋友圈立刻引起轰动。永康当地一位企业老板闻讯赶来,愿出价30万元收购此壶,但却被程志芳婉拒。“我的想法和别人不一样,作为匠人,金钱一定不能是终极追求,否则就会失去艺术创作的独立性。”程志芳说,“掌声工坊”目前连他在内只有4位工匠,每年的作品数量也就100多把,且每一件都是孤品,只有圈内的朋友相求时,才勉强出手。

“五金之光”致敬“永康腾飞”

2016年是“永康工匠”无比风光的一年。

自年中开始,永康在全市范围内发起了“重塑工匠精神,再创永康辉煌”系列主题活动,一大批像程志芳这样隐于民间的“永康工匠”被发掘出来。去年11月底,包括程志芳在内的10位工匠被评为首届十大“永康匠人”。乘着成功创建“全国质量强市示范城市”的东风,永康市委书记金政还受邀赴京,在中组部和国家质检总局合办的“质量促进经济转型升级”专题研究班上讲课,在如此高规格的讲台上为永康工匠群体代言。

“永康市委市政府如此重视质量强市和工匠精神,对于我们匠人来说,是一份莫大的荣誉和鼓励,更是继续前行的压力和动力。”程志芳说,作为匠人,一定要以更好的作品传承和发扬永康工匠精神。

立说立行。去年12月,程志芳花费半个月时间,用金、银、铜、铁、锡五种材料,精心打造了一把名为“五金之光”的银壶,计划捐赠给永康五金名品馆。

_MG_6096

这把古朴典雅的银壶,壶身以纯度极高的雪花银为主,壶嘴和壶盖钮用黄金打造,用生铁做成的壶柄上面,篆刻着“百年锤炼,臻于完善”的永康工匠精神主题语,永康工匠的LOGO(标识)则用锡镶嵌在壶身。最为醒目的是,一条栩栩如生的腾龙采用“铜走银”的手法镶嵌在壶身中央,寓意永康经济社会“新腾飞”。

“在刚刚结束的永康市第十四次党代会上,永康市委提出了‘全面小康,永康腾飞’的奋斗目标,作为一名普通的永康匠人,我一定会继续发扬工匠精神,以实际行动为实现永康新腾飞作出自己的努力。”程志芳说。

来源:金华日报 作者:永康分社 李聂 责任编辑:胡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