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金华日报 > 三版 > 正文

这部电影,韩寒想向徐浪致敬

zgg71103

 

zgg71104

 

记者 汪蕾 报道组 温君凯

韩寒最新电影《乘风破浪》将在正月初一上映。据报道,《乘风破浪》原计划2018年上映,主角名字徐太浪,身份是不被家庭理解的小镇青年,所讲故事是赛车手阿浪一直对父亲反对自己的赛车事业耿耿于怀,在向父亲证明自己的过程中,阿浪却意外卷入一场奇妙的冒险。

2018年刚好是徐浪离世10年祭。徐浪是武义人,2008年6月17日,32岁的徐浪带着“飞车王”的名字,在俄罗斯“穿越东方越野拉力赛”施救赛车时与世界告别;那以后,中国再无“飞车王”,中汽联把这个名字永远留给了他。韩寒写了很多纪念徐浪的文字,他说徐浪是“中国最好的职业赛车手”,是“最调皮但最稳重最坚强的中国车手”,也是自己“最好的朋友”。

那么,电影里小镇出来的叛逆少年、赛车手阿浪,是不是“飞车王”徐浪?从电影开机时,我们就向韩寒的几名武义好友探风多次。他们都没能从韩寒那里得到答案,只知道早在去年四五月,《乘风破浪》制作团队就曾全国遍访徐浪旧友———几乎所有人都确定,这部电影,韩寒想向徐浪致敬。

“这部电影只有韩寒拍,我们才答应”

1月18日,在徐浪好友,同样也是赛车手的洪俊超带领下,记者来到徐浪位于白溪口村的家里。

70岁的徐爸告诉我们,早在2009年,徐浪逝世一周年前,昆明就有一家公司想要拍摄一部关于徐浪的电影,他一口回绝了。这些年里,找上门来的人从没断过,家里人也从没松口。一方面,家人对于用徐浪“做生意赚钱”很反感;另一方面,对于往事,不敢提及。

徐家三楼一整层摆满了徐浪生前获得的奖杯。房间保持着9年前的样子没有变过,木头床上铺着干净的白床单,赛车轮胎做的茶几在等待,只是主人再也没回来。

徐爸徐妈平日里从不上三楼,这里最常光顾的人是徐浪9岁的遗腹子。孩子从没见过爸爸,但他知道照片里的是自己最亲的人,开车很厉害,“我爸爸在天上开赛车”。

孩子和韩寒很亲,每年寒暑假都有一段时间是在上海度过的。徐浪离开那年,韩寒曾向徐爸提出,想把孩子带到上海培养,他没有答应。

徐爸想起2008年,徐浪追悼会上,他和老伴泣不成声,是韩寒和一众好友站出来,和他说“浪爸,别哭,以后我们都是你儿子”。那以后,大家都管他叫“老爸”;当年,韩寒拿下全国汽车拉力赛暨亚太拉力赛龙游站的冠军,下午3点颁奖,4点时韩寒就带着奖杯赶到徐浪墓前,“他说,浪是他的老师、最好的朋友,这个奖杯是浪的”。那是韩寒第一次拿下全国冠军。

之后,每年的徐浪祭日,韩寒没缺席过;徐浪家是韩寒来武义必到的地方,每年一次少不了;节假日,微信、电话的联系很频繁,“他是个有良心、念旧的人”。

前年,韩寒找到徐爸爸,说想在徐浪去世10周年时拍一部电影。徐爸爸二话没说答应了:“他和别人不一样,他对浪的感情,和我们是一样的。这部电影只有韩寒拍,我们才答应。”

韩寒的赛车故事从武义开始

韩寒曾回忆自己认识徐浪的事:“我认识徐浪是在2002年的时候,那时候我刚刚参加拉力赛,不会开,最好的方法就是坐一坐高手的车。他那个时候在我所在的上海大众333车队。我把我的破车开去了浙江的武义,他的老家。我坐了一下他的赛车,终于明白了拉力赛是怎么开的。从此以后,我也能做出很好的赛段时间。”

徐爸印象里,那几年,韩寒每年都要来家里一两次,每次住上几个月。他指着家里二楼的客房说:“那就是韩寒的房间。”当时,他没想到“韩寒现在赛车开得这么好”,只觉得他是个“说话轻轻声,长得很秀气”的小孩子。

洪俊超第一次听说“韩寒”这个名字,比徐爸更早,是2002年徐浪在333车队期间。电话里,徐浪说:“我在和韩寒打台球。”洪俊超还不知道韩寒是谁,徐浪笑说:“一个很有名的作家。”

他第一次见韩寒,是在武义温泉桥头的台球室里。“走进小小的台球室,徐浪和韩寒在打台球,人很多,大家说说笑笑,然后我也加入了。”这个场景,洪俊超看《乘风破浪》预告片时最有带入感。

《乘风破浪》开拍前,制片人找洪俊超聊了整整一下午,关于徐浪,关于赛车,也关于一群爱车的少年。电影预告片里,很多画面让洪俊超看到他们年少时的影子,比如,勾肩搭背走在小城里。故事里不仅有徐浪,还有他们;特别是邓超饰演的徐太浪,与徐浪真的太相似,他义气、爽快、爱笑、幽默。影片里台球室的场景,在上世纪90年代的武义常常发生,主角就是徐浪和一群兄弟。

当年三人中的“小老王”、如今上海333车队的维修技术总监,也参与了电影,《乘风破浪》里的赛车特技画面,都是由他指导的。

武义赛车手傅军飞,在徐浪去世后,与韩寒共同出资做武义赛车场项目,并设立徐浪纪念馆。“徐浪走后,武义赛车场的项目就搁浅了,因为在资金和知名度上存在很大难度。我在2013年1月找韩寒,希望他能出力帮忙,他当即就答应了。”

傅军飞至今还记得韩寒说的话:“他说,武义像自己的半个家,感觉对这里非常熟悉,因为有很多好朋友,也因为武义见证了他赛车成长的足迹。”

不只是赛车,不只是徐浪,还是另一个身份的自己

傅军飞总觉得,《乘风破浪》的故事其实很复杂,“这里面不只有赛车,不只有徐浪,还有很多隐喻的故事和复杂的情感”,徐太浪这个角色,更可能是徐浪、韩寒,还有一众爱车人的化身。如今拿了五个年度总冠军的韩寒,还会时常问自己:“如果你在,不知道是你厉害,还是我厉害?”

傅军飞与韩寒是在2006年徐浪的试车会上结识的,第一次见面,韩寒就把车开进了稻田。他爱聊天,天马行空、犀利率直,往往一针见血;“坐没坐相,站没站相,一刻也闲不住”;穿衣打扮都很随性、不讲究,常顶着一头乱糟糟的头发,穿着件平常T恤。“他是个赛车天才,每次比赛前,他都异常艰难地把自己从床上拖起来,坐进赛车里继续睡,等车和人一块拖到赛道上,外面的喊声把他叫醒,立马满血复活。”

如今,热爱赛车的少年已步入奔四的年纪。当年的两个叛逆“愣头青”代表,徐浪的青春永远定格在32岁,而34岁的韩寒已不再写博客,也很少更新微博。《乘风破浪》是他沉默多年后的发声,韩寒想表达什么,也许,只有电影能给你答案。

来源: 作者:汪蕾 报道组 温君凯 责任编辑:
关键词: 韩寒 电影 徐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