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金华日报 > 三版 > 正文

金报记者新春走四方

军营:远离家人不等于远离团圆

提示: 正月初一早上,武警驻湖州某部的训练场上,五星红旗在雄壮的国歌声中冉冉升起。新年第一天,武警官兵们用庄严的升旗仪式给祖国拜年。我远远地站在训练场外围,接受爱国主义熏陶,扩音喇叭里传来首长声音浑厚的讲话,“远离家人不等于远离团圆”……

wl7140

 

记者 徐 超/文 见习记者 吴慧贤/摄

正月初一早上,武警驻湖州某部的训练场上,五星红旗在雄壮的国歌声中冉冉升起。新年第一天,武警官兵们用庄严的升旗仪式给祖国拜年。我远远地站在训练场外围,接受爱国主义熏陶,扩音喇叭里传来首长声音浑厚的讲话,“远离家人不等于远离团圆”……

这是我第一次在部队过年,终于在心里接受了小战士们喊我“嫂子”。

在部队过年,是少年成人礼

1999年出生的新兵段启航也是第一次在部队过年。除夕夜,他给家里打了视频电话,他说,自己从没这样想家,想念父母。

“叛逆”的段启航此前并不待见过年的“老派传统”。“过年嘛,每年都一样,我不喜欢在家待着,喜欢和朋友们约出去玩。”有好几个大年三十,父母和亲人轮番打电话,都没能把他拉回家。

今年,段启航过了个不一样的年,他第一次懂得父母期盼他回家的心情。连队刚开始吃年夜饭,他迫不及待地给家里打视频电话。视频接通的瞬间,妈妈刚进家门,家里是提前到齐的亲戚,帮着张罗年夜饭。

“我妈妈开饺子店,爸爸开车,年底都很忙,所以每年都有亲戚来我们家过年,帮忙准备年货。”段启航打电话回家时,爸爸跑完最后一班车,正在回家路上。

段启航入伍才4个月。这段时间,他甩掉了25公斤体重,让自己成了一名精壮的战士,也从一名不着家的叛逆少年变成了懂事的游子。

用段启航的话来说,来到部队大家庭后,他和家人的感情,就像在谈“异地恋”。以前,他给妈妈打电话,因为饺子店忙,手机经常没人接。现在,妈妈每次都接得很急,说话也很着急,那头忙着招呼客人,也舍不得挂电话。新年最想对父母说的话,段启航仰起头,酝酿了很久才说出来:“也没有别的,就是希望爸妈身体健康,特别是妈妈,她常年坐着包饺子,腰不好……”

过完年,段启航就18岁了。他说,来部队吃苦锻炼,是他的成人礼。新的一年,他希望自己能练出一双“铁腿”,像他的班长一样,在团比武中勇夺第一。

部队的年夜饭很热闹,一桌12个菜,不准喝酒,军人把饮料也喝出了热血豪气。

在部队过年,是最遥远的团聚

对军人来说,能和家人过个团圆年,往往是幸运也是奢侈的愿望。

倪滔入伍10年了,每年春节,他都想,明年总能回家过年了吧。今年,倪滔的父母从江苏老家来部队过年,倪滔的愿望总算实现了一半。他想,要是刚出生不久的孩子能和老婆一起来,就更好了。

倪滔记忆中的年味,是妈妈做的米丸子、爸爸炸的猪皮,是正月初一醒来放在枕头下面的压岁包,是去一个个农庄拜年,一上午攒下一大袋糖果。今年,爸妈带来了倪滔最爱吃的米丸子,但他依然没有太多时间陪爸妈。逢年过节,部队都是战备状态,倪滔大部分时间都要在连队执勤,不能外出。年前,他在公寓添置了一台电视机。每天,倪滔爸妈做好饭菜等他回来,除此之外的大把闲暇时光,就靠看电视打发。

我和公公婆婆也同样“闲”在公寓楼里。正月初一下午,我在织围巾,公婆在情歌对唱。婆婆看着我,忽然停下来,自言自语般和我说了一句方言。我没听懂,她又翻译成普通话,一脸认真地重复:“我说啊,你一个人,很寂寞的吧……”

正月初一这天,我们还接到一个令人难过的消息。连队里一位福建籍小战士的妈妈生病去世了,他没能见到妈妈最后一面。

新春佳节,万家灯火,感谢祥和安宁的团圆,感谢无时无刻的守护,祝愿新的一年,世界和平,国泰民安。

来源: 作者:徐 超 责任编辑:
关键词: 金报 四方 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