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金华日报 > 八版 > 正文

浦江80后画家办“乡情”画展

上百种消逝中的老行当 独属80后的乡村记忆跃然呈现

wl724

 

记者 汪 蕾

“没想到这些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的乡间趣闻,居然是一个80后青年画家画的。”“把老家的老传统绘画成册,难能可贵。”“看着这些画,脑子里一下子涌现出许多儿时的画面,每个画面都是一段回忆过去生活的有趣片段和感动瞬间。”春节期间,一场名为《乡情难忘》的画展在浦江博览馆开展,在铿锵有力的浦江乱弹声中,关于乡愁、乡情、回忆,都被栩栩如生的画作打开。

这些作品的创作者,年纪要比画中故事轻上十几二十岁,都是浦江80后画家黄新淼的作品。展览汇集了他近三年来创作的百余件新作,分“老行当”“乡村印象”“儿时玩耍”三个篇章,以家乡浦江的民俗民风为主线,通过作者儿时记忆,描绘那些街头巷尾的老行当、老手艺人,记录那些乡村田园的生活故事和人物缩影,重现那些记忆中的儿时游戏和快乐时光。弹棉花、酿酒、牙郎、耍猴戏……上百种即将消逝或是已经消逝的老行当在画纸上跃然呈现。

“每一幅画,都是一段回忆”

黄新淼1980年出生在“书画之乡”浦江,毕业于中国美术学院国画系人物专业。

“乡村印象”是以其儿时的记忆为主线,记录曾经发生在乡村里的生活故事、场景,包括田园劳作、农桑余事、生活娱乐、特色小吃以及地方风俗。

创作的三年多时间里,记忆里的故事都还原成一幅幅“以形写神”的中国画。“比如物资交流会上的牙郎,就是现在中介的前身,提着大秤砣的形象在我印象里很鲜活,但现在的90后都没见过;比如浦江铁匠,因为永康五金的关系,就有自己的地方特色……”黄新淼说,这上百张画作中的故事,剃头、补缸、卖棒冰、鸡毛换糖、弹棉花,都是他童年时的记忆,因此这些画也融入了浓浓的个人情感。

在这里,种植、酿酒、开副食铺、豆腐皮加工等一些家庭手工作坊和小本生意精彩纷呈;在这里,人们的衣服穿着单一,清一色的军绿色系和藏青色土布系,脚穿布鞋、解放鞋,破了补,补了又补;在这里,生活娱乐极少,偶尔会有露天电影,遇上丰收年或庆喜日子,戏班子搭台演出、外来变戏法的杂耍班子,算是一年中最热闹最开心的事情;在这里,村里先富起来的“万元户”家里有了黑白电视机,这可是件稀罕的大事,每到晚饭后全村老少男女济济一堂看电视;在这里,孩子们平日里玩的是挤麻车、打乒乓、跳皮筋、滚弹珠、摸螺蛳,最期待的是过年穿新衣、拿压岁钱;在这里,虽然生活条件简陋、物质匮乏,但人们生活和乐,左邻右舍相互之间礼尚往来,过年过节、祭祖、拜年、走亲、访友、总是特别热闹,当然还有放鞭炮……

尽自己的能力,把老手艺留住

黄新淼的《乡情难忘》,从老行当画到乡村印象,再画到儿时玩耍。其中的重头戏是一批消逝中的老行当、老手艺。

黄新淼说,外祖父曾告诫他:“无论是在和平年代还是战乱岁月,都要有一技之长。这一技就是一样行当,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这行当,不仅仅是为了糊口和讨生活,更是一种看家的本领和绝活”。

时过境迁,生活因科技的高速发展而改变,机器代替了手工,太多极具价值的行当因“老古董”过时等原因而被淘汰,一些原本闪闪发光的手艺活慢慢消失,甚至流失殆尽。“我想做的就是尽自己的能力,把它们留住。哪怕几十年后,这些老物件已经消失,我们的孩子还能从画作里,去寻找一点祖辈对手艺的坚持,对生活的热爱。”

这样上百幅还原旧时社会场景的画作,也得到了业内专业人士的好评。画家张海天为书作序,他评价黄新淼的作品功底扎实,造型能力坚实,用笔追求健拓。更重要的是,“他在普遍追新弃旧的时代,记下了生活中的不再风情,使那些行将消失的生存景象,一变而成为得以流传的文化”。

来源: 作者:汪蕾 责任编辑:
关键词: 浦江 乡情 画展 画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