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金华日报 > 七版 > 正文

文化名人博客留言本

提示: 语录:上世纪80年代的很多作家都有自己的个性和风格,莫言、韩少功、余华、格非、苏童、残雪等作家都有自己的声音,很容易将其从众声喧哗中分辨出来。现在很多人只有一个腔调。

卢一萍

语录:上世纪80年代的很多作家都有自己的个性和风格,莫言、韩少功、余华、格非、苏童、残雪等作家都有自己的声音,很容易将其从众声喧哗中分辨出来。现在很多人只有一个腔调。

留言:很多人认为2016年是长篇小说的大年,各个年龄段、四面八方的作家都推出了比较重要和比较引人注目的作品。一些大家熟悉的作家推出了新作,比如张炜的《独药师》、王安忆的《匿名》、格非的《望春风》、方方的《软埋》、贾平凹的《极花》,都引起了关注。这一年,70后、80后的长篇新作引起广泛关注,如张悦然的《茧》、路内的《慈悲》、葛亮的《北鸢》。还有更年轻的作家,像李宏伟的《国王与抒情诗》,黄孝阳的《众生·设计师》。他们的作品都使用了“拟科幻”的手法,也许不太符合大众趣味,但能够看出某些新的看世界的方法、新的艺术逻辑正在生长。

对于这些现象,小说家兼编辑卢一萍表示,感觉当下的小说写作还是有些问题,而且这些问题一直都存在。

小说写作本来是与当下生活、社会现实、生存景况紧密联系的,可是现在很少有作家深入进去,小说便沦为一种自娱自乐的东西。作家本身与社会现实脱离,对历史记忆刻骨铭心的感受没有体验,或者有意地、聪明地回避掉了。这使很多作品显得苍白无力,让读者认同小说变得很难。

现实生活、或者说我们经历的时代异常繁复,作品却越来越单薄,内容雷同,手法单一,很多人都在反复写那些非常简单的故事。

作家还有一种过于功利的表现,急功近利造成了写作的浮躁。因为这样的作品容易发表,容易被选载,似乎只有这两种渠道能使作家显出价值来。这种对现实的温顺适应和作家自身的软弱,使小说只剩下了大堆故事,成了电视连续剧脚本的一种稍微文学化表达,很少有让人难忘的人物形象。

纯文学有自己的标准,小说的重要任务就是塑造人物,脱离现实生活的作品,无论技法和形式上多么新颖,终将泯然众人矣。

彭 敏

语录:如果用功利主义心态看,诗歌还是无用,但心中装着成百上千首古代诗词、散文的人,审视世界和看待生活的方式就不再单一。

留言:近日,央视与国家语委、共青团中央共同举办的《中国诗词大会》第二季春节期间强势回归,在社会上掀起一股不小的古典诗词热。

《诗刊》编辑、央视《中国成语大会》总冠军彭敏今年33岁,是一位来自湖南的才子,硕士毕业于北京大学中文系。他作为第一场、第七场、第八场的擂主,是所有选手要面对的终极挑战擂主。

彭敏从小学6年级开始喜欢古诗词,渐渐走上“文艺青年”的不归路。在拿下《中国成语大会》总冠军以及这次在《中国诗词大会》崭露头角前,他曾意识到古典文学的“边缘”地位,甚至常常感觉人生被诗歌这个爱好所拖累。直到2013年参加河北卫视《中华好诗词》,才有了些成就感,后来又参加过七八个类似节目,尝到文学爱好的甜头,也有了用武之地。

彭敏注意到网络上有一些对此类电视节目的质疑。有人说,“不就是考死记硬背吗,这对我们沉下心来传播传统文化到底有什么用?”有人说:英国人读莎士比亚的也少了。中外有相似之处,高雅艺术在当代社会的传播中会遇到困境。物质化的日常生活,总让人觉得诗歌特别是古典文学有些“虚头巴脑”。在文化繁荣的背景下,随着国家相关政策的倾斜和权威主流媒体的推重,整个社会重视传统文化的现象回流,人们的“文学无用感”在减少,对中国文化的敬畏之心在增强,学文学、爱文学的人和古典文学本身的地位都得到提升,其传播也就水到渠成。

北大校友朱华颖诗集《最远的远方》中说,“诗歌并没有走向没落而是必将复兴”。在彭敏看来,诗歌并没有没落、萧瑟、凋零。

这几年随着微信平台盛极一时,一定程度上推动了诗歌热。“为你读诗”“读首诗再睡觉”“诗刊社”等微信平台,都拥有庞大的粉丝群。然而,像《中国诗词大会》这样的节目,以及天才高中生武亦姝的横空出世,使诗歌真正成为家长和观众的热议话题。这股传统文化热能持续多久?这不光是彭敏的担忧,也是一个可以预见的结果。诗歌有没有用?这也是显而易见的。如果家长不是为了升学才让孩子们去背诵诗词;如果仅仅因为喜欢,就能手不释卷,才会真正让诗词热起来。那个时候,肯定是物质极大满足,人们更追求精神的享受。

王中磊

语录:在这个档期不顾原本的市场环境和秩序,还是用那种吹泡泡的方式去做大市场,我个人认为这是不理性的。

留言:今年春节档上映的《西游伏妖篇》《功夫瑜伽》《大闹天竺》《乘风破浪》等新片,除了争夺春节档票房冠军的头衔,还额外承担着为国内电影市场“破冰”的重任。最终,今年春节档的票房还是“逆流而上”。从正月初一到初六,春节档全国电影票房超过33亿元,比去年同期增长近3亿元。尤其是正月初一,单日票房超过8亿元,大幅超过去年的6.4亿元,而《西游伏妖篇》单日票房更是直接冲到3.53亿元,比去年《美人鱼》首日2.77亿元的势头还猛。这一切,仿佛回到了2015年国内电影市场井喷的“黄金时代”。

真是这样吗?与票房不成正比的口碑,加深了人们对春节档如此火爆的疑问,作为真正推手之一的票补也很快被业内人士推到台前。所谓票补,就是最后实际产生的票房并非按促销价格统计,而是按影院的最低限价,中间所产生的差价,一般都是由发行方来“补贴”。相比往年,今年的票补范围更广、力度更大、花样也更多了。不过,票补真的是“万灵药”吗?事实上,在上映头几天尽享票补威力的《西游伏妖篇》和《大闹天竺》,很快就因为口碑较低而现出了“原形”,为《功夫瑜伽》和《乘风破浪》的逆袭让出了位置。

中国电影市场经过自2011年以来的爆发式增长,问题也频现,票补就是其中之一。去年增速虽然放缓,但业内并非哀鸿遍野,不少从业人士反而为此叫好,认为泡沫和投机者将会逐渐被清除,真正认真做电影的人会留下来。如今,票补再现市场,虚假繁荣的背后,真正的赢家其实没有几个。还是那句话:老老实实拍电影,别净整那些个虚的。 (琚红征)

来源: 作者:琚红征 责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