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金华晚报 > 十九版 > 正文

在北上广深奋斗的金华青年讲述房子的故事

过年期间,北上广深等一线城市,大街上几乎空了一半,因为在这里奋斗的年轻人很多都回老家过年了。作为迁徙的候鸟,他们中的大多数也只有春节期间才能回家待上几天。

与往年一样,记者的几个同学也回来了,他们刚好在这些大城市里工作生活,大家都有稳定工作,也都买了房,有的买房换房还不止一次。相比2015年,去年的各地楼市狂飙突进,在房价上涨大潮的裹挟下,他们的生活或多或少和房子也都发生了关系,也由此产生了不同的精彩故事。为了方便,我们用各地青年的标识来区分他们。

上海青年

房子还是卖早了

上海青年在大学毕业之后来到“东方魔都”,从事外贸进出口,经过几年的拼搏,自己成为一家贸易公司的老板,虽然规模还算不上很大,但每年的收入也颇为可观。

因为有较好的经济基础,上海青年在工作后三年,就买了人生的第一套房子。那是2006年,他的房子在浦东,房价不过8000元/平方米左右。100多万元的房子总价,对他来说并不算太大的负担。

买了房子后,上海的房价进入了一个上涨通道,没两年时间,他房子的价值翻了一番还多。

为了工作方便,上海青年同样在浦东,在靠近现在自贸区的旁边新买了一套房子,因为靠近地铁站,这里的房价也要贵上许多,总价达到了380多万元。但是他把老房子卖了200多万元,事实上需要承担的贷款也不过100多万元,压力同样不大。

2015年,因为个人原因,这第二套房子也卖了,总价600多万元,比起刚买时又翻了一番,而且成交很快,可见购房者对于房子的渴求,二手房也如此走俏。要知道,加上税费,这套房子总价已经超过700万元。这也反映出上海作为超大城市,其供需关系仍然是需求旺盛。

卖掉第二套房子,上海青年决定不在上海继续买房了,在他看来,虽然很多机构和专家都预测上海房价还将继续涨,但从不到1万元的单价开始买起,到现在内环以内没有低于5万元单价的房子,他觉得风险已经很大了。与其如此,不如回老家买套房子,家里的老爸老妈可以自住,作为资金来说,风险也能小得多。

当然,这只是他在2015年时候的观点,去年上海房价继续贴地飞行,让他有关上海房价的预测和返乡置业的安排双双落空。在一波接一波的抢购大潮催逼下,他终于在去年8月30日,也就是上海市面传出要限购的消息流传的那天,和上万上海人作出了买房的决定。

对于他来说,这次出手目前来说还是划算的,自调控之后,他所在区域的房价实际上并没有下降,虽然房子的总价已经飙升至800多万元,但与他10多年前在上海买的总价100多万元的房子,无论从楼盘地段和房子面积来说,其实都没有什么大的提升。

“奋斗10多年,财富都在房子上了。”他说。与此同时,他发现,前年600多万元卖掉的房子,现在市场叫价1000万元。原来曾经以为的天文数字,现在不过是一套房子而已。

北京青年

走出北京 走向全国

北京青年的房子曾经在通州,而今他在北京租房住,可在全国其他一些热点城市,却有置业。

通州是2015年全北京最炙手可热的地区,因为它被规划为北京的副中心,北京市政府将迁移至此,通州区位优势被迅速放大,房价也随之被迅速放大。

北京青年买房比较晚,直到5年前才买下房子,在通州,离上班的北京四环内相当远,每天早上得花将近一个小时上班。好在房价还能承受,买的时候1.3万元/平方米,总价180万元左右。

买下房子之后,通州的房价虽然有所上涨,但一直没有特别大的幅度。北京青年也就规规矩矩地上班,老老实实每月还房贷。

从2015年年初开始,随着北京市政府迁通州的传言出来,通州房价就开始往上走,特别是京津冀一体化规划和北京副中心规划明确后,通州的房价就坐上了火箭。到去年2月,通州的新建商品房均价已经超过了3万元/平方米。而北京青年的房子,价值也从180万元升到380万元,而且前来询价的人非常多。

虽然通州地位提升,房价上涨,但北京青年觉得,房价涨了这么一大波之后,是否能够持续上升,存在巨大的疑问。一方面,随着交通问题和规划问题的逐渐暴露,行政中心和居住中心的矛盾也将日益凸显。另一方面,房价上升也将使通州客户群体发生巨大变化,所谓的不匹配,也会出现。通州的房价可能也会出现诸多的起落,一路攀升的情况应该很难见到。

于是,在2015年年底,北京青年把心一横,在高位把这套房子放在了二手房市场卖了出去,然后自己租房住。

虽然从现在来看,他的这套房子突破500万元总价不成问题,但在北京青年看来,卖了北京房子并不吃亏,因为他已经在厦门岛内买了两套房子。

北京青年买厦门的房子时机比较早,因为个人的偏好,他去厦门度假的次数较多,一来二去,他深深喜欢上了厦门,并动了在此地置业的念头。刚好在去年3月份之前,厦门房价还未开始狂涨的时候,他入手了在厦门的第一套房子。单价每平方米2万多元,在他看来,并不算贵。

在厦门房价开始快速上涨之后,7月份,他又去了趟厦门,在他之前购买的楼盘附近,以每平方米3万元的价格,又下手买了第二套房子。在他看来,这次出手依然不贵,因为按照他的价值观,厦门的气候和悠闲的度假氛围,这些超越房价的因素,才是他最终真正关心的。

虽然北京青年还在北京工作生活,但他表示,到什么时候自己想了,完全抛弃在北京的一切,来到厦门也是很有可能的,在他看来,这里更像是他的家。

深圳青年

回乡置业我选了杭州

深圳作为移民城市,其过年空城的现象更为明显,每到春节期间,天南海北的人很多都回归到他们当初出发的地方。长假结束之后,又一股脑地飞回来。

深圳青年从事的是金融投资业,因此对资产价格特别敏感。他现在最后悔的,是10年前没有买公司对面村集体开发的小产权房,当时大着胆子买了的同事都坐拥2000万元以上的资产,而像自己一样怕政策有风险未投资的,只能望洋兴叹。虽然他买的房子如今总价值也已经超过700万元,但他仍然觉得,买房致富在深圳依然是一条很好的财路。

正因为如此,与上海青年和北京青年去年都卖了房不同,深圳青年前年一直着急想再买套新房,享受这个一年之内翻番的投资奇迹,但由于房价涨幅过快,他的想法一直没有实现。

去年二线城市的上涨给了他补仓的机会。深圳青年的不少同学都在上海的银行证券行业工作,并在上海当地买了房。去年8月份,上海同学凑他一起到杭州买房,在他们看来,杭州的城市地位即将上升,而且整个基础设施建设提升很快,房价会有较大上升空间。对于老家在金华的深圳青年来说,在杭州买房也算是变相的返乡置业,于是就同意了。

利用两个周末的时间,深圳青年和上海同学一帮人在杭州各个区域转了一圈,重点是钱江世纪城和北部软件园区块,最终因为钱江世纪城房价上升太快,钱江新城的均价过高,选择了均价相对较低的北部软件园。在靠近万达广场的一个楼盘,他们下定每人买了一套90平方米左右的小户型。当时的均价将近3万元,比去年年初时翻了将近一番,但以这个区块的地段和位置,以及各种配套来说,他们还是觉得相对合理。“毕竟,和上海与深圳的房价相比,这个价格已经很下得去手了。”深圳青年与上海同学们笑称。

在买定房子后,杭州楼市还出现了抢房挤破门的极端现象,房价也每周有所上调,他们也为自己所做的投资计划正确而高兴。但没过多久,杭州就连着两次出台调控政策,限贷限外,使得杭州楼市出现了紧急刹车,成交量骤降,高价盘不能上市,最终成交均价下降。

不过,对于深圳青年来说,这个毕竟是投资项目,即便房价有所波动,也并不影响他的日常生活,而从目前的观察来看,他买的楼盘房价依然基本稳定,从投资角度来说,长远投资并没有亏。

楼市分化助推返乡置业潮

强者恒强,尽管“逃离北上广深”的话题不时就会被热炒一波,四个城市也都存在这样或那样的问题,但综合来看,它们依然是最具竞争力的城市。

这也是为什么北京青年,上海青年,深圳青年只在春节时候做候鸟,最终还是会回到这些巨无霸城市,继续他们已经熟悉的生活的原因。

与往年相比,2016年一二线城市房价大幅上涨,及随之而来的“限购”“限贷”等门槛,都让“漂一族”无所适从。有房产分析师表示,2016年城市房价分化明显,这种分化会促进今年的返乡置业潮,也会给部分二三线城市楼市带来更多机遇。

调查发现,在不同打拼城市的返乡置业人群的购房目的地有一定的地缘性规律,比如在北京工作的返乡置业人群中,籍贯来自保定、天津、廊坊、石家庄等京津冀城市群的“北漂”回乡购房意愿最为强烈;在上海工作的返乡置业人群中的苏州、南通、盐城、杭州等江浙城市籍贯的人群购房意愿强烈。

另外,在四大一线城市中,在上海工作的人群中返乡置业的比例更高。

除了房价差更大,热门城市的限购措施将非户籍人口挡在门外,也进一步推动了返乡置业大潮。

返乡置业的人群除了表现出有一定区域规律的地缘性特征,还出现了年轻化的趋势。截至2016年年底,“80后”与“90后”已成房产信息主要关注人群,这其中“90后”占比达57.2%,“80后”占比为34.2%。该报告中的另一组数据显示,有近50%的人群买房是为了结婚。随着“90后”开始进入适婚年龄,返乡置业人群也开始由更多“90后”接棒。

本报记者 严瑾漪

来源: 作者:严瑾漪 责任编辑:
关键词: 金华 房子 青年 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