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实时播报 > 原创新闻 > 正文

诗与远方的海

金华新闻网2月12日消息 浙中新报记者罗江红

车子拐进酒店那小小的门,视线突然接触到一片辽阔的大海。海岸边的草地上,有一排小小的公寓房。正犹豫着往哪停车,一个短发高个的姑娘不知打哪儿蹦出来,活泼泼地敲着我们的车窗,告诉我们把车停哪儿,然后她带我们去登记入住。

这里是澳大利亚南端的塔斯马尼亚岛,地图上那个离南极都不算太远的心形小岛。岛的东海岸有一个著名的游览胜地酒杯湾,这家滨海公寓就在离酒杯湾不远的比舍诺。

在这遥远的异国听到熟悉的汉语,总是极高兴的。聊了不多久,就知道这位姑娘叫小黎,湖南人,来这里工作还不到一个月。今天不是大年三十吗?正想家想得要掉眼泪呢!幸好春节期间来这里旅游的中国人多,她的工作很忙,一忙,就不太有时间伤心了。

一个湖南姑娘,咋跑到这么远的南半球来打工了?趁着小黎空下来的间隙,我好好听了听她的故事。

奔赴遥远异国

只为心的悸动

小黎说,她从小是个乖乖女,成绩也好,一路披荆斩棘考上大学,毕业后在广州找到了一份银行里的工作。身边好多同学亲戚都羡慕她这一路顺风的人生,她却总觉得生活中缺少了点什么。这不安分的心一旦滋生,就像热带植物一样疯长,周边的游历依然无法安抚。终于,她提交了澳大利亚的工作签证申请。

这个签证的通过率不算太高,所以拿到签证的那一刻,小黎感觉自己中了大奖。她果断辞了工作,收拾行李,直奔澳大利亚。

也就是从辞去工作那时起,小黎开始记录自己的经历和感受。她开了一个微信公众号,隔些日子,就把随想随感整理出来发上去。不是为了圈粉,只是为自己留个纪念。

小黎在澳大利亚最初的落脚地并非塔岛,但塔岛一直在她的行程规划中。从墨尔本到塔岛北端的朗塞斯顿,飞机只需一个小时,决定只需拍下脑门。今年一月初的一天,她就这样在墨尔本的街头拍了下脑门,决定要去塔岛。朋友帮忙联系了比舍诺的这家公寓式酒店,她再次走向未知的世界。

这趟看似并不遥远的旅程,却充满了一波三折的“惊”和“喜”。

旅程有惊无险

体验得失瞬间

下了飞机转车再转车,从朗塞斯顿到比舍诺,25公斤行李越提越重。她终于明白,一个人旅行,除了要有勇气,还得要有力气。

一通忙乱,终于换上了最后一趟车,只要让车把她带到目的地,今天的行程就算完美收官。放松下来的她迅速睡着。醒来发现时间早过了预计该到的点,小黎迟疑地看了地图,目的地竟然已经在身后七十公里。

坐过站了!她惊叫起来。司机停车,说今天不会再有车回比舍诺。这个自诩见过些世面的姑娘竟一下子喷出了眼泪。

“我该怎么办?我第一次来这里,请帮帮我。”

“放轻松,没关系,我可以打电话帮你找地方住,你明天再搭早上的车回去。”

小黎站在路边哭,等司机帮她联系今晚住的地方。司机一直大声安慰说没关系。

车子到终点站已经快要晚上8点,当然,太阳还没有下山。车上剩小黎和一个胡子男生。那男生一直戴着大耳机睡觉,司机叫他下车,他才发现自己坐过了站。他是本地人,于是打电话叫叔叔来接,顺便也带上小黎,因为她要去的背包客栈,与胡子男生要去的是同一个地方。

下车的时候,小黎又惊悚地发现行李箱不见了。

没忍住,又哭了。

司机找了一圈,说也许把行李箱放到了某个站,但保证不会有人故意拿走。他记下小黎的电话,说找到了马上打电话,保证今天找到箱子。

这样的承诺,小黎将信将疑,可至少钱包护照都在身上。她收了眼泪,跟胡子男生坐在路边等车,在最后一片阳光下聊天。男生一直在外面旅行,这趟是回来看奶奶的。他安慰小黎说,如果你今天毫无波折地到了比舍诺,就没有任何特别,而现在你也许会永远记得这一天。这就是旅行的意义。

胡子男生的叔叔来了,开车送她到背包客栈。路上,司机先生打电话给她,说“可爱的粉色箱子”找到了,已经请人送到背包客栈。等她到客栈,箱子已经放在门口。

在客栈里吃着鸡腿,看着月亮,还有一个小女孩在月光下绕着廊柱跑。胡子男生发消息问她一切是否还好,她说很好。她说,那一瞬间感觉自己什么都没有失去,反而得到了一切。

宁静的乡村生活

许多温暖的朋友

从繁华的都市来到这极度宁静的乡村,对年轻人来说是需要时间适应的。唯一的超市下午六点就关;饭店、咖啡店、冰激凌店各只有一家;下午两点路上就很少有车,人影更少。在这里,不仅要学会早睡早起,而且因为网络信号很差,和外界的联系也变得少。幸好对这一切,小黎都有心理准备。她说,没有网络信号其实也没什么,因为你可以学习更多的新东西。用心生活,牛奶和面包会有,朋友也会有很多。

一开始,记住每个人的脸和名字都有难度。但这难不倒小黎,每次有人自我介绍这后,她迅速拿出手机,用备忘录记下他们的名字和特征。

在这里,经常有大学生和高中生来打工,身边每天飘着十四五六七八岁的孩子,24岁的小黎都不好意思说自己的年龄。

当然,还会遇到很多住店的客人,愉快地聊起天来,简直像多年未见的朋友。春节期间,来这里的中国客人很多,看到这个笑脸如花的中国姑娘,许多人会跟她聊得火热,有些阿姨姐姐还会给她留下一份吃的。她感念在心,一一在日记里写下来。

每个人都有不同的生活经历和生活态度,打开心胸接纳不同的人,与不同的人做朋友,同时也坚守自己的人生,小黎觉得这是一份珍贵的收获。

除了人类,这里还有很多动物朋友。门前护栏外的大草甸子上,是成群的牛和羊;护栏上站着的,是洁白的海鸥;远处的海面上,时不时会有海豚跃起;一不小心,负鼠会来偷面包吃。最可喜的是这片海滩上有一种超萌的小蓝企鹅,每到天黑就会摇摇摆摆爬上沙滩走过草地回它们的小窝。这家酒店因为有这得天独厚的企鹅景观而生意兴隆,有时候小黎就要带着店里的客人在指定的地方安静地观赏小企鹅上岸。其实她自己也很兴奋,这些企鹅怯怯的,又完全不防备人,人与自然在这里和谐相处。

独自去丈量万里路

只为回到内心深处

当然,惆怅的事情也是有的,比如吃不上辣椒。小黎说,离开墨尔本的时候置办了一堆行头,唯独忘了多买几瓶老干妈,十多天没尝过一点辣味,这对一个湖南人来说是比掉钱还伤心的事。曾经挚爱的意式肉酱面现在也不想吃了,惦记的只是一碗加坛子辣椒的酱油干挑面。早餐是培根吐司煎蛋、牛奶麦片,听着很洋气,可真的吃腻了。看着刚从冰箱里拿出来的牛奶,想念的却是老家小巷里那热腾腾的豆浆油条。

但坚强的小黎可不会被这些事情难倒。实在想念米饭的时候,她试着用奶锅煮米饭,就算有点粘锅也很开心,何况还可以做一份番茄炒鸡蛋、蒜蓉西兰花,中国味就出来了。

刚刚过去的这个春节,对小黎来说是第一个没有爸爸妈妈守护的春节。每年必给的红包,今年爸爸是用微信转账的,红包前所未有的大——1888元。父亲也许是用这个方式表达对宝贝独生女儿的爱护、想念和支持。

大年三十这一天,小黎抽空溜到海边,想了一个小时的爸妈,掉了一些眼泪,然后回到工作岗位。这天,她遇到了从上海来的五个老姐妹,其中的老三对这个素昧平生的小姑娘讲了许多自家的故事,讲到她们父母的去世,以及父母去世后姐妹感情变淡。为了维护姐妹之情,她这个做老三的想了许多办法,这次春节澳大利亚之行,就是五姐妹增进感情的积极尝试。

在别人的悲欢离合的故事里,小黎似乎忘了自己的伤感。她觉得自己一点点长大了。

早晨醒来,听着外头陌生的语言,小黎就开始思考这个问题:我怎么会在这里?她从不掩饰自己对爸妈的思念,她说,虽然签证有一年时间,但也许她不会待足一年就要回家,太想家了。而且,也许,回家以后,爸妈就会按传统习俗让她相亲,她也会慢慢让自己安定下来,成家、养娃。

远方不是家,又为何独自去远方?

因为我想趁年轻,看看这个世界和我想象的有多不一样。

因为我知道,世界某个角落有未知名的风景在等我。

因为我就是很勇敢,比你们以为的都勇敢。

因为我是一匹野马,我也有力气去寻找我的草原。

我眼前的一切,就是答案。

来源:浙中新报 作者:罗江红 责任编辑:汪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