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金华日报 > 九版 > 正文

首季参赛选手 解密《中国诗词大会》

诗词虽火但不能绑架学生

首席记者 吴骞

春节期间,央视热播的第二季《中国诗词大会》再度引发社会对古诗词的热议。作为第一季的参赛选手,我市乡镇干部葛勇军一直关注着比赛的进程,并特意赋诗一首希望赠予第二季的冠军武亦姝。在他看来,《中国诗词大会》能如此走红,恰恰说明了每个人的内心都愿意亲近中国优秀传统文化,在每个人的心中都有“诗和远方”。

希望女儿也能站上诗词大会舞台

葛勇军目前在金义都市新区鞋塘办事处工作。2015年3月,本报曾以《乡镇干部用微信写诗夸基层新气象》报道了他的故事,引起央视《中国诗词大会》栏目组工作人员的关注,邀请其参赛。

在第一季的节目现场,他从100人中脱颖而出,获得上台挑战的机会,在全国观众面前展示了金华乡镇干部的风采。当时,他虽然未能走到最后,不过因表现出色赢得“中国诗词达人”的称号。离开舞台前,他还现场作了一首诗送给主持人董卿:“四海文魁聚凤京,过招岂必问输赢。痴心已向诗词醉,更许痴心醉董卿。”

比赛结束后,他和其他选手们通过微信群保持着联系。“我们会经常探讨学习古诗词的一些经验和感悟,互相交流诗词作品等。尤其是第二季《中国诗词大会》开播以来,大家在群里更加活跃,对节目在赛制方面的完善、场上选手的表现、嘉宾的精彩点评等都做了很多交流。”在葛勇军看来,第二季比第一季赛制更加科学,内容更加丰富,最有趣的就是增加了“飞花令”的比赛环节。这是古人经常玩的行令游戏,考验的是选手的诗词量和临场发挥能力,不仅让节目更加好看,也更能激起观众的参与欲望。

第二季冠军最终被16岁的武亦姝一举夺得,在葛勇军看来也是实至名归。“她在比赛过程中的淡定,‘飞花令’环节的出口成章让人觉得很了不起,这与她从小对古诗词的热爱和优秀传统文化的积淀分不开。”他还有感而发赋诗一首希望能赠予武亦姝:“黄发垂髻语连珠,未及豆蔻胜群儒。飞花才过上官婉,生女当如武亦姝!”

葛勇军告诉记者,两季《中国诗词大会》让他深切感受到古诗词的魅力。繁忙的工作之余,他还是坚持古诗词和现代诗的写作,多数与自己的基层工作有关,一年来已经创作了七八十首。受他的影响,女儿也很喜欢古诗词,小学六年级已经能熟练背诵并掌握上千首唐诗宋词,希望有一天父女能共同站上诗词大会的舞台。

葛勇军说,《中国诗词大会》播出后能如此走红,说明每个人的内心都愿意亲近中国优秀传统文化,在每个人的心中都有“诗和远方”。希望《中国诗词大会》越办越好,让更多的人爱上古诗词,把老祖宗留下来的优秀文化发扬光大。

拉近经典跟民众之间的距离

第二季《中国诗词大会》的火爆,也引发人们对中小学古诗词教学的关注,甚至有人提出应该适度增加古诗词在中小学教育以及中高考中的比重。

金师附小的郑新启是我市较早在语文课堂倡导增加古诗词教学比重的老师。自1997年开始,他便在课堂上尝试“每日一诗”的教学,“我带过的每届学生,一般从三年级开始,一个学期基本能学得100首唐诗宋词,三年下来就是600首。而且我们倡导让孩子一个星期写一首词,大多数孩子在熟练之后半个小时内就能完成,快的甚至只需要几分钟构思”。

他的一名学生,曾经参加过全国的古诗词速记比赛,一举夺魁,便是得益于其诵读过大量的古诗词。“所以在第二季《中国诗词大会》开播后,我的一些学生家长在交流时就觉得,如果他们的孩子去参加这个比赛,应该也能取得不错的成绩。”

郑新启说,第二季《中国诗词大会》在具有特殊意义的春节期间和权威电视台播出,可以让老百姓很好地接触古典文学中的精华,拉近了经典跟民众之间的距离,当然也会引发一场古诗词的诵读热。“从小重视对古诗词的学习,对孩子的文化素养培养乃至今后的语文学习,都会起到很大的帮助。从我一些已经上中学的学生那得到的反馈,普遍感觉语文学习没有那么吃力。且古诗词学习所产生的效果是一种慢慢释放的过程,让人终身受益。”

不过他也指出,当前一些家庭让孩子学习古诗词的方法并不科学。大量的死记硬背,尤其是将每首诗词的作者生平、各类注释等全都记住,其实对于小学阶段乃至更小的孩子来说,并不适用,甚至会带来负担。反之,应提供给他们一些喜闻乐见的方式,引导他们从情境中去学习,从接触的不同场合中去反复体会,父母再适当提点一下,让古诗词的学习浸润在他们的每个成长过程中,自然而然就会理解每首诗词的精髓,成为他们文化素养的一部分,这才是古诗词诵读的意义。

至于古诗词的推介,在郑新启看来,经典的《唐诗三百首》《宋词三百首》就是很好的诵读资源。

诗词虽火但不能绑架学生

金华四中的钱光辉老师向记者分享了《诗词虽火但也不能绑架学生》一文。“该文作者担心,因为诗词大会的火爆,社会追捧诗词的热潮会倒逼学校,使得本就成问题的诗词背诵更加变本加厉。我赞同作者的观点,我们应该理性看待这个节目所引发的热潮,如果由此让学生强行去背诵大量的古诗词,反而可能导致越背越讨厌的恶性循环,再经典的古诗词都会变得乏味,毕竟不是每一个孩子都会成为下一个武亦姝。”

钱光辉告诉记者,其实这些年来,中学中已经在持续加强古诗词的教学,古诗词的阅读范围更广、更具迁移性,而非死板地学习。在中考中,古诗词涉及的内容有两块:一块是古诗默写,要求不是刻板记忆,而是吃透每首诗、每句话的意义,否则很容易写错字;另一块则是古诗文阅读,更强调理解式的学习。

钱光辉建议,中学生相比小学生,理解能力更上一个层次,可以对古诗词做更深入的学习,例如通过了解作者的创作背景,每首诗词被赋予的意义等读懂古诗词,就像在读一个故事,这样才会越学越有兴趣。此外,古诗词的积累得从课内向课外延伸,对与课本中同主题、同类别、同作者的故事进行关联性的比较阅读,也能扩大古诗词的阅读面。

“《中国诗词大会》的传播形态、观赏价值、导向功能,无疑是可取的。从古诗词中,我们看到了文字之美、音律之美、意境之美。但我们也要警醒,避免重蹈前些年《中国汉字听写大会》之偏难怪的覆辙。人们切勿东施效颦、急功近利、揠苗助长,还是给大家一块宽松的土壤,润物无声、厚积薄发。”

来源: 作者:吴骞 责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