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实时播报 > 原创新闻 > 正文

“五七干校”,金华第一件电子设备轰动全国

提示: 时隔44年,24位“五七战士”再聚。年龄最大的电工班班长黄樟森88岁,他和住着院的小潘也一起赶来了,最小的学徒郑建平今年也已64岁。谈起那件让他们曾经忐忑、压力巨大却骄傲不已的事,好像回到了当年风华正茂的峥嵘岁月。

金华新闻网2月16日消息 记者 汪蕾

时隔44年,24位“五七战士”再聚。年龄最大的电工班班长黄樟森88岁,他和住着院的小潘也一起赶来了,最小的学徒郑建平今年也已64岁。谈起那件让他们曾经忐忑、压力巨大却骄傲不已的事,好像回到了当年风华正茂的峥嵘岁月。

这段往事,出现在现年81岁曾任金华市人民政副市长、市政协常务副主席、市地方志研究会会长章关键的现场讲述中,记忆闸门缓缓打开。

金华“五七干校”,原址湖海塘

说起“五七干校”,好些小年轻不明就里,甚至连这个当年响当当的名号都没听过。

“五七干校”是“文化大革命”特殊历史时期的产物。中央一下令,全国各级机关赶紧办“五七干校”。据统计,20世纪60年代末至70年代初,全国各地办了1600余所“五七干校”,用来安置下放劳动的几百万干部与知识分子。

金华的“五七干校”,建于1968年12月,位置就在湖海塘老农校一带。当时,金华地委还包括衢州地区,但组织机构很精简,农业、林业、水利合并为农业办公室,工业和交通合并为工业办公室,时年33岁的章关键在工业交通办公室任技术员。

轰轰烈烈的“文化大革命”开展着,广大知识分子被称为“臭老九”,或进“干校”,或被下放,参加劳动搞“斗、批、改”。就是在这样的大背景下,由下放干部、工农科研所工作人员组成的金华地区五七无线电子专用设备厂,设计建造出轰动一时的小功率晶体管封帽机,还参加了当年的电子工业全国订货会议,订单纷至。

大办电子?电子是什么都不清楚

1969年夏,从金华地区革命委员会生产指挥组传来指示,要求“五七干校”党委组织“大办电子”。要求很简单,就四个字:“大办电子。”然而,谁要求办,怎么办,办什么,都是未知。

“说是要‘大办电子’,但我们脑子没思路,心里也没底,大多数人连电子的概念都没有。当时的现状就是,只知道中央要‘大办电子’,至于怎么办,由我们自己定。”

事实上,当时金华地区的工业情况就是全国情况的缩影,科技落后,以粗放型重工业为主。整个金华地委管辖区内,最大的工厂是汤溪齿轮机床厂和水轮机厂,其他的工业企业无非就是犁耙厂、钢铁厂、陶瓷厂之类。

中央说要“大办电子”,金华“五七干校”党委也一股脑集结了工办、财办、物资局、农科所的10多个干部,准备筹建电子工厂。时任金华地区行政公署人事科长的周登,作为筹建领导小组组长牵头。

人召集起来了,“办什么”成了迫切要解决的问题。章关键早年学的是机械工程,算是领导小组里专业最对口的,但对于创新搞电子,也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章关键记得,周登在开会时问:“大办电子,我们要怎么做?”

毫无经验借鉴和头绪的他答:“去参观。”

去哪儿参观?最先想到的是大城市,然而走进上海、天津、广州等地的大工厂后,大家都惊呆了:标准厂房、恒温车间。技术设备确实先进,可金华哪来的资金支持?大城市经验行不通,只得作罢。

回金华后,领导小组又了解到安地有一家晶体管厂,已经生产一年多,兴冲冲赶去考察。进工厂才发现,所谓的晶体管,生产出来全是废品。

有机械工程专业基础的章关键仔细一看,问题就出在最后一步。“晶体管最后需要封帽总装,而我们工厂的技术还停留在最原始的脚踩点焊,工厂里只听见一片‘扑通,扑通’的声音,精密仪器怎么经得起这样搞?”

产品轰动全省,上电子工业全国订货会

好好的晶体管生产就因为封帽问题功亏一篑,章关键很是可惜。这也给了他启发:是否可以就改进创新封帽来实现“大办电子”,立足金华,发展科技。

有了方向,考察就显得更有针对性。领导小组来到杭州无线电专用设备厂考察,然而发现这里也只生产较简单的机械设备。“当年的‘大办电子’,实际就是我们现在说的创新创业,搞的就是‘人无我有’。于是,我们就定下针对电子封帽做无线电专用设备。”

在上海电焊机厂的考察中,章关键至今仍清楚记得工厂里忙碌不停歇的紧张气氛。“所有人都在劳动,没人理你,只给了我们一张电焊机图纸。我一看,这还是仿苏联老式机器的图纸,但也如获至宝。”

一张仿苏联老式机器图纸,距离半自动程序控制的封帽机还差十万八千里。带着图纸回金华后,章关键等人就利用图纸上电焊部分的技术,自行研究加入传动、气压、控制及整体设计技术,当年就试制成功第一台小功率晶体管封帽机。

当年设备试制成功,金华地区五七无线电专用设备厂成立,干部先进行简单的设备练习,并招收一批青年学徒,工厂人数最多时达百人。

第二年,设备投入批量生产。一个名不见经传、刚成立一年的小厂生产出这样的先进产品,全省轰动,工厂还参加了当年电子工业全国订货会议。“当年就实现了盈利,‘人无我有’的电子科技产品全国各地订单不断。”而章关键也被评为当年金华地区“五好战士”。

1972年,“五七”工厂在此基础上,又试制成功储能式大功率晶体管封帽机。

回忆当年,章关键把艰苦条件下创新创业的成功归结于四点。首先,有一个坚强的领导核心,周登就是这样一个诚恳、虚心,关心工人的好领导。“每天早晨起得比谁都早,喊年轻人起床锻炼,看你熬夜辛苦,就说‘别加班了,熬出病来,身体要紧’;工厂大院的地和厕所,都是他自己清扫的;遇到不理解的专业问题,他都能做到信任、支持、承担。”

第二,全厂上下团结协作。在特殊的历史时期,“五七”工厂不分你我,“同人同心”,大家抓革命搞生产。

第三,全地区大协作。有的装置单靠“五七”工厂不能实现,就发动金华地区的其他工厂加入合作。最后,发挥主观能动性,善于学习钻研,勇于实践。

章关键说,虽然时代不同,技术也已大发展,但创新创业的本质一直没变,努力踏实做事,永远是成功的基础。

来源:金华日报 作者:周末部 汪蕾 责任编辑:何梦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