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实时播报 > 原创新闻 > 正文

《周末父母》引发共鸣

金华新闻网2月23日消息 记者 汪 蕾

余明和黄慧结婚8年,夫妻俩在深圳打拼。儿子余超7岁,今年刚跟着爸妈来到深圳一所小学上一年级,在这之前,他的童年故事里出现得更多的是金华的外公外婆。爸妈每月往返一次金华与深圳,两天短暂相处后,小余超会陷入长久的期待里。“爸妈总会骗我,去外面有点事情,马上回来,其实我知道他们要回深圳了。”

沈晨和王鑫新婚两年,宝宝刚满一周岁。一年前,小夫妻俩为了能和孩子近些,辞去上海耐克公司的高薪工作回到金华。哺乳期结束后,两人在义乌谋了一份外企工作,两地距离近了,但每天与孩子也只有几小时的相处。“下班都6点了,开车回金华差不多得7点,简单吃点晚饭,哄哄孩子9点也就睡了,亲子时间好奢侈。”

这是两对金华80后夫妻的亲子故事,因为工作与生活,他们不得不成了“周末父母”。周末父母,这个被湖南卫视同名电视剧带火的新词,让80后夫妻的生活新题成为热议。影视作品总能照进现实,现代家庭剧中已被炒成冷饭的婆媳矛盾、职场危机等还没有解决,新的问题又开始出现:城市小孩成为新型留守儿童,面临成长缺失。

《周末父母》分分钟戳中社会软肋,它将新的压力和问题摆出来:在物质条件越来越好的今天,幸福到底是什么?

《周末父母》说的是当下生活里的真实故事

余明和黄慧是我的表哥表嫂,他们是80后的领头军;沈晨是我儿时的邻居玩伴,抓住了80后的尾巴。《周末父母》中于致远和赵佳妮这样的都市“周末父母”,让他们看到了自己的影子。

买房、就业、升学、隔代养育,工作忙碌、家庭归属感缺失……我身边的这两对80后父母,和大部分城市80后一样,都感受到了“上有老下有小”的压力。余明觉得,这些普遍而又残酷的现实正步步削弱都市父母的“幸福感”。

“孩子没时间陪,工作总是庸庸碌碌,还跟我谈什么幸福感?”“我也想陪在孩子身边,但也想让他的生活物质条件更好,陪伴和工作不能兼得。”余明和黄慧之所以在深圳奋斗8年,就是为了一套房,让儿子在7岁时能落户上学。

《周末父母》说的是当下生活里的真实故事。职场80后父母的共鸣,不仅仅关于孩子的教育与夫妻之间的相处之道,还有他们这代人面临的难和累,以及,对家庭与事业之间的平衡。

“我已经养大了你,你们现在生了孩子还要我带”

周末父母的累,还有无可奈何的“啃老”。也许,只要你够拼,经济条件会越来越好,但是,在亲子方面仍然未能逃开靠爸妈的现实。

“我已经养大了你,你们现在生了孩子还要我养,这是什么道理?”剧中于致远母亲的一句话也反映出老一辈思维观念的变化。这一代80后的父母,很大一部分是经历了一边工作一边带娃的50后、60后。像我的父母,上头是有着四五个儿女的爹妈,带得了一个,带不了一群,他们只能自己边工作边养育孩子。

父母的辛苦,80后看在眼里,心底也不希望爸妈在享清福的年纪再遭一次日夜操劳的罪,然而到底难敌现实。“特别是孩子的外公外婆,看到我带孩子辛苦,最后总是忍不住来帮忙。为了让我们能睡个整觉,他们把晚上带奶娃娃的活都承包了。”80后妈妈小珊说,一个孩子带大到三岁,她爸妈明显老了好几岁,头发白了,腰也更弯了。

要生二孩时,大家都有些纠结。“谁都心疼爸妈,我是恨不得自己带孩子。”然而,小珊分身乏术。“我们小夫妻都是正常公务员,如果仅靠老公的收入,养两个孩子是很吃力的。我不工作,就意味着要么削减生活品质,要么在金钱上靠老人接济,无可避免陷入啃老的死循环。”

就这样,夹在中间的80后这一辈,拧紧了发条为房子、车子奋斗,为陪伴孩子挣扎,为如何养老奔波,还要平衡老人之间的关系……本应简单而稳固的家庭关系,变成了三代人几个家庭的共生,冲突似乎永无止。

再难不能缺陪伴

剧中年轻的80后妈妈赵佳妮一出场就因为逛街忽略儿子,被孩子指认“骗子”,被路人误会成“人贩子”,只能哭得稀里哗啦地对着老公于致远撒娇卖萌。

令人啼笑皆非的剧情,也是现实生活略带艺术夸张的真实反映,正是这样的情节让人代入、感慨、思考。你有多久没带孩子去户外走走?有多久没陪父母一起吃顿晚餐?当大家为“面包和牛奶”麻木奔走,习惯了“缺少交流”的人们,“陪伴缺失”削减幸福感。看《周末父母》,80后父母自我提问最多的是:我们忙碌到底是为了什么?

“城市幸福感”很难也很简单,得失取舍全凭自己。有人愧疚陪伴太少而对孩子道歉,有人分享自己平衡家庭事业的经验,也有人觉得“忙完一天,坐下来陪父母看电视聊家常就是幸福”。“

或许,剧中于致远、赵佳妮这对小夫妻在摆脱“周末父母”的过程中,一路迷茫、争吵、顿悟、成长,所有的经历和感受,也是我们一步一挣扎,一岁一成长的生活故事,有苦有甜,有家就好。

来源:金华日报 作者:周末部 汪蕾 责任编辑:何梦凯
关键词: 共鸣 父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