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实时播报 > 原创新闻 > 正文

金华站南站房:结束使命再启新篇

金华新闻网2月28日消息  金华日报记者 徐朝晖/文  时宽兵/摄

金华站普速站场(南站房)改造施工即将启动,3月1日零时起停办所有普速旅客列车业务,金华南站同时开办金温线普客业务。随着2月中旬上海铁路局的一纸通知,拥有21年历史的金华站南站房悄然走向了谢幕的终点。

根据铁路安排,2月28日23时59分,由上海南开往海口的K511次将作为最后一趟办客普速列车离开金华站南站房站台。随后,这个喧闹而又陈旧斑驳的普铁站房将关闭大门,归于一片沉寂。很快,这里就将响起隆隆的推土机声,售票厅、候车室、办公房等将全面拆除。站台边,中国铁路东西向大动脉——沪昆普速线,以及北侧的沪昆高铁上,一趟趟列车来来往往,依然繁忙。

铁路金华站改造后将一展雄姿

铁路金华站改造后将一展雄姿

2月下旬以来,铁路金华站站长蒋远和他的同事们陆陆续续收拾设在南站房的老办公室,准备搬到北侧的高铁北站房办公。蒋远的思绪,回到了1996年1月26日,“这一天是金华西站新站房,也就是现在的南站房建成启用的第一天,当时我还是助理值班员,迎接了第一趟列车鹰潭到金华的K472次到站。”

2003年蒋远离开金华西站,经过多个铁路岗位历练,于2015年回来担任站长。这时的金华西站,已于一年前恢复名称为金华站,并且开通了高铁北站房,跨入了高铁飞驰的时代。

21年前,迎接第一趟进站普速列车;21年后,又在老站送别最后一趟普速列车,时光荏苒,弹指一挥,蒋远的心中不免有些感慨,“这21年,见证了中国铁路历次提速和高铁的到来,折射了百姓出行的巨大变化。”

此时,南站房外的南广场,已是一个繁忙的大工地,地下的两层空间已部分结顶。与候车室相连的21层金发铁路大厦、行包房等早已拆除。负责承建南站房的中铁电气化局更是集结精兵强将待命,准备利用停办普客腾出的11个月时间,抢建高架南候车室和部分站房。一场拆旧建新的攻坚大战即将打响。

根据铁路金华客站交通枢纽区建设时序,计划2018年2月1日春运启动的第一天,普速列车恢复金华站办客,在简易临时站房进行过渡。争取2018年底前,南站房全面建成交付使用,并与高铁北站房的地下通道和高架候车室“合龙”,形成一个建筑面积3万平方米,最高可同时聚集8000人的现代化铁路一等大站。

2月28日金华站南站房谢幕前的最后影像

2月28日金华站南站房谢幕前的最后影像

①老站与新站:历史在这里交会

如果用三部曲来形容的话,铁路金华站最早是位于中山路上的老站,启用于1932年,见证了金华铁路从无到有的历史。第二部,实施铁路枢纽区改造,浙赣线金华城区段外迁,1996年1月更名并启用金华西站。第三部,2013年启动金华客站交通枢纽区建设,2014年底新建成高铁北站房,迎接沪昆高铁杭长段的开通,2015年转入南站房及南广场的重建。

1996年金华西站启用,周国平就在站里工作了,从车站值班员到客运值班员,一路见证了车站的变迁。当年与站房一起投入使用的,还有21层高的金发铁路大厦,象征着即将跨入21世纪,是当时全国铁路干线上最高的车站,被誉为“浙赣线上一颗璀璨的明珠”。“当时搬到崭新、气派的金华西站,我们车站员工都特别自豪。”老周说。

为适应时代发展的需要,金华西站先后进行了两次大的改造。第一次是2006年底,将各个站台整体抬高了88厘米,与铁轨保持1.25米的高差。改造后,旅客进出列车就像乘地铁一样如履平地,非常方便。这次改造,其实是为配合铁路提速后沪昆线开行时速200公里的动车组列车。动车组不设上下车梯,要求站台与列车出口处于同一水平,这样可以大幅缩短旅客上下车时间。

动车组列车开行后,金华西站客流量大幅增加,日均达到1万余人次,原先的候车、售票厅面积偏小,捉襟见肘。为此,2007年8月至2008年1月站房实施大改造,整个候车大厅面积从原先的324平方米增加到4660平方米,分为上下两层候车,增加了进站大厅、普通候车室、软席候车室、母婴和团体候车室的面积,同时售票窗口也由12个增至24个。改造后车站的外形,是仿动车车厢设计的,寓意着铁路动车时代的到来。

这一改,站房又使用了将近10年。周国平说,现在旅客出行大多选择高铁,出入宽敞气派的高架候车大厅。在乘过高铁的旅客眼中,金华站办理普客业务的南站房显得太寒酸了。岁月的侵蚀下,站房、站台都有些斑驳、陈旧。对望相隔数条股道的北侧,高铁列车飞驰电掣。而在老站,时光有停滞的感觉。

沪昆高铁杭长段启动后,市委、市政府抓住机遇,向原铁道部提出了对既有金华西站进行全面改造的要求。2013年6月中国铁路总公司正式批复了铁路金华西客站改造初步设计,站房综合楼总面积3万平方米,概算总投资6.44亿元,这标志着金华客站改造工程将进入正式实施阶段。

即将离开工作了21年的老站房,周国平心中有些不舍。但他更多的是憧憬和期待,因为等下次再回来,这里就是一个“南北组合、高架候车、分层疏解”的现代化大型铁路客站了。建成后,其站房规模在省内仅次于杭州东、宁波和杭州站,有望排到第四位。“以后在高大上的站房工作,我们车站员工更有底气,也更自豪!”老周笑笑。

2017年金华站南站房的最后一个春运

2017年金华站南站房的最后一个春运

春运绿皮车是老站房抹不去的记忆

春运绿皮车是老站房抹不去的记忆

②普铁与高铁:光阴在这里交错

在周国平的印象中,1996年刚从中山路搬过来的时候,金华西站站房在沪昆线上算是先进的。但现在回过头来看,当时的铁路技术装备、列车运能等硬件其实还非常落后。    

沪昆普速线是东西向的铁路大动脉。1996年的时候,像金华西站这样的沪昆线上一等站,全天办客列车也不过50余对。2017年1月初列车运行图调整后,金华站普速列车办客有66对,高铁办客有82对,铁路运能差不多增加了两倍。当时金华到东北、华北、西北,都还没有直通列车,而现在高铁直通城市已覆盖全国18个省(市、自治区)。      

蒋远说,金华西站当年是上海铁路局重要的机车交路站,也就是说列车到了金华后,至少要停车10分钟左右,进行摘挂机头作业,再跑下一段区间。“车站道岔条件不足,机车只有单线股道,列车到站后要排队摘挂机车。”蒋远至今仍清晰地记得,最多有一次10台机车挤在同一股道上排队等候作业。据介绍,那时候经常出现列车到金华进不了站的情况,有一趟车在前方塘雅站临时停车足足等了两小时,要知道现在金华高铁到杭州也不过才40余分钟。

由于摘挂机车作业,加上铁路信号系统落后,每趟车进出站都是靠手摇电话和人工手抄、脑记、吹哨进行调度作业,导致当时列车晚点是家常便饭。尤其是进入繁忙的春运后,列车晚点更为频繁。如今,铁路调度系统早已是鸟枪换大炮,站间调度用上了CTC实时可视信息系统,每趟列车在前后数站的运行情况能事先看得清清楚楚。

随着铁路技术装备的进步,机车交路区间越来越长,近几年金华站普客已很少进行机车摘挂作业。同时,高铁快速发展,车次和客流量已占金华站六成以上,普速铁路运能释放,普客列车准点率也逐年提高。

留意一下列车时刻表就会发现,金华站普客列车安排停站时间相对比较长,和杭州站差不多。如义乌、衢州一般停车4分钟,而金华站停车一般在6分钟,这也算是当时机车交路保留下来的一项传统。

2017年春运,金华站创下三个史上第一。每天300多趟图定和临客列车来来往往,列车运能再创历史新高;首次实现了所有列车在图定停车时间内组织旅客上下车,没有因停站而晚点;春运40天高铁旅客占比第一次超过普铁旅客。用车站员工的话来说,这些年铁路变化之大,过去真是想都不敢想。

铁路购票线上线下在老站交棒_meitu_1

铁路购票线上线下在老站交棒

③线上与线下:时代在这里交棒

密密麻麻的购票长队,从金华西站售票大厅一直排到站前广场,甚至到外围的迪耳路、五一路上。“在寒风中排了四五个小时的队,苦苦等候,依然买不到一张回家车票。”上世纪90年代至本世纪前10年,汹涌的春运务工大军、艰难的春运购票长队,那一张张画面至今依然留在许多人的脑海中。

“那时还没高铁,金华春运往云贵川渝等下行方向运力非常紧张,且不说一票难求,就是能买到车票,也不一定能保证上得了车。”周国平回忆说,很多上海、杭州过来的春运列车到金华时已经满员超载,有的车厢挤到连车门都打不开。“下面的托,上面的拉。”归心似箭的旅客甚至有直接从列车窗口中爬进去的。

为提高客运运能,在金华西站启用的第二年,从1997年起至2007年,中国铁路在10年间先后进行了六次大提速,包括在普速铁路上开行动车、推出网络售票,以及后来大规模开通高铁,“一票难求”的春运矛盾才从根本上得到缓解。

让我们把时光倒转至2007年4月18日,这一天全国铁路进行了第六次大提速。现在极少有人能回忆起当天金华西站在改造后的沪昆普速铁路上第一次开行时速达200公里以上动车D92次的情形,但人们记住了一个新名词:子弹头列车。这时候的金华铁路,已走到了高铁时代的门口。当时的媒体这样报道:“D92次从金华到上海南只需2小时31分,比目前最快的K100次缩短1小时52分。”

金华站的南站房,21年来见证了旅客列车从绿皮车、新空快客、动车到高速动车;牵引机车从内燃机车、电力机车到“子弹头”;铁路线从时速百公里的普速铁路,到扩能改造后时速160公里至200公里、再到时速300公里以上的高速铁路。铁路快速前行的步伐,让老百姓的出行越来越舒适、快捷和温馨。

真正让春运购票告别去车站排长队的,是2011年推出的铁路网络售票。当年9月,金华西站率先在所有动车组列车上试行,年底向所有普速列车推开。“鼠标点点,车票到手。”网络购票掀开了划时代的一页,车站窗口前的购票长队已基本一去不复返。

随着智能手机的普及,手机购票常态化、自助购(取)票机全面推广,刷二代身份证直接进站,如今铁路出行方式开始向更便捷的公交化看齐。从最早窗口购买的硬板车票,到后来纸质车票,再到网络购买的磁介质车票,在线上线下融合发展中,金华站南站房也圆满完成了时代的交棒,期待着重建和升华。

来源:金华日报 作者:综合新闻部 徐朝晖 摄影部 时宽兵 责任编辑:何梦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