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实时播报 > 原创新闻 > 正文

从曼谷到暹粒,被伤害和被治愈

金华新闻网3月2日消息——金华日报东阳分社 记者 潘慧 文/摄

直到车子开到酒店门口,走进绿意盎然的小院,这一路的颠簸才算结束,我晃过神来,终于来到吴哥窟的门口———暹粒。

柳暗花明又一“坑”

回想起来依然心有余悸。我和同伴计划泰国柬埔寨的跨境之旅,从曼谷一路往东,坐小巴到达泰国边境口岸亚兰,再往前就是柬埔寨边境口岸波贝。

下了刚下小巴,因为想着还与出境口岸有段距离,也没来得及跟三轮车司机讨价还价,就上了“贼车”。司机送我们到了一个貌似海关一样的大楼门口,收了钱就闪人了。迎面上来的是几个“工作人员”,说着听不懂的英文,问我们办理签证事宜,拉着我们去一旁拍大头照。那个拍照的棚子,只有一个白墙做背景,简陋得很,现场打印照片模糊不清,不用说,那一刻,我深知被“套路”了。

可身处异国他乡,对着一屋子装模作样的骗子,即使明知上当,我和同伴还是乖乖地交上孝敬钱,想着赶快离开这个鬼地方就好。

几乎是逃着跑到柬埔寨的入关处,货真价实的海关长着简易铁棚状,提早办好柬埔寨签证的我们决意没有在护照里加上票子,海关也没有为难我们。那会儿还以为前路总算顺畅了,没想到,还是高兴得太早。

出了口岸,我缓过一口气,却见面前这鱼龙混杂的边境———摩托车、三轮车、小汽车,各种拉客的“工作人员”,再不敢轻易地上任何一辆车。照着指引,我们转乘巴士来到边境汽车站。那里看上去正规得多,可坏消息是国营班车发车不准时,一定要等客满才发车。环顾偌大的等候室,并没有太多的旅客,这条路是断了。一条小车长龙排列整齐在车站的另一头,司机们无所事事地坐在车里,没有高价自然是不肯走。

经过车站工作人员和司机协调,我们终于谈好包车价格。坐车出车站没多远,还来不及欣赏风景,司机把车一停,开口向我们加钱,若是不肯加,他说就要在半路接客,至于到暹粒要多久,他也不清楚。从波贝到暹粒不过百余公里,大多是实打实的土路,司机走走停停,三个多小时的路途变得漫长无比。生怕被丢在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地方,再一次,我们妥协了。

这里有最美的日落和日出

终于到了酒店,安顿好行李,通过酒店约了辆tutu车前往吴哥窟买门票。吴哥窟的门票分为三种:一日票、三日票和七日票,可根据各人行程长短选择购买。一日太短,七日太长,我们选了大多数人的中间选项。这么赶去买门票,是因为当天买了三日票,下午就可以进景区参观,而不算在三日时限内。

这个时间,掐指一算,适宜到巴肯山看日落。司机熟门熟路带我们到一个小山丘下,也不用翻地图,跟着人群就能找到上山的路。巴肯山高不足百米,却已是此地的最高峰。山顶上的巴肯寺是高棉王朝移都吴哥建造的第一个寺庙,千年遗迹早已破败。如今登上这最高平台看夕阳的人们,肤色虽各不相同,可这夕阳下的原始丛林,风景似乎与千年之前并无相差。

IMG_7548

IMG_7547

晚上,我们决定用一场丰盛的晚餐告别一路风尘。暹粒市区不大,随处一问便能寻到那家“红钢琴”的酒吧,安吉丽娜·朱莉拍摄《古墓丽影》时经常来此光顾,许多游客都要在这里坐上一坐,电影迷的我们免不了追星俗套。伊人不再,喝一杯伊人曾喝过的鸡尾酒也是好的。

到暹粒,怎能错过世界上最美的日出?一年365天,吴哥寺的清晨都在上演不一样的惊喜。一定要起得够早,才能抢到水池前的最佳位置。站定位置,屏息等待,第一束阳光打在宏伟的五塔,起初是神秘的漆黑,再是寂静的蓝调,又是暖人的橙光……

IMG_7552

见到了最美的日落和日出,终于治愈了我那颗疲惫的心。

来源:金华日报 作者:东阳分社 潘慧 责任编辑:傅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