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金华日报 > 四版 > 正文

俞孔坚院士《“海绵”课堂》开讲

金华燕尾洲公园是最典型教案

提示: 就在这几天时间里,海口电视台的一套、二套、三套节目都在热播一档新节目《海口新时空》,由金华籍的北京大学建筑与景观学院院长、美国艺术与科学院院士俞孔坚开讲《“海绵”课堂》。现在已经讲到第十讲。

wj7324

wj7324

wj7327

wj7327

wj7326

记者 王健

就在这几天时间里,海口电视台的一套、二套、三套节目都在热播一档新节目《海口新时空》,由金华籍的北京大学建筑与景观学院院长、美国艺术与科学院院士俞孔坚开讲《“海绵”课堂》。现在已经讲到第十讲。俞孔坚从不同的角度阐述了自己的海绵理论,全面而又扎实,我们不妨先看看这十讲的目录:

第一讲:“小脚”变“大脚”,让江河湖泊湿地成为城市“海绵”;第二讲:砸掉防洪堤,与洪水“交朋友”;第三讲:土地回归丰产,都市回归诗意;第四讲:每个城市都有独特记忆,请珍惜脚下“普通”的遗产;第五讲:最小干预,换取最美的城市绿地景观;第六讲:将人的位置放低,让自然的力量发挥到极致;第七讲:建立海绵系统是个“挣钱的买卖”;第八讲:植物净化,让劣五类水变清流;第九讲:消纳-减速-适应,建设跨尺度生态基础设施;第十讲:小改变解决大问题,再造秀美山川。

有意思的是,金华的燕尾洲公园是俞孔坚举例最多的公园,他条分缕析,对海绵城市理念进行了生动阐释。

让“小脚”变“大脚”

他说,很多城市每逢暴雨便开启“看海”模式。这是近几年,很多城市患上的严重内涝城市病,有没有解决“逢雨看海”的办法?方法就是“让‘小脚’变‘大脚’”“通过设计,让‘小脚’变成美丽的‘大脚’”两大策略,与洪水为友、让土地回归生产。近20年来,俞孔坚和他的团队以海绵城市的理念,完成了一系列可复制的工程范例,享誉国际。

去年7月,一场大雨过后,武汉基本全城被淹,但江夏区五里界是个例外。这里为什么没有被水淹?答案可以追溯到9年前。五里界是俞孔坚在武汉实施的首个反规划理念城市设计作品。这位既有来自中国乡村的朴素情感,又有留学哈佛的国际视野的北大教授,让一场暴雨无声地佐证了他的“大脚”理念。

“我们改变了原有的用‘小脚’来建设城市的模式,而是用了‘大脚’的理念,以‘大脚’的价值观来建设城市,来进行城市规划和设计,什么叫‘大脚’呢?这里就是要建立一个自我的调节系统,叫生态基础设施。”

俞孔坚认为,古代的女孩因追求美丽而被迫裹脚,这个过程徒劳且不健康,这恰如现在城市的建设,过分地强调人工的改造,用人工的“裹脚布”去束缚自然,而使其丧失了原有的生态功能。“大脚”城市主义就是对过去30年“小脚”城市主义的反思。

“规划一双‘大脚’,解放一双‘小脚’,让它发挥综合的生态系统的服务,不需要那种管网来进行排水,而完全依赖于一个自然的系统,自然的绿地系统,自然的湿地系统来解决雨涝的问题,因为自然系统是富有弹性的,自我调节能力很强,水多了它就留在这,它不需要就渗到地下去,水少了它可以释放出来,湿地系统,像海绵一样来解决这旱涝调节的问题。”

与洪水“交朋友”

现在,我们有能力改变自然了,但这场人水交战中,我们真的胜利了吗?人类与洪水真的不能成为朋友吗?在金华老家,俞孔坚砸掉了河道上的防洪堤,那一砸,居然还砸出了一个世界大奖。

“这种防护堤很坚固,优质工程,水泥,三面光的,但是它很危险,人是站不住的,一掉下去就淹死了。这是没有生命的,没有弹性的,水跟土地系统是割裂的,而且跟城市是割裂的。金华是个滨水的城市,却一度看不到水、用不到水,或者听不到水,那么我们的策略就是与洪水为友,把水泥砸掉,砸掉以后把水引进来。”俞孔坚说,燕尾洲是金华的风水宝地,过去,原生态的芦苇与杂树自由自在地生长,白鹭、野鸭等多种生物在这里繁衍栖息,但此后的水利基础设施建设把河床里的柳树铲掉了,潭被填平,溪被渠化、硬化了,古老的石堰被水泥大坝取代。

由俞孔坚的团队设计的燕尾洲湿地公园的海绵建设项目砸掉了防洪堤,却巧妙地保留、修复了原生态的地形,让河漫滩变成了梯田,通过梯田这种古老的中国智慧最大程度地天然蓄水。

“原来这条防护堤是沿着水线做的,高高的,5米、10米的一条防护堤。现在形成了一个50米的缓坡带,那么人就可以去使用它,而且变成一个公园,美丽的公园。这里大量的植被都是‘大脚’的植被,乡土的茅草,乡土的植被、乡土的柳树,乡土的杨树,适应洪水,也适应干旱。”俞孔坚深情地说。

这种富有弹性的生态防洪堤的设计,最大程度恢复了河漫滩的湿地。更让人震撼的是,俞孔坚还把滩地上大剧院的硬地广场与水广场、栈桥、环桥等巧妙结合,形成了燕尾洲湿地公园中层次丰富、节奏多变的主体空间。

“一分析就会发现,如果没有防护堤,十年一遇的淹到什么地方,二十年一遇的又淹到什么地方,五十年一遇的淹到什么地方,会发现淹没的地方并不多,只要把能够淹没的地方留下来,不要去盖房子,人不要进去,在洪水来的时候,让出来给自然,那可以是个湿地,可以是个河塘,人应该和洪水交朋友。”

燕尾洲公园独特的设计,使得公园遇到20年一遇的洪水时,15公顷的洲头湿地被淹没,为下游减少了近30万立方米洪水的压力。洪水退后,公园又露出地面,恢复原有功能。燕尾洲公园的设计获得了巨大的成功。在新加坡举办的2015世界建筑节,把最重要的大奖———“最佳景观奖”颁发给了俞孔坚团队。

让公园成丰产田

在武汉五里界,俞孔坚的“大脚革命”让河道、湿地系统自我调解旱涝,还了江河自然之美;在金华燕尾洲,俞孔坚团队的设计“砸”了防洪堤,将河漫滩变成梯田,使城市“与洪水为友”;面对当前城市生态中种种棘手的问题,在沈阳建筑大学和衢州鹿鸣公园,俞孔坚同样交出了一份令人称奇的答卷。

因为发展的需要,2002年沈阳建筑大学迁入新址。在教学楼、住宿楼盖好后,离开学的时间只剩6个月了,此时校方资金也出现紧张。要开学了,校园却还没有建起来,怎么办?

“当时邀请我去给他们做这个设计,我就提了这么一个方案:收集雨水,用雨水灌溉土地,让土地恢复生产,生产东北稻。”

校园新址原来是一片农田,所以在新校园里,俞孔坚用东北稻作为景观素材,设计了一片校园稻田,在四季变化的稻田景观中,分布着一个个读书台,让稻香融入书声中。像这样在都市中打造田园风光的例子不少,在衢州鹿鸣公园,俞孔坚进行了更大范围的实践,那里是一个丰产的公园,生机勃勃,可以看到油菜花、向日葵,原始灌木丛、绿色植被都被恢复,迷人的农业景观与低维护的乡土植物融合,颇有诗意。

俞孔坚说:“土地的伦理就是它的生产,中国的土地和水都是缺的,但是过去30年,我们有10%的良田浪费给了城市,而这10%中有将近一半的土地都是‘小脚化’的,种了观赏的园林植物,如何回归生产,重新让土地变成丰产的土地,非常有意义。”

再造秀美山川

利用自家阳台,俞孔坚1年收集52吨雨水,用来灌溉,每年可收获32公斤蔬菜。这个小小的改变也能解决大问题。他说,他渴望有一天,家庭没有空调,不需要加湿器,让大好山川恢复自然之美。

也许你很好奇,景观设计师的家会是什么样的?他家的公寓成了很多人参观的地方。俞孔坚对住房进行了改造,改造的方法就是收集屋顶的太阳能和雨水,然后把雨水再引入房间,用雨水灌溉客厅的墙,把这个墙变成生态的墙。在顶层30多平方米的露台上,俞孔坚布置了家里的“低碳房”。太阳能电板,用来取暖;室内的一面水墙,用来调节温度,冬暖夏凉;收集来的雨水,用来养花种菜。

“这么做有什么好处?首先,收集的雨水和太阳能,我可以在阳台上种蔬菜。同时,我把另一个小阳台做成花园,这花园用的都是亚热带一些花卉、芳香植物,卧室的窗户和门窗全部打开以后,你就像是睡在花园里一样。”俞孔坚说。这样的设计,既美观又调节了房间温度和湿度,实现了夏天用雨水降温、冬天用雨水加湿的目标。

“不要看这么小小的一个改善,它实际上解决了一个大问题。我们有500亿平方米的建筑,如果这500亿平方米建筑都不开空调、都不开加湿器,那就可以省下三分之一的能源,相当于10个三峡水库的发电量。这个很小的改变,可以创造一个非常美丽的山河,再造秀美山川。”俞孔坚三句不离本行。

让中国的景观学引领世界

在俞孔坚身上有让众多同行业人羡慕不已的成绩:他领导的团队实验设计了一系列可复制的工程范例,在中外200多个城市推广,这些设计作品以生态性和艺术性的完美结合享誉国际,曾13度获全美景观设计奖,4次获得世界建筑节全球最佳景观奖,3次获国际建筑奖,并获ULI全球杰出奖等国际重要奖项。

同时,作为美国艺术与科学院院士、教育部长江学者特聘教授、国家千人计划专家、北京大学建筑与景观设计学院院长,他在学术上的贡献也同样耀眼。比如他提出了生态安全格局、“反规划”理论和方法,并系统地应用于国土、区域和城市的规划设计实践;通过建立生态基础设施来综合解决生态环境问题,包括“海绵城市”建设和城市生态修复等等。

越接近俞孔坚,越了解他的想法,你就会发现,这个自称“土人”的金华人,思如国君,行若农夫,他脚踏实地地一步步实践着建设美丽中国的理想,站在世界前沿,融入中国大智慧,把景观设计这样一门小学科,变成了担当世界未来使命的大学科。

他提出的问题,他的思考,他给出的答案,其实都藏在他一个个杰出的公园作品里,在金华燕尾洲公园,就有着许多的秘密。

金华“土人:俞孔坚,正带领着他的团队,将中国的景观学带向世界,并引领世界。

来源: 作者:王健 责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