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实时播报 > 原创新闻 > 正文

琼瑶阿姨给大家的人生启示

提示: 活得有质量 走得有尊严 后事早交待

金华新闻网3月17日消息 记者 徐莹

“生时愿如火花,燃烧到生命最后一刻。死时愿如雪花,飘然落地,化为尘土!”

3月12日,作家琼瑶突然公开了一封写给儿子和儿媳的信,交代了她的身后事———万一到了该离开之际,绝不抢救,身后事一切从简。并称,从此以后,会笑看死亡。

中国人向来忌谈生死,其实,我们每个人都是向死而生的———从我们出生的那一天起,就在一步步走向死亡。提早交待身后事,不但可以减轻子女的心理负担,还能避免资产分割等问题可能带来的一些不必要的麻烦。我们很难开口问人家:你考虑过身后事吗?你会怎么交待你的身后事?但看了琼瑶阿姨的故事,可能很多人也会在心里这样问自己。

记者采访了一些读者,并进行了微型网络调查,许多读者朋友跟帖留言,就病危时是否要抢救、该在何时交代身后事这些平时比较忌讳的话题,坦荡地亮出了自己的观点。  

活得有质量 走得有尊严 

“我父亲活到92岁高龄,他生前再三叮嘱我们,病危后不上呼吸机,不做活死人。”说起父亲的豁达通透,68岁的周女士泪光盈盈。她说,父亲生前曾多次去医院探望过病危的老战友,看到他们靠仪器支撑维持生命体征,看到他们身边亲人的疲惫焦虑,所以提早作出了这样的决定。父亲病危时,周女士和弟弟一起跟医生表达了父亲的心愿,并且郑重签字,让父亲走得宁静安详。

“我爸在病榻上接受了3年延缓生命的治疗,毫无生活质量可言。我妈在病榻前陪了整整3年,我和弟弟、弟媳每天轮流跑医院,心力交瘁地煎熬了3年。全家郑重地开了一个会,决定去掉呼吸机,停止一切治疗,让父亲不再受苦。”何女士说,起初他们觉得只要父亲一息尚存,这个家就还是完整的,所有金钱和精力上的付出都是值得的。可那3年父亲活得毫无知觉,她和弟弟一家连同在医院陪了3年的妈妈同样活得毫无质量。翻看父亲从前帅气、充满活力的照片,她忽然顿悟,这样的“活着”绝对不是父亲想要的。

送走父亲,何女士的母亲也病倒了,一年内装了心脏支架,做了早期乳腺癌局部切除手术,经过整整两年调养才慢慢恢复过来。何女士和妈妈、弟弟、弟媳专门讨论过病危时是否抢救的问题,并召开家庭会议,告诉小辈们,将来他们如果病危,一定不做无谓的抢救,不拖累小辈。

“我们卖掉房子,想从死神手里抢回母亲,可半年后母亲还是走了。卖房的钱所剩无几,即将上小学的儿子因为没了学区房进不了原来学区的好学校,我和妹妹悔不当初……”说起4年前救治肝癌晚期的母亲时所经历的种种,35岁的苑苑泣不成声。苑苑和妹妹从小失去了父亲,是守寡的母亲一手把她们拉扯大的,所以得知母亲肝癌晚期的噩耗,姐妹俩对母亲隐瞒病情,陪她去杭州治疗。连医生都说手术意义不大,可姐妹俩还是企盼奇迹发生。为了筹集手术费用和后期康复治疗费用,苑苑卖掉了自家的房子,把儿子扔给公婆,辞掉工作去杭州照顾妈妈。现在苑苑和妹妹常常后悔,如果当初不做手术,告诉妈妈真相,让她自己来决定怎么度过自己生命的最后时光,至少妈妈还能实现一点自己的心愿,不必遭受那么多苦楚。  

后事早交待 临危才不乱

因为父母生前没有遗书,也没对身后财产分割作出明示,所以父母去世后留下的两套房产成了陈女士和兄弟姐妹们的一块心病。父母的两套房子,一套是陈女士的小弟一家住着,一套空着,保留着父母生前的模样。陈女士兄妹6人中有两个在国外,两个在金华,还有两个分别在上海和广州。在外的兄弟姐妹回金探亲,都会去父母当年住的房子里缅怀一番,所以大家不舍得卖掉这套房子,觉得只要房子还在,这个家就不会散。

前年8月,陈女士最小的弟弟突然患急病去世了,按照有关法律,他名下的房产就该由他妻子和女儿继承。但是问题来了,陈女士小弟的女儿对那两套房子继承了父亲六分之一的份额,今年要买婚房,如果不放弃归属她名下份额的产权,她就不能享受国家首套房的优惠政策。研究生刚毕业的女孩既想享受政策优惠,又不愿放弃名下的财产,只好恳求各位长辈卖房分钱。

陈女士和兄弟姐妹们觉得卖掉父母生前的房子,感情上不能接受,况且小弟一家已经住着父母的一套房子,还想再多分一份钱,太不合理,本来挺亲密的兄弟姐妹为两套房子心生隔阂。陈女士说,就算大家都同意卖房,兄弟姐妹们要齐聚金华去办理相关法律手续,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42岁的丈夫心梗猝死,没来得及交代任何后事,家中上下乱成一团。料理完后事,六神无主的朱老师很茫然。因为他们夫妻常年实行AA制,朱老师并不知道丈夫的银行卡密码和股票密码,不知该怎么取出丈夫的资产,用以保障年仅8岁儿子的成长所需。当她得知可以凭丈夫的死亡证明去相关单位办理手续时,朱老师发现公婆已经拿走了儿子的死亡证明和房产证、银行卡、股票账户卡。公公婆婆担心儿媳妇会改嫁,那样老人会什么也得不到。

朱老师觉得很无助,又不愿跟老人争吵。如今5年过去了,丈夫的身后事仍然没妥善解决。朱老师不想因为资产分割伤了家人之间的感情,只好自己专心工作、用心抚养儿子,期待公婆能早日作出合情合理的安排。

“3年前,接过妈妈递给我的那个文件袋,看到那张沉甸甸的存单和写满爸妈深情厚意的遗书时,我生气地质问妈妈干吗这么早做这些事。妈妈说,她只是不想某一天猝不及防地离开这个世界时,我和弟弟手足无措。”说起妈妈提早交待后事这件事情,余女士眼里有泪光闪动。她妈妈在65岁那年就把自己名下的房产和现金平均分给了女儿和儿子,自己只留下一笔养老金,说安排好身后事就可以没有后顾之忧地生活了,老两口靠着养老金和退休金安享余下的人生。  

自主选择 方能无遗憾

“知道自己过世后住在哪里,顿时觉得心安无比。那是真正的了无遗憾、无牵无挂,毕竟,中国人大多看重身后事的。”69岁的曹医生退休后返聘在市区某医院工作,去年她跟老伴到市郊一座寺院游览时,看到那里可以捐款送灵位,因为喜欢那片风景,希望往生之后可以永居那里,老两口当即交了定金认捐,得到一个可以安放两人骨灰盒的灵位。曹医生将此事告诉儿女时,儿女虽然觉得一时情感上难以接受,但还是认同了二老的选择。女儿赶紧去寺院付清了尾款。一个月后,曹医生的存单到期,立刻把认捐的钱还给了女儿。她说:“这辈子我都是靠自己一路打拼走过来的,这是此生最后一件大事,一定要遵从自己的意愿,由自己全款支付,才能保持住一生万事不求人的骄傲。”母亲这样说,当女儿的,当然得听从。

采访中,不少高校教师、医生和工程师都表现出对死亡的坦然态度,他们有的年近古稀,有的刚过不惑,都曾经跟伴侣或亲友不止一次探讨过身后事,一些人也像曹医生那样,连此生葬在何处这件大事都已做好安排。也有不少受访者表示此前还没考虑过身后事,但通过琼瑶阿姨的公开信和接受本报的这次采访所了解到的信息,让他们觉得确实应该早点考虑,在可以为自己作决定的时候自主选择,不但可以避免很多不必要的麻烦,更可以了无牵挂。  

[微调查] 

问题:你考虑过身后事吗?      

你会怎么交待你的身后事?  

@翱翔蓝天:我是飞行员,我的遗体要捐献给国家。

@佩儿:话题挺沉重,却避无可避,早考虑比迟面对好。生命很脆弱,早做准备和安排,不让至亲至爱手忙脚乱,是一种负责任的人生态度。那年我背包独行西藏,特意买了保险,写了遗书,清楚交待了各种后事,把自己的银行卡、股票账户的账号密码都一一写下,放在写字台第一个抽屉里。平安回来后,每年都会更新遗书,只怕万一出现不测,家人会不知所措。这样做过之后,心里很安定。

@勇妈:65岁那年,我送走了90岁高龄的父亲。父亲没有交待清楚的资产分配问题在兄弟姐妹之间引发了各种怨怼,我就决定早点理清自己的身后事。其实挺简单,无非存款、房产如何分配,病危是否插管抢救,身后安葬何处。我和老伴留出一部分养老钱,其余的连同房产分给两个孩子,两份同样的遗书都声明不插管不做活死人,要走得有尊严。现在我和老伴每年都出去旅游,尽情享受属于我们的幸福生活。

@╰*冰玉儿*つ:如果我得了绝症,宁愿放弃治疗,用余下时光出去旅游,享受最后的人生。如果病危,我不想做无谓的抢救,只想安静地死去,不拖累孩子和亲人。

@酸奶的味道:我们夫妻都才40多岁,前几天也讨论了这个问题,我们觉得,活要活得好好的,走要走得有尊严。

@曼曼雪:中国有句老话,好死不如赖活着。是有滋有味地活着,还是只是别人觉得你还活着、你自己却无知无觉呢?有时候,肯放弃你生命的人,才是最爱你的人。

@可可妈:有本书叫《最好的告别》,讲的是人老了以后如何有质量地活着。或许,我们每个人都该明白死亡必将来临,并提前为此做好准备。

@の小猪猪の:很喜欢生死轮回的说法,至少可以让我们对死亡多一分从容。当我病到一定程度,不必刻意抢救,该去就去吧,就当是一次告别。

@Ⅰ☆Ⅰ:我们理性的想法都是活要活得好好的,走要走得有尊严,可真发生意外,却未必能保持这么理性。我妈妈前年突发脑溢血,当时还不到60岁,身体一直很好,我们姐弟仨都不想放弃,爸爸更是决不放弃。现在妈妈生命体征稳定,却成了植物人。快两年了,都是爸爸在精心照料,旁人都说那时不要抢救,现在你们也不用那么辛苦。虽然妈妈现在已不知道牵挂我们,但我们好歹还有个妈妈牵挂。特别累、特别无望时我也会想,假如是我自己,我不希望被抢救回来。  

[记者手记]

时间是单向的,一个人对于一切价值的判断,归根结底取决于对时间的判断。

既然死亡是一道无人能逃的关口,那么,我们能做的就是用心过好每一天,让有生的日子熠熠生辉,了无遗憾。直面死亡,把身后事早点看透说透,让亲人临危不惧,让自己真实的心愿不被拂逆,这才是有品质、有价值的人生。  

来源:金华晚报 作者:徐莹 责任编辑:胡越
关键词: 琼瑶 阿姨 启示 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