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实时播报 > 原创新闻 > 正文

告别铁路货场金华城西要腾飞

聚焦金华铁路货场搬迁(上)

金华新闻客户端3月21日消息   金华日报记者 徐朝晖/文   时宽兵/摄

时近中午,半天没有传来机车作业的咣当咣当声,邢志斌心里清楚,这个有着80多年历史的铁路道口即将翻过最后一页。

老站与金华城相依相守80余载

(老站与金华城相依相守80余载)

邢志斌是金华河盘桥的铁路道口员,2003年就在这里工作了,见证了道口从繁忙到落寞的变迁。每次电话铃声一响,他都会迅速冲出道房,吹响口哨,挥着小旗,放下栏杆,拦下汽车和行人,静候火车通过。

“刚来这里时,货车进进出出、机车调度作业,每天起码有四十五次,现在少的时候一天只有四五次。”邢志斌说,他和道口的3名同事已接到通知,很快就将分流到其他车站,自己要坚持站完最后一班岗。       

河盘桥道口是金华铁路货场的重要连接点,往东是中山路金华最早的火车站,1996年金华西客站启用后,这里保留了粮食、面粉、零担等部分货运功能;往西则是凉帽山货场,金华铁路货运班列的主要到发地和集装箱、钢材等大宗物资的集散中心。再往西,还有办理煤炭、危险品业务的铁联601货场。这三部分组成了金华铁路货场的主体。

翻开金华城区地图可以发现,随着多湖中央商务区的崛起,一环以内的核心部分仅剩城西铁路货场及周边没有大的发展。挤在局促的城市中心,铁路货运在自身发展空间受到制约的同时,也制约了城市的发展。铁路穿城而过,煤场污染,给城市的交通、环境带来影响。多年来,希望铁路货场搬迁的呼声一直没有停止过。

一场轰轰烈烈的大搬迁,一段砥砺奋进的新征程。2009年在金华地方和铁路的共同努力下,金华铁路货场迁建工作正式启动。经过7年多奋战,占地455亩的新建金华南货场一期已于2016年11月正式启用,开出了第一趟海铁联运班列;新建竹马货场也竣工在即,计划于今年4月启用。近期,铁路老货场产权将整体移交给金华地方。

在推进城市有机更新的时代变迁中,作为金华城市内核的一部分,铁路老货场将重新规划和建设,从此掀开崭新的一页。

①货场辉煌:走进城市记忆

3月15日中午,位于市区中山路的老站里看不见人影,只有几节标着“中铁快运”字样的货运车厢静静地停在斑驳的站房边上。背后矗立的,是时代花园那一幢幢高楼。传统与现代、繁华与落寞,仅一墙之隔。

繁华都市与传统货场在夕阳下交织

(繁华都市与传统货场在夕阳下交织)

1996年之前,这里是整个浙中最热闹的火车站,不仅是浙赣铁路上的一等大站,还是金千铁路的起点。当年,公路、航空都不方便,铁路是金华及周边人们外出的主要交通方式。现在人们已很难想像,老站里锈迹斑斑的轨道线曾是中国繁忙的铁路东西向大动脉沪昆铁路的一部分。

相关资料记载,金华老火车站始建于1931年,1932年2月15日与浙赣铁路金华段同时通车。“第一列火车开到金华时,当时金华站仅有5股铁路线,站长室、行车室、售票、托运全挤在20平方米的场地里,旅客露车候车,下雨泥滑就垫草包,条件极其简陋。”老一辈的金华铁路员工在回忆中这样写道,“现在的站房还是后来一步步改造扩建而成的,解放后数十年,这里一直是浙江最重要的交通枢纽之一。” 

如今,整个老火车站虽然荒凉破败,但整体依然较好地维持了原状,站台、铁轨、信号系统、铁路机车等等,都没被拆除破坏。在车站的北侧,退役多年的蒸汽机车依然伫立在老站沉沉的荒凉中,车身锈迹斑斑,四周青苔遍布,仿佛在无言地诉说着什么。

铁路金华西站原站长陈景新曾在老火车站供职多年,是金华的老铁路了。他说,1996年搬至西站后,环境设施大为改善,但老站那种喧闹、亲切和淡淡的沧桑感,却依然在脑海里挥之不去。

1996年1月金华西客站启用,货运功能继续由老站承担。与老站相连的凉帽山货场始建于1974年,是我国铁路货运鼎盛时的典型代表。上世纪90年代末期,这里有金华粮库、肉联厂、中石化、婺城木材等8条铁路专用线在不间断营运,一年发货量高达430万吨。

“当年公路不发达,很多货运选择铁路,金华、温州、丽水、台州共有21个县(市)的货运都在这里集散。”作为货运老职工,金华货运中心金华营业部党总支书记陆润业至今仍有些自豪。老站的装卸一班组长钱利民回忆说,最忙的时候接送货物的卡车排起了长队,几乎是24小时不间断地作业,一天要装卸货物三四千吨。

②货场外迁:路地共建共赢

近年来,由于受到经济转型和高速公路零担货运的强烈冲击,铁路的煤炭、钢材、矿石等大宗物资运输量大幅下降。伴随着小而散的零担快运需求呈不断上升趋势,金华铁路老货场迫切需要一场行之有效的变革。

2013年6月铁路启动货运改革,上海铁路局成立了9个货运中心,其中浙江设杭州、金华两个货运中心。金华货运中心的设立,足见铁路方面对金华铁路枢纽地位的倚重,以及对浙江第四大都市区——金义都市区,乃至浙中西区域经济前景的看好。

金华货运中心总部就设在环城西路的凉帽山货场。随着时代的变迁,地处一环内的凉帽山货场,包括二七区块的金华老站货场早已变成了城市中心。在铁路物流谋求大发展的背景下,货场已无后续发展空间,制约了运量的提升。 “货场挤在主城区,作业场地狭小局促,设施陈旧,好比是螺蛳壳里做道场,根本施展不开拳脚。”陆润业说。

通常,地图上地名标注越密集,说明区块开发越成熟,人口越稠密;反之说明人口少,欠开发或未开发。在金华一环内的江北城西片,城区地图上就有大片的空白。记者近日沿铁路线从凉帽山货场到中山路老站走了一趟,发现铁路两侧很是荒凉。尤其凉帽山货场以南一带,是大片荒芜的空地,还有部分菜地散布其中。在金华城市发展向二环外拓展的今天,很难想象寸土寸金的一环以内,还有大片空间被闲置浪费。

“由于铁路货场的存在,铁道线交错,金华城西一带发展受到一定影响。”市规划局副局长孙金荣说,一方面河盘桥和环城西路的铁路道口阻隔了交通,组团、街区隔裂,制约了城市总体规划的实施,无法建设大型基础配套,而且老货场承担了煤、散堆装货物运输,对周边居民的环境污染也比较大。

信号灯默默守护着谢幕前的铁路老货场

(信号灯默默守护着谢幕前的铁路老货场)

近年来,随着精品城市建设步伐的加快,金华城市发展日新月异,三江六岸美如画卷。与江北、江南鼎足而立的多湖中央商务区也已蓬勃崛起,吊塔林立,高楼矗立。城西片区的居民看在眼里,急在心里。

2009年5月,我市与上海铁路局签订《关于金华市铁路建设有关问题商谈会议纪要》,正式启动金华铁路货场迁建工作。金华铁路货场搬迁工程是浙江省和金华市重点建设工程,承载着几十万市民的期盼,也凝聚了市委、市政府的心血和努力。上海铁路局副局长刘建堂表示,金华铁路货场搬迁,是铁路和地方通力合作,打造现代物流枢纽,服务地方经济的典范。

有规划专家指出,加快金华江北老城有机更新,城西是最后一块“短板”。铁路货场成功搬迁,留下大片的城市空白,通过科学规划,有序开发,二七区块及城西片有望迎来腾飞式发展,奋起直追。

③货场未来:开启华丽转身

这些天,二七区块的解放西路(双龙北街以西段)正在加快拓宽改造,建成后将成为一条双向六车道的城市东西向交通动脉。根据规划,解放西路还将进一步向西延伸千余米,最终通到环城西路,与乾西组团相衔接。解放西路西延的选址规划与划拨供地均已向社会公告,拟用地面积4.4万多平方米,计划2017年8月开工,2018年8月建成。

老货场昔日辉煌已成为城市记忆

(老货场昔日辉煌已成为城市记忆)

铁路货场圆满搬迁,可以说是促成解放西路西延最大的契机。据市规划部门介绍,解放西路是金华城市东西向干道之一,西延计划早已列入金华城市总体规划之中,但因为要穿越金华铁路凉帽山货场作业区,多年以来一直无法提上实施议程。铁路货场搬迁,为城西的发展腾出了空间,解放西路西延仅仅是开了一个头。

解放西路西延紧随货场搬迁步伐,在某种意义上反映了金华加快城西发展的渴求。以解放西路为主线,推进和带动沿路两侧凉帽山货场及周边区域的开发,加快城市配套的跟进,未来数年金华城西的大开发,将成为城市建设的主战场之一。

婺州北街河盘桥道口东侧的金华老站货场,则早已列入二七区块旧城改造范围。讲述义商传奇的电视剧——《鸡毛飞上天》眼下正在热播之中。其中的部分铁路场景,就是2015年底在金华老站货场拍摄的。

金华老火车站的主体建筑站房仍保留了解放前中西合璧的历史风貌。作为浙赣铁路上重要的近代工业遗产,在沿线原杭州城站和衢州站均已拆除的情况下,金华老火车站能保存如此完好,是一件非常难得的幸事。金华铁路老职工们收藏了不少当年的列车时刻表、车票等物品,期盼着有一天能让这些收藏品回到老家。

二七区块重建步伐在加快,金华铁路老货场场址交接在即。对历经80多年岁月苍桑的金华老火车站而言,华丽转身的大幕已缓缓拉开。

来源:金华日报 作者:综合新闻部 徐朝晖 摄影部 时宽兵 责任编辑:徐超
关键词: 金华 货场 铁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