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实时播报 > 原创新闻 > 正文

七八年来,她经常问自己:为什么只有我得休学?

金华新闻网3月26日消息 浙中新报记者罗江红

坐在心理咨询师陈新厚办公室的小莲姑娘是个美女,不施脂粉而脸色白净,头发乌亮,不笑的时候嘴角也自然微微上扬。偏偏她还挺爱笑,笑声很单纯,就像一个七八岁的小女孩。

无论有没有与人说话,小莲都喜欢低垂眼帘,看着地面,给人的感觉是挺内向的,也挺腼腆。除了这些,这个23岁的姑娘似乎没有什么与众不同之处。

但她的父母颇有点担忧,觉得女儿“什么都怕,做什么事都想太多”。别的且不说,小莲目前最纠结的是她的眼睛。之前是为近视难受,嫌眼镜夹得鼻梁疼,耳朵根疼,头都疼,换多少副眼镜都解决不了这个问题。自从做了激光治疗近视手术,小莲的困扰又换了内容:她老是觉得眼睛干涩、疼痛,滴什么眼药水都不管用,找了很多医生都帮不上忙,直到医生看到她都主动表示没办法了,让她另请高明,免得她一天到晚来诉说自己的眼睛看不好,这不是来砸招牌的么?

说到这些,小莲又呵呵笑起来。但这单纯笑声的背后,小莲的确是有大困惑的。

别人觉得我有问题

我也觉得我有问题

小学、初中时的小莲,是一个成绩优秀到可以上台对着全校学生演讲的模范生。谁能想到,这个模范生后来连高中都没能读完。

小莲的求学经历,以考上高中为界,可以分为两个阶段。

前一个阶段的小莲一直成绩很好,可以说每个老师都喜欢她,每个学期都拿奖状。初三快中考前,她还作为典型上台向全校学生演讲。

小莲愉快地回忆起那时候有个同样成绩很好的男同学给她递纸条,自己不敢递,还委托旁边那个成绩很差的男同学帮忙传递纸条。拿到纸条是怎么处理的?“当然是扔掉啊!”小莲笑着说。后来,那个成绩很好的男同学考上了另一所高中,就没有联系了。事实上,她也从未跟这个男同学有过单独的聊天。

因为从小喜欢看书看电视,小莲早早就戴上了眼镜。大约读小学6年级的时候,父母到外地做生意,她就跟着爷爷奶奶一起生活。

小莲以优秀的成绩考进一所很好的高中,那是她学业的辉煌顶点,然后就出现了辛苦的反转。

小学、初中都在离家很近的地方,用小莲的话说,“骑个自行车就到了”。但高中在很远的地方,半个月才能回家一趟,而且顶多只能在家里待一天。

小莲强调了很多次“高中离家很远”,这空间上的距离,似乎形成了她心理上很痛苦的爱的空洞。何况,一下子身边“全是陌生人”,同寝室的女孩子没事净聊八卦,她也不喜欢。学业上,越是担心成绩考不好,结果越是考不好。这个当初的娇子生,现在成绩中不溜秋,而且找不到上升的希望。

爸妈不在身边,离家又远,找不到聊得来的同学朋友,又怕成绩考不好,这其中不知哪个原因特别刺激着小莲,又或者它们加起来成了她无法承受的负累,小莲觉得自己越来越不想去学校了。

那个时候,小莲经常胃疼,不小心就觉得反胃、恶心呕吐,甚至晕倒。小莲说,她似乎有很强的自我心理暗示,坐车如果看着路就没事,如果觉得自己难受,就会越来越难受。“我想哪里不舒服,哪里就真的不舒服了。我的眼睛好像也是这样。”

后来,“别人都觉得我有问题,我也觉得我有问题。”在那个节点,有个老师的一番话,在小莲心里产生了一个有两极效用的冲击。那位女老师安慰她说,自己有个儿子也有过这样的情况,焦虑、害怕,不爱说话,不想上学,后来就休学了,休养一段时间,再接着上学也可以。而且她儿子在住院期间,认识了一个护士,后来还跟那个护士结婚了呢。

这是小莲第一次听说“休学”这件事。她一方面意识到自己也可以休学,一方面又挺害怕自己也要像那个女老师的儿子一样“住院”。她很焦虑,怕考不好,也很孤单。跟爸妈讲这些情况,爸妈除了着急,也不知哪里出了问题。他们陪她去过医院,还配了药。但她嫌那药太贵,只吃了一两盒,就没有再吃。

也就是去过医院吃过药之后,小莲正式办了休学。

我咋这么倒楣

啥坏事都摊上

休学之后的小莲来到父母身边。这大约是她的大不幸之后的小幸福。后来她还上过一段时间的学,但终于也没有拿到高中毕业证书。她待在父母身边,喜欢就去帮帮忙,就算什么都不做,父母也不会怪她。

女儿不上学、不工作,做父母的肯定着急,但就这么一个宝贝女儿,总还是心疼多。小莲就在父母的呵护下,过着平静的生活,几乎啥事都不用操心。咨询师曾问过她一个问题:如果这会要你独自去杭州打工,你觉得自己大概得带多少钱?

小莲歪着脑袋想了又想,没主意,最后猜测说:“大概要几万块吧?”

平静生活背后,小莲也有一个问题萦绕不去,“我就是想不通,为什么别人都读得下去,只有我会读不下去呢?为什么呢?”

为什么别人都能读完高中、大学,只有自己落了单?况且还是以那么好的中考成绩考进高中的。

身边的人都替小莲惋惜,小莲自己何尝不是如此?她自嘲地说:“我可能心理素质太差了。”

谈起高中生活,小莲说都过去那么久了,哪里还会记得!好像那是过去很久远的事,其实才过去五六年。咨询师说,那是因为对比小学和初中的辉煌,后来的高中生活是她极不愿接受的暗淡时光。已经发生的事不可能改变,也不可能重来一遍,而小莲又不愿接受,怎么办?只好当做看不见。这种心理机制与她始终搞不定的眼睛问题可能有一定关系。而且早时候的优秀,让小莲颇有点追求完美的心态。要么最好,要么逃跑,这是许多所谓“完美主义者”的特点。高中时候的小莲发现自己的辉煌和荣誉就要保不住了,宁可放弃。

小莲说,这两年为了眼睛的事,她老是哭,总觉得自己太倒楣了,啥坏事都摊上。别人戴眼镜都没问题,她偏头疼得不行;别人做激光治疗近视手术都做得挺好,只有她一会疼一会干麻烦层出不穷。她都担心这样下去非瞎了不可。

对咨询师说的因为不接受那段暗淡的过去,所以眼睛不好,小莲持不同意见。

“我去医院检查了,眼睛真的不好啊!”

咨询师解释说,并没有不认她的眼睛有问题,只是说,这几年她对眼睛的关注,有心理层面的因素。更重要的是,不接受过去,也就缺乏力量放眼未来。

“我愿意接受的呀!”小莲不解地说。

咨询师说,如果真的能坦然接受过去,就不会一次次问自己“为什么”。因为当年那个选择,是至今都揪心的选择,是至今都后悔的决定。

“你不能重复当时的选择,但一直在重复当时的纠结。”咨询师对小莲说,纠结你的眼睛问题,也是这种纠结的替代品。

如果你只关注眼睛

它就成了最大问题

咨询师问了小莲一个挺狠的问题:“假如你真瞎了,怎么办?”

小莲一脸纯真地问:“不知道哎,那你说能干啥呢?”

之前咨询师还问过小莲一个问题:“如果这下要你跟一个相亲小伙聊天,你打算说什么呢?”

小莲也是一个反问:“不知道哎,那你说能讲什么呢?”

这次,咨询师不打算讲大道理了。他让小莲戴上眼罩去摸到办公室的大门。这个任务对凡事都有点过度担心的小莲来说,也是一个不小的挑战。

小莲站起身,才一迈步,就踢到一张凳子,吓得她尖叫一声。办公室不大,一个房间门,一个大门。她花了很长时间才摸到第一个门,却摸到了门的后头,撞到墙也没明白是怎么回事,好不容易才回到正确方向。到了大门口又犯了一样的错,摸到大门后头一扇立着的电风扇上,蹭到两手灰,才想起退一步摸到真正的大门口。

一遍摸回来,拿掉眼罩,小莲如释重负。咨询师问,如果再让你戴上眼罩去摸一遍大门,还会害怕吗?小莲说,应该不会。

咨询师果断让小莲再体验一遍。有趣的是,小莲又摸到了那扇落着灰尘的电风扇,然后使劲拍自己的手,说手好脏呀。第二次摸回座位,小莲笑着说好玩,原来房间这么小,第一遍觉得它好大,正因为误以为很大,所以才觉得没有走到门,结果摸到了门的后面。

咨询师说,那只电风扇,大约是小莲最不想摸到的,因为落满了灰尘,但她偏偏两次都摸到了,为什么?因为她“期待”着摸到电扇,因为这是熟悉的感觉。

这种“熟悉的感觉”在生活中有双重作用。

如果你循着熟悉的感觉一直走老路,就会兜兜转转绕不出自己的思维定式。

但只要你勇敢地去尝试新的生活,也许一开始会害怕,第二次就会适应,这也是“熟悉的感觉”。

针对小莲当下的困惑,如果持续不断地只关注眼睛,那眼睛就成了最大的问题。眼睛承受不了这么大的关注,就比如全身的“警力”都调到眼睛周围,这个地方也会造成“交通堵塞”。

咨询师给小莲的建议:

一、接受。眼睛该看医生还是要看,医生的嘱咐要遵守。同时,接受自己过去的一切,包括过去的所有选择。人生不能重来,把所有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都当成启迪人生的经历。

二、梦想。给自己确立梦想,这个梦想可以是找个男朋友谈恋爱,也可以是开始学习某个课程,还可以是参加某个工作。以前没有上大学,并不意味着现在不可以上大学,不可以学知识和技能。给自己一个梦想,用行动去实现它。用自己一步步的体验,去破除无端的担忧与害怕。

这次咨询,只是为小莲联通世界的大门打开了一道缝。看到光,用力拉开门,走出去拥抱世界,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但只要小莲与家人合力,相信这个拥抱就在前面。

(注:文中小莲为化名)

来源:浙中新报 作者:罗江红 责任编辑:汪寒
关键词: 得下 年来 只有